看望眼睛动手术的病人 移植术后,眼科护航——大医二院多学科会诊,解决患者骨髓移植术后眼部问题

  • 时间:
  • 浏览:0

移植术后,眼科护航——大医二院多学科会诊,解决患者骨髓移植术后眼部问题

4年前,李阿姨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经过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疾病已经治愈,但术后却逐渐出现双眼干涩、无泪症状,1年前症状加重,严重困扰着她的生活,四处寻医都没有找到有效的治疗办法。7岁的小女孩瞳瞳,罹患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及时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挽救了她的生命,但最近她的父母发现孩子出现了眼部干涩、分泌物增多的症状……

部分造血干细胞移植术后患者会出现眼部干涩、无泪等症状,这多与眼部移植物抗宿主病有关。近期,由大医二院眼科牵头,联合血液科、病理科开展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术后眼表病变多学科会诊活动,旨为造血干细胞移植术后出现眼部症状患者综合评估全身情况,制定眼部个体化诊疗方案,以期治疗及延缓移植物抗宿主病对眼部的损伤,挽救患者泪液减少及视力丢失,提高患者移植术后的生活质量。

近日,大医二院血液科患者群中收到了这样一则招募信息:骨髓移植术后如果出现眼睛干涩、泪液减少、分泌物增多、视物不清等问题,可以参加眼科-血液科-病理科联合举办的多学科会诊活动。于是,怀着迫切寻求帮助的心情,李阿姨和瞳瞳父母第一时间预约了多学科会诊,与他们一起预约的还有8位血液疾病骨髓移植术后的患者。

会诊当天,各科室专家为每位患者进行病情分析并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得到患者和家属的一致认可。眼科王帅副教授仔细询问了每位患者的病史,逐一进行裂隙灯眼表检查、泪膜功能检查及结膜囊刮片检查,建立了详细的患者病历跟踪档案,并就此类疾病向患者进行宣教。血液科康志杰教授熟悉每一位前来问诊的患者情况,为眼科提供了患者临床资料信息,并为患者指导全身用药。病理科秦华民教授提前查阅了大量资料,认真了解患者病史,并提供了有力的病理学意见。眼科王茜医生建立了患者群,及时为患者答疑解惑,建立了有效及时的沟通途径。

此次MDT会诊得到了血液科闫金松主任、眼科赵琪主任的大力支持。闫金松主任表示,此次MDT活动有温度、有意义,切实解决了移植术后患者长期受眼部症状困扰的问题,建议将此项目定期开展下去。赵琪主任表示,眼科干眼、角膜病及眼表疾病亚专科也将持续为此类患者的眼部健康保驾护航,提升他们的生活质量。

大医二院眼科在省内率先开展移植物抗宿主病相关眼表疾病MDT项目,未来将持续开展多学科合作会诊,为更多患者进行精准化、专业化的病情评估,制订个体化治疗策略,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为医院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

老师,您的眼真美!中日医院感恩教师节近视激光手术特别活动通知

亲爱的老师,您的目光总是那么和蔼可亲,您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真好看!教师节到来之际,中日友好医院眼科屈光门诊为您准备了摘镜手术大礼包,秀出您眼睛的美丽!

教师节关爱教师、助力摘镜公益活动

活动一:携带本人教师证可免费进行6项眼健康检查;

活动二:携带本人教师证近视激光手术享受折扣优惠(5人以上组团折上折);

活动三:教师术后终身免费复查。

请让我们丰富的经验和先进的设备为您摘镜之旅保驾护航。

什么是近视激光手术?

近视激光手术是通过激光改变角膜的厚度及曲率,矫正近视和散光。再通俗一点说,就是把角膜对应所需度数用激光削薄,打掉一个凸透镜。近视激光手术可分为多种,全飞秒激光,准分子全激光、半飞秒激光术是三种先进的近视激光手术方式。

#1

全飞秒激光

不需要制作角膜瓣,而是用“隔山打牛”的方式,用飞秒激光在角膜基质层进行两次定点爆破,再通过小切口将制作的角膜透镜取出,重塑角膜,以矫正度数。

#2

准分子全激光

完全无切口,手术设计个性化,激光一步完成屈光矫正及角膜上皮消融,角膜基质层上进行高频准分子切削,对角膜组织切削少,上皮可以完全恢复。

#3

半飞秒激光

用飞秒激光在角膜表层制作非常精确的角膜瓣,掀开角膜瓣用准分子激光切削角膜瓣下的基质层,从而矫正度数,切削可依据角膜地形图定制个性化手术的方案,提升手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角膜激光手术外的另一种选择

人工晶体植入术

有一部分人群,天生角膜偏薄,可供切削的角膜不够,又或者近视度数非常高,所需切削的角膜很多,手术后角膜功能的稳定性难以保证,无法接受激光手术。针对这类人群,还有一种无须切削角膜的手术方式——ICL晶体植入术。ICL植入术又叫后房型有晶体眼人工晶体植入术,是通过小切口将一片可永久使用、带有度数的晶体植入到眼后房(虹膜和晶状体之间)的位置,利用晶体改变屈光力矫正度数。

ICL晶体植入术无须切削角膜,因此可以矫正更高的近视度数。而晶体材料能够终生使用,度数不适合时亦能取出,是一种安全可逆的手术方式。ICL植入术所需切口很小,术后恢复快,造成干眼影响小,视觉质量高。欢迎教师组团前来,享受更大力度优惠!

