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激光手术的创始人 普瑞眼科解读近视手术的十个常识请收好

  • 时间:
  • 浏览:0

普瑞眼科解读近视手术的十个常识请收好

中新网8月8日电 近视手术从研究到临床应用已经有近40年的历史,从最早的IK,LASIK手术进化到如今的全飞秒激光近视手术,从以前的板层刀切削到全激光控制,近视手术的发展历史,更像是一场科技与近视问题的战争,随着近视人群越来越多,近视手术技术的发展也越来越高端。

网络上可以搜索到各类近视手术的原理以及信息,科普关于近视手术的专业性问题。但是有些关于近视手术的小秘密鲜有人知,接下来,全国连锁的大型专业眼科机构——普瑞眼科,为大家带来一些不一样的近视手术“世界观”。

通过手术矫正近视的人口占比率最高的国家是韩国,据有关数据统计,通过激光、眼内镜等手术方式矫正近视的人口占比最高的国家是韩国。韩国人口基数小,但是选择近视手术的人却不少,甚至非常流行,也许和韩国国内对于各类医疗美容类手术接受程度高也有很大关系。因此,韩国成了全球近视手术人数在全国人口占比数最高的国家。

近视手术矫正人数最多的国家是中国,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近视人口基数,每年都有十几万人通过近视手术解决近视问题,因此中国也成为了全球近视手术技术最为成熟的国家之一。每年都有部分外国近视朋友到中国来进行近视治疗,毕竟这里的价格要比国外便宜多,医生也非常的专业。

最早开展激光近视手术的国家是美国,激光近视手术技术的创始人是美国的吴拉姆•佩曼博士,而美国也成为了最早运用激光矫正近视的国家,迄今为止各类近视矫正手术在美国依然非常流行。

各个国家开展近视手术的价格,中国和印度是目前近视手术价格相对较为便宜的国家,价格从6000元--35000元不等,根据手术方式的不同而相应变化。而同样的技术,韩国的价格要比中国贵2000元左右,日本的价格比中国要贵3000元--5000元。全球最贵的是欧洲国家,以ICL手术为例,中国的治疗费用大概在26000元--35000元之间,而欧洲国家则在80000元--100000元之间。所以有意向进行近视手术的朋友,根本不必大老远跑到国外去矫正近视,在国内就能接受全球同步的技术,而且性价比更高。

目前,全球的近视矫手术分为两大类,激光类近视手术和眼内镜植入类近视手术。其中走在前列的是德国蔡司的全飞秒激光近视矫正术,及瑞士STAAR公司的EVO ICL晶体植入术。两类技术各有各的优势及局限,对于想要通过手术解决近视问题的朋友来说,优先进行详细检查,最终的选择需要听从医生的指导。

近视手术无论是激光技术,还是ICL眼内镜植入技术,都不涉及眼底组织,而致盲90%都是因为眼底出现问题,所以近视手术正常情况下并不会致盲。很多近视朋友都在问近视手术过后,会反弹吗?会再次近视吗?首先在这里要跟大家介绍一下医生对于近视手术的定义。近视手术只能帮近视的朋友解决近视问题,恢复正常视力,不用再戴眼镜矫正视力,但不能替代大家对于眼睛的保护。换句话说,只要术后好好保护眼睛健康用眼,你将会远离近视。

详细的术前检查可为近视手术的安全性做强力保障,近视手术凭什么保证安全性?答案是严格而专业的检查与医生丰富的手术经验。普瑞眼科拥有66项术前术中检查保证,能在手术前帮助近视朋友全面了解自己的近视眼部健康情况,确定手术安全性,排除后遗症问题,预估术后恢复视力情况,哪怕过程中有一项检查不符合手术要求,医生都不在建议大家手术;并且普瑞眼科医院集团内的近视手术医生均具有多年的手术经验,擅长多种手术方式,能够为患者制定并实施个性化的近视手术。

手术并不是矫正近视的唯一选择,却是更清晰的选择。戴眼镜是公认的最安全的近视矫正方法,而做近视手术则是在安全的保障下,视觉质量更优的近视矫正方式。戴眼镜看到的世界是完全无法与人眼自己的清晰视界相比的。近视朋友可先做术前检查,确定自己是否适合做手术矫正近视后,再进一步考虑要选择的手术方案,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一切以安全为大前提,换句话说,如果检查后眼部情况不建议手术治疗,那么,还是戴眼镜为最佳矫正方案。但如果通过了检查,说明做近视手术是安全的,那么清晰视界就在这一刻开始向你招手了。

