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失明一年能治好么 80岁老人突然失明,2个疗程后视力显著改善

  • 时间:
  • 浏览:0

80岁老人突然失明,2个疗程后视力显著改善

眼科:季爱燕 云南省中医医院 昨天

2018年5月21日,早晨刚交完班,云南省中医医院(云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来了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大爷。他为夏泽梅副主任送来一面锦旗,向夏主任及眼科全体医护人员表示衷心感谢,感谢眼科让他重获光明。

今年80岁的武大爷是一名退休技术人员,今年2月左眼视力骤降,视物模糊,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在多家外院就诊均无明显效果。家人决定到省中医院试试,遂至眼科就诊。夏泽梅副主任详细询问病情,经过系统检查,发现武大爷左眼视力为手动/眼前,已近全盲,考虑诊断左眼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经认真思考后,夏泽梅副主任建议患者住院治疗。住院期间,她为病人制定了详细的中医诊疗方案,通过针灸、热敷、穴位注射、按摩等中医特色治疗,第一个疗程的第3天患者就能看见光线及手指,第10天患者视力表已能看到0.1,出院时视力达到0.15,患者又经过第二个疗程治疗,出院时视力恢复至0.25,效果非常显著。

老爷子的视力得到显著改善,心情舒畅,非常开心。老爷子一再强调非常感谢夏泽梅副主任及全体医护人员。武大爷表示,在他住院期间,他们视患者如亲人,以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用自己无私的奉献,细心、耐心对待患者,使患者能以温暖愉快的心情安心治病。

医护人员对病人的每一次关心,每一次问候,病人给予医护人员的理解和尊重,容易让治疗更有效果,构建了和谐的医患关系。而病人重获健康后那开心的笑容,也是对我们努力工作最好的回报。

衡阳64岁老人左眼失明20年通过手术视力恢复到08

肖奶奶在衡阳爱尔眼科医院进行检查。

红网时刻衡阳2月19日讯

(通讯员 刘寅晖 记者 王敏)近日,肖阿姨来到衡阳爱尔眼科医院就诊,被诊断为双眼并发性白内障+双眼陈旧性虹膜炎,左眼视力仅为指数/30cm,只能看见眼前挥动的手指。在完成左眼白内障手术之后,肖阿姨失明20年的左眼,视力恢复到了0.8!

今年64岁的肖阿姨,左眼在20年前就已经看不见东西,当时在医院就诊后,被告知病情较为复杂,视力很难恢复。肖阿姨从此就没有再没有寻求过治疗,这一拖就是20年!期间一直开着右眼仅存的视力进行生活……

衡阳爱尔眼科医院白内障手术专家表示,确诊白内障之后,眼科医生一般都会告知,手术是治疗白内障的正确方法,建议患者尽早安排手术。但是,不少老人仍然拖到几乎看不见了才会接受治疗,不但给自己的日常生活带来许多不便,也进一步增加了白内障手术的难度。

白内障是一种慢性眼病,虽然会对视力造成影响,但是白内障本身不痛不痒,因此,当不少老人觉得视力还勉强凑活的时候,往往不会及早就诊。而当白内障越来越严重,而又不及时进行手术治疗,视力下降会越来越厉害,直至最终失明。全球范围内,白内障是造成老年人失明的大眼病。专家提醒,白内障没有及时进行手术,到了晚期还可能引发其他眼病,如青光眼、葡萄膜炎等。白内障本身可引起青光眼,而青光眼又会加速白内障发展。另外,白内障手术做的过晚,会使眼睛晶状体的核变硬,超声粉碎时变的困难,手术难度增加,白内障晚期手术时发生破囊和晶状体悬韧带断裂的概率也会增加,影响手术效果。

眼睛失明20年后,竟然还能重见光明!

18岁,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是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这个年纪意味着高中的结束、大学生活的开始,也代表着正式步入成年。

然而,对于詹姆斯·奥布赖恩来说,18岁标志了他一段相当不幸的人生旅程。就在伦敦南部的一天,他遭遇了一次令人震惊的泼酸袭击,导致他的右眼严重烧--伤,视力完全丧失。

接受干細胞干预之后,现年44岁的奥布赖恩右眼终于恢复了视力,他现在可以用右眼看东西。这也使他成为在英国相关服务体系(NHS)上第1个接受该干预的患者。B-B-C News对此进行了报道,标题为《强酸袭击幸存者重获视力》。

泼酸攻击事件在英国近年来呈现激增的趋势,仅伦敦一地每年就发生数百起此类事件。根据统计数据显示,英国的泼酸攻击率已经位居全球榜一。

奥布赖恩(假名)是在90年代在伦敦的萨顿地区遭受泼酸攻击的受害者。那时,两个孩子向他的脸上喷洒了氨。回忆起这起袭击事件,奥布赖恩说:“当时感觉像脸部着火一样,我还以为自己快要si了,痛苦感真的十分强烈。”

氨液溅到了奥布赖恩的双眼、鼻孔和口腔中。幸运的是,一名路人及时冲上前用水冲洗掉了部分氨液,而这也使奥布赖恩的左眼得以幸免。

奥布赖恩补充道:“这是一次令人痛苦的经历,尤其对于我那么小的年龄来说……我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

不久前,为了恢复光明,奥布赖恩接受了干細胞干预。伦敦Moorfields眼科的Sajjad Ahmad博士和一组大夫提取了健康的干細胞,并在实验室中培养和增殖这些細胞。

当来自奥布赖恩左眼的健康干細胞足够多时,大夫们使用这些干細胞修护了他右眼的痕,并将健康的細胞移植到失明的眼睛中。

通过干細胞干预,奥布赖恩成功恢复了视力。

“我感到非常兴奋,终于能够清晰地看到我的妻子、孩子和大家”,詹姆斯·奥布赖恩说道,“这真是太棒了,我的生活完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以前孩子们看到我的眼睛会感到害怕,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