活动时间:即日起至2021年10月8日。

咨询、预约电话:

13371675085(8:00~20:00)

更多眼科知识和公益活动,欢迎关注中日医院眼科中心微信公众号。来源:中日医院眼科中心编辑:朱文赫审核:王燕森、蔡莹莹图片引自网络,如果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被患者砍伤的眼科医生陶勇:再次出诊获病人慰问,感叹人间仍值得

据央视新闻微博,5月13日,据儿科医生王师尧发布的消息,此前被砍伤的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于当天恢复出诊,该消息立刻刷上微博热搜,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和留言祝福。

今年1月20日,眼科医生陶勇出诊时被一男子持刀严重砍伤,经历114天治疗后,他又选择回到诊室继续为患者看病。受伤后再出诊当天,陶勇的病人和家属都带去了水果、鲜花慰问这位医生。当晚他发博感慨:“总有些美好让我们感动,人间仍值得”。

老天留我一条命或许是让我继续服务”

今年40岁的陶勇,是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副主任。据公开资料显示,他于1980年出生于江西省南城县,17岁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部,2002年毕业后进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攻读眼科博士,从业十余年,他看诊病人达十万余计,做手术达15000余台,2015他曾获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称号。

今年1月20日,陶勇在出诊时被诊治过的患者崔某砍伤。北京警方1月20日通报,朝阳医院门诊楼内一男子持菜刀伤人后逃离,朝阳分局民警在医院安保人员的配合下迅速将该男子(崔某,36岁)抓获。该案造成三名医护人员及一名群众受伤。

其中,受伤最严重的正是陶勇。这场“飞来横祸”造成他左手骨折、神经肌肉血管断裂、颅骨外伤、枕骨骨折、失血1500毫升。他的整个治疗过程也牵动人心。

4月18日,陶勇在微博上分享他手部最新的情况。他的左手仍需要长期复建治疗,未来恢复如常仍有难度。

3月28日,伤医事件发生两个多月后,穿着病号服的陶勇以直播的形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向公众讲述他的伤情:“当我全麻醒了以后,神经外科的主任和我说‘真的就差一点点’。头上有三刀,一刀差一点就把枕骨的骨头砍碎了。如果骨头碎了,脑子流出来,结果可想而知。还有一刀砍在脖子上,差半公分,脊髓就会受到损伤,那就将导致高位截瘫。还有一刀,差一公分就碰到颈动脉。”

他形容,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黑暗和沮丧的两个月”。即使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害,他还是表示仍然想回到临床工作。他说,“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老天爷给我留了一条命,可能就是为了让我有给大家继续服务的机会。”

在随后的多次采访中,当被问及为何仍想当医生时,陶勇表示,“就有点像母亲给一家老小洗衣、做饭、扫地、结果辛辛苦苦炒好了菜,还被骂菜做得不好,那她就不爱干了。但真要让她撒手不干,她又舍不得家里头这些孩子。”

“不原谅凶手,但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

陶勇说至今仍想不明白,崔某为何要伤害他。

他在受伤两天后苏醒时得知凶手的身份,那是他曾经治疗过的一名患者。当时他在有腰伤的情况下连坐两小时为他进行手术,替他保住了眼睛,也保存了一定的视力。“我常常在想,如果当初没有帮他治疗,他不也就没有视力来伤我了吗?”他说,希望能严惩凶手,因为“如果宽恕凶手,将是对其他医护人员的道德绑架”。

4月13日,被患者砍伤84天后,陶勇终于出院,他的左手还有部分手指仍没有知觉,预计还需要经过1-2次手术和长期复健治疗,未来恢复如常仍将有极大的难度。但陶勇说,“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之中”。

虽然受伤,他在个人微博上仍大力推广眼科疾病的科普知识,为患者答疑;他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奔走呼吁医患之间需要像“夫妻”般的互相信任;他还爱晒日常生活中所见的一草一木,鼓励网友要以乐观的心态面对人生。5月9日,他上传了他亲自配音的动画视频,教育小朋友要“打走近视小怪兽”。

“面对、解决、放下,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当被问及如何面对自己的不幸遭遇时,陶勇如是说。“未来如果真的不能再拿手术刀,我就做科研、带学生,带盲童巡演,没准还会写个小说。”

人间值得”

很少人能预料到,出院一个月后,5月13日,自认变得胆小的陶勇,就已再次回到诊室。

他向媒体表示,重新开诊当天遇到一个病人,疫情期间眼睛发生了特别严重的病变,已经跑了很多医院,都无法治疗,最终辗转来到他这里。如果在北京完成手术,患者至少需要等两周时间,所以他帮患者联系了河南郑州的医院。 “尽管我左手还没有好,但我下周二也准备去郑州,可以指导这场手术。”陶勇说。

当天,因为身体原因,陶勇最终只放出了10个挂号名额,前来的多是带孩子来复诊的家长。他说,让他感动的是所有病人和家属都对他十分关切,还送来了花、果篮或当地小吃,“没有一个病人是空手来的,真的就跟朋友一样”。

当天晚上,他在个人微博写下感言,“总有些美好让我们感动,人间值得”。

这并非陶勇首次感慨“值得”,在多次的访谈中,他从不吝啬分享患者给予过他的感动。他记得,在他受伤后最难的时刻,很多病人第一时间发来了关心的微信,一位病人家属甚至说,要将自己的手捐给他;一位家境贫穷的患者父亲,想要给他转账1000元;从ICU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他看到满楼道的鲜花,护士说不知道谁送的,他形容那一瞬间“眼泪都快下来了”。

陶勇也记得,在事发当天,包括同事、患者家属在内的多人接连替他挡刀,“如果没有这些人帮我的话,我觉得我逃不了。”

“你会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存在见义勇为,真的存在很多感恩的心,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尽管未来可能还是会有很多不确定的事情发生,但我觉得来人世这一趟,挺值的。”他说。

采写:南都记者 余毅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