他是全飞秒(近视)手术第一人,对防治近视,他有如下妙计……

几乎没有一双是不美的眼睛

“我觉得没有一双眼睛不美,是因为做医生的角度,无论看起来多么糟糕的眼睛,有光,就有一切。退一步而言,无论眼睛只存多弱的光,无论多张牙舞爪的伤口,我知道在全力救治之后,也总有一线生机。”这段极具人文关怀的话出自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院长周行涛之口,他同时也是全飞秒手术第一人,领衔团队已完成10万台全飞秒手术,是全球全飞秒手术量最多,也是发表全飞相关SCI论文最多的团队。而他最迫切的愿望却是希望大家不要等到手术治疗,而是在源头上防治近视,走出种种误区。日前,他在上海图书馆讲座中心举办了“面对面:近视防治与误区”的公益讲座。

周行涛在讲座中

近视是我国乃至全世界最高发的视觉性眼病,是一种最常见的屈光不正,WHO已把它列入亟待解决的可致盲性眼病之一。近年来,近视也愈发常见于儿童和青少年,并呈现低龄化的趋势。随着网课的增多,iPad、电脑等电子产品的频繁使用,近视问题也让越来越多的学生家长焦虑不已。那么,近视发生的原因有哪些?预防近视的科学原理是怎样的?如何预防近视?近视矫正治疗是怎么做的?

周行涛教授在讲座上一一向读者们讲述了有关近视的防治知识,他反复强调,虽然现在全飞秒激光近视手术等近视治疗和矫正技术已经发达,但人们不能忽视对眼睛的保护,尤其是对儿童和青少年的眼健康保护,“对于儿童来说,近视的‘防’远比‘治’重要的多,近视里没有‘年龄太小’的说法,不能等到孩子看不清楚再去检测近视程度,家长们应该在家里常备一个近视表,尽早检查孩子的视力,防范近视的可能,提早进行干预”。周教授指出:“防控孩子们近视最大的法宝就是自然光线下每天至少一小时的户外活动。”

关爱眼睛,有效防控近视,走出认知及治疗误区,提早进行近视的干预防治,才能更加清晰自由地感知这个世界:“我看到的眼睛,诚然,从来没有一双是完美的眼睛,但至少在我看来,也几乎没有一双是不美的眼睛。”周行涛如是说。

有光,就有一切

“日复一日地看眼睛,在裂隙灯显微镜下,在眼底镜下,在角膜地形图、Pentacam图中……细细看来,确从没有一双是健康完美的眼睛,美妙双眼到底抗不过无常,疾病如风暴侵袭,眼睛常一片狼藉。不幸染恙的眼,抱残守缺的眼,有时需要几乎无望的努力来守护,眼睛在我心中高过一切,即使心灵之光黯然,即使秀山春水不再,即使,看起来没有一丝希望。”于是,除了用精湛的医技治好美丽的眼睛,周行涛更用细腻的情怀呵护患者的心灵,《医海行舟》由此诞生。这本书是周行涛在繁忙的临床、科研、近视防控公益活动之余,在会议间隙、在飞机上……在点点滴滴的时间里记录下的工作随笔。在他笔下,有随访长达23年、一家三代五名罹患遗传性角膜病的患者;有福利院中的三岁Goldenhar综合征患者,一半的脸是混沌未开的,只有一只眼睛清澈明净……当然,更多的是普通的近视手术患者。书中,周行涛用美好的文字、细腻的情感,记录患者故事,普及近视防控和手术知识。

《医海行舟》

周行涛主编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

书中有真情实感的医患沟通,比如:哭泣影响近视手术效果吗?小鸡会近视吗?几岁可以做近视手术?“泪雨纷纷”与“欲哭无泪”;老年眼病“看眼色”……也有娓娓道来的专业的近视手术知识,比如:寻隐记:SMILE的前弹力层;精诚记:“9秒”近视ICL手术;高度近视眼内镜手术:ICL-V4c的爱与责任;CD微光记:对角膜营养不良复发说“No”;锥哥记:角膜交联的晴空;远山行:圆锥角膜&快速交联……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周教授一直致力于帮助那些在微光中努力生活的近视患者。他说:“我的梦想是让每一个近视患者清晰自由地感知这个世界。”为普及近视防控知识,他还主编了《还近视者光明未来》(第三版)和《儿童和青少年眼健康筛查与近视防控》等科普图书。《还近视者光明未来》(第三版)主要收集了做过近视手术患者的切身感受,即面对近视的困惑,近视术前、术中和术后的真切感受等,并辅以医生的专业备注,主要介绍近视手术的过程及效果,为没有做过手术的广大近视患者提供一个了解手术、增进医患沟通的窗口。这是一本科普读物,也是一本医患沟通实录。《儿童和青少年眼健康筛查与近视防控》围绕什么是青少年眼健康筛查,什么是青少年眼健康筛查的重点,如何进行筛查等问题展开。该书是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联合12家医院,筛查40万人次在校学生,培训350名教师与校医,培训10000多名家长后的经验总结,填补了国内无学生视力筛查指导类出版物的空白。

“从医于我,是一种幸运;我要将这份幸运传递给患者,为他们带来光与希望。”这是周行涛的心声,也是广大患者的福音。

台湾眼科名医蔡瑞芳“封刀”事件始末

​蔡瑞芳,台北医学大学眼科兼任教授,亚太眼角膜及屈光手术学会--APSCRS创办人之一。2012年2月蔡瑞芳认为雷射近视矫正手术后遗症陆续出现,他决定不再做这种手术。

  当初是蔡瑞芳在医界登高一呼,把激光手术引进台湾,造成了眼科医学界以激光手术矫治近视的一片荣景,时至今日,又是他自己发现了当年的老病号,在术后多年出现了不可逆的视力减退,他该继续下去吗?

  当医界初次发现透过“准分子激光原位角膜磨镶术”(台湾称之为“镭射手术”LA SIK ),以激光(镭射)刀切割眼球表面的角膜瓣,可以改善高度近视时,就像刚刚打开它发现一个瑰丽世界,陷入了“人定胜天”的迷炫,但后续发生的效应,却让台湾激光手术的眼科名医蔡瑞芳,在今年的2月透过媒体间接宣布“封刀”,让“近视王国”的医师和近视族群们,不知该如何是好。

  震动“近视岛屿”

  在台湾这个拥有2300万人的岛屿上,近视人口高达1000万人,近视人口比例高居世界第一,平均有九成以上的大学生都是四眼田鸡。在“近视王国”近千万名的眼镜族群当中,度数在六百度以上深度近视者,更高达19%,造成了眼镜行可以像便利商店服务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商业现象。

  17年前,当时任职于台北长庚医院的眼科医师蔡瑞芳,经过了将近500例的人体临床试验之后,决定从美国引进激光近视手术(LA SIK )的仪器和技术到台湾,成为近视族“重见光明”的一大福音。

  “当年我经过完整的临床手术之后,就向卫生署建议,可以在台湾施行激光近视手术,因为技术已经成熟了”,接受记者采访时,眼科医师蔡瑞芳语气平和地溯及过往,对于当时的决定依然充满信心。

  台湾眼科医学会推估,在台湾刚引进激光手术头几年的全盛时期,大约每年有十万人自费进行手术,虽然经过了17年,激光手术的风潮暂时退烧了,但是平均每年还是有3万名高度近视者愿意动刀,粗估激光手术的商机超过台币十亿元。

  后来,在台湾出版的《联合晚报》上,一则印着斗大标题的医药新闻独家报道,“眼科名医蔡瑞芳,宣布停做镭射手术”这几个字,却让许多人跌破了眼镜。

  “事实上我并没有主动跟媒体宣布,我没有做激光手术已经有一段时间,大约半年多了,因为在2月11日当天,刚好有一个记者打电话给我,原本想要介绍他的朋友给我做激光近视手术,但是我告诉对方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做了,让他非常讶异,于是就到我诊所来坐了两个小时,用聊天的方式,谈到对这个手术的看法”,蔡瑞芳说,没想到几天之后,这则新闻就见报了,而且还做得那么“大”,引起台湾媒体和眼科医学界的一片讨论声浪。

  台湾眼科名医蔡瑞芳封刀的消息,震惊了台湾眼科医学会,眼科医学会在消息见报隔天立刻召开记者会,由该会理事眼科医师丘子宏出面强调,“只要排除了不适合做手术的病患,目前激光手术还是非常安全,国内外的临床研究都显示,激光手术的术后副作用发生率低于1%。”

  无法愈合之害

  人类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精心创作,人体的细胞、血液、皮肤、骨头和神经组织受到伤害或破坏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都具有再生的恢复能力,但却唯独人类灵魂之窗的角膜瓣,经过了激光切割之后,虽然可以降低近视的度数,但却终身不会再自行愈合。

  “为什么不做激光(LA SIK )手术了?”对于媒体记者和患者的提问,过去一个星期以来,蔡瑞芳回答了不下数十次。

  “激光手术是用激光刀,在患者的眼睛角膜环上切出一个大约3/4的圆圈状,然后轻轻地掀开上层角膜,再以激光刀切割下层角膜,在把上层角膜覆盖回去,主要是让角膜变薄之后,眼球看东西的焦距变短,藉此达到矫正视力的效果。”蔡瑞芳重申,17年前经过了许多动物和人体临床试验显示,除了有干眼症、圆椎角膜、白内障,或是眼睛受过外伤、罹患红斑性狼疮等自体免疫疾病的疾病,或是近视超过1000度且角膜过薄的近视病人不适合做手术之外,只要接受手术治疗以后,患者的裸视距离大多可以恢复到1.0-0.8左右。

  蔡瑞芳说明,虽然激光手术有其副作用,包括在术后短时间内,可能会出现可能会有干眼症、光晕、双影等症状,但患者大多在术后1个月到半年之内,就会慢慢缓解。

  在蔡瑞芳的行医生涯中,有四个在激光手术过后视力减退的例子,让他印象深刻。

  “第一个患者是被家中的爱狗奔跑拥抱时冲撞,当时眼睛没有受伤,但是角膜瓣却移位了;第二个是一位妈妈,在帮小宝宝更换尿布的时候,被孩子的脚踢到眼睛,导致角膜移位;第三个患者是在办公室工作时,不小心被纸张划到眼睛,刮痕刚好就刮到先前被激光手术切开的角膜瓣,导致视力减退……”

  从台北长庚医院、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到自行开业成为眼科诊所的院长,蔡瑞芳执行激光手术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对自己当年引进这项手术的过程产生疑惑,直到一位将近四十多岁的家庭主妇找上了他,他以往所认知的眼科“视”界,顿时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个家庭主妇是在十多年前接受我做激光手术治疗的近视病患,术后视力一直维持在1.0,但是她去年到眼科门诊来看病,告诉我她最近视力退化到0.7、0.6左右,晚上甚至没有办法开车接送小孩,心情非常沮丧。”令蔡瑞芳感到疑惑的是,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发现这位病人并没有出现白内障或是黄斑部病变的眼科疾病,视力为什么会在术后十多年慢慢退化,仍是个未知数。

  蔡瑞芳强调,根据过去追踪了长达二十年的经验得知,近视患者的角膜瓣切开之后,就不会再愈合,甚至随时可以掀开,这是一个既成事实,他分析,可能是患者的眼角膜造成一个新的结构之后,跟没有开过刀的近视患者比起来,眼球本体结构就已经不一样了,在患者角膜瓣切开的过程中,可能会造成某些长期的发炎反应,久而久之,经过了十多年,就会对视力产生影响。

  这一位妇女出现之后,蔡瑞芳陆续发现了还有五六个多年前接受过激光手术的病人,在半年内陆续回笼求诊,在经过了详细问诊,排除了患者的生活习惯、年龄老化、眼球病变等因素影响之外,蔡瑞芳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推论是正确的,这些病患应该是在接受激光手术过后,角膜瓣因为长期慢性发炎使得某些物质沉积在里面,才会导致视力退化。

  除了角膜瓣反复发炎造成视力减退之外,曾经接受过激光手术治疗的近视患者,也可能因为角膜瓣长期无法愈合,在感染其它眼科疾病时,无法出现典型的临床表征,因而遭到误诊,疱疹性角膜炎是其中常见的眼疾之一。

  “正常人在角膜瓣没有开过刀的情况下,一旦罹患了泡疹性角膜炎,因为病灶跟着视神经走,发炎的时候,角膜可能会破皮,此时医师就可以看到树枝状的发炎结构,很容易从临床表征做出正确的判断治疗”,蔡瑞芳强调,如果做过激光的病人,在术后半年的复原期之后,虽然受损的视神经已长了出来且回复了知觉,但是角膜瓣长期处在没有愈合的状态下,一旦感染了泡疹性角膜炎,病灶不会随着神经跑到角膜表面造成溃疡,反而会出现水肿的症状,一旦这些发炎物质跑到角膜中间,临床表征就和典型的泡疹性角膜炎不一样,此时病人反而会反复出现水肿的症状,视力还可能从近视变成远视,需要很有经验的医师,才能够做出正确的诊断,对症下药。

  “我的第一个CA SE(病例),就是这样尝试错误出来的”,蔡瑞芳指出,接受过激光手术的病人,确实有可能因为角膜瓣反复发炎,长期累积下来的病理机转,导致视力减退,这也是眼科医学界不容忽视的事实。

  那个当年医学院毕业典礼上宣示着希波克拉底宣言:“余愿尽己之能力与判断力之所及,恪守为病家谋福之信条,并避免一切堕落害人之败行……”的蔡瑞芳,在年届耳顺之年,在去年九月做出了“封刀”的决定,把一个个登门要求执行激光手术治疗近视的患者,推出了诊所门外。因为现在的蔡瑞芳,已经没有办法再亲口对想要做激光手术改善近视度数的患者说:“激光手术绝对没有任何后遗症”。

  “眼睛使人充满光明与色彩,失明是仅次于死亡的悲剧”,这是台湾眼科名医蔡瑞芳行医多年来恪守贯彻的“光明誓约”与信条。

  现今医疗行为日渐趋于商业化的消费市场,矫正近视的眼科激光手术,每一刀切割下去的都是商机,为与不为之间,蔡瑞芳选择了封刀,也公开且大方地接受海峡两岸各大媒体的采访邀约。他强调,“治疗近视有很多种方式,戴隐形眼镜或是眼镜都可以改善,只是不方便,至于角膜塑型片(让近视患者佩戴硬式的隐形眼镜),因为有千分之一感染的几率,我当年唯一不做的,就是这个(角膜塑型片)”。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任何的手术都是存在风险的,一项医学技术从发明到适用于临床,它也必须经过一段很长的观察期。那么近视眼激光手术的后遗症有哪些呢?

  一、近视眼激光手术并发症

  1、近视眼激光手术最常见的并发症就是过度矫正或矫正不足,这些要经过一定时间观察,酌情二次手术;还有一些人会出现眩光,即夜间将一个光点看成光团、光晕,这可因术后角膜组织间轻微水肿反应或夜间瞳孔较大、其边缘与手术缘靠近有关,随手术后时间推移而逐渐减轻。

  

2、近视眼激光手术最严重的并发症是手术眼角膜伤口的感染,虽然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但却是让眼睛致盲的重要因素,所以一项严格的手术与消毒制度以及患者良好的卫生习惯是分不开的。即使是手术后患者也应定期去检查一下眼睛,特别注意眼底黄斑区和周边视网膜的变化,须做到未雨绸缪。

3、圆锥角膜在有这种潜质或者手术后角膜过薄的人身上出现;因为注视目标不良,可能出现偏心切削,或因角膜表面水气漩的作用出现中心岛。

  4、PRK和LASEK手术后可能有角膜的混浊(Haze)以及长期点用对抗Haze的药物带来的激素性高眼压。

  

5、LASIK则有与角膜瓣相关的并发症,如瓣下异物、角膜瓣移位、溶解,散光有所增加,自觉眼睛干燥等。

 激光矫正手术的安全性和医生的操作经验、设备、有关。而任何的角膜手术都会有伤口,有伤口就会有感染的机会。假如角膜复原后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平时再不注意卫生的话就会很容易造成发炎、感染。

  二、近视眼激光手术后遗症

1、如果在手术前没有经过仔细筛选排除那些先天性眼病患者,那么很可能在手术后给患者留下一些后遗症。

  

2、有些医院虽然在术前筛选出了合格的患者。但是,由于医生在手术的操作过程中,手术尺度把握不到位,比如应该保留一定的角膜厚度,但有些医生想完全矫正高度近视患者的视力,将角膜削得过薄,从而导致不良后果。

3、我们治疗近视主要是让我们的角膜变平。但是我们角膜过于平的话,就会受到来自眼睛内部压力的挤压,促使角膜往前隆起,不过这种压力人们通常是感受不到的。这种情况的结果就是不仅没有治疗我们的近视反而会加重我们的近视,甚至会产生不可逆的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