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电子产品伤眼睛吗 蔡司医疗激光仪疑似灼伤医生眼睛 在美召回产品为何在华仍使用?

  • 时间:
  • 浏览:0

蔡司医疗激光仪疑似灼伤医生眼睛 在美召回产品为何在华仍使用?

中国网财经10月21日讯(记者 里豫 赵戎 杨滨宇)8年前,全球光学仪器领域中的龙头企业德国蔡司公司出品的一款眼科医疗仪器在实际应用过程中疑似将操作医生眼睛灼伤。事后蔡司公司表示该产品没有问题,但愿意为医院更换一台新的仪器,并从善意的角度为受伤医生支付一笔费用。日前,受伤医生浦利军委托律师给蔡司公司发送律师函,要求公司支付赔偿;并决定将蔡司公司告上法庭。

面对一家所在领域的全球巨头,浦利军医生为何在受伤8年之后才将事件诉诸法律?这些年里,都发生了什么?

眼科医生手术中眼睛受伤

2004年,江苏省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医院”)购置了一台由德国Carl Zeiss Meditec AG(卡尔蔡司医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Visulas 532s激光机。据了解,该仪器在使用期间,曾陆续出现报错代码、激光能量衰减等问题,并由蔡司上海公司工程师维修多次。

2011年7月21日下午,眼科医生浦利军在使用该激光机为患者治疗眼底疾病时,突然感觉有强烈的光束射入自己眼中。

在张家港第一人民医院提供的资料中记述道:2011年7月21日,浦利军医生在第一人民医院眼科门诊给病人行眼底激光时,眼底激光机发生意外故障,造成双眼视网膜色素上皮层断裂,视力下降,无法恢复正常,视野缩小,住院治疗。

张家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出具的工伤认定决定书中,将之认定为工伤。

浦利军前往北京同仁医院及上海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进行治疗,随后视力有所好转,但左眼中心视力下降,始终未能恢复。

该激光机的售后服务机构卡尔蔡司(上海)管理有限公司(原名蔡司光学仪器(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蔡司公司”)在接到医院的告知后,曾多次排遣工程师对激光机进行检测,检测结果均为激光机没有问题。

多次协商之后, 2013年5月4日,医院(甲方)、浦利军(乙方)与蔡司公司(丙方)签订了一份三方《协议》,协议中内容如下:

“为避免甲方顾虑,丙方已用全新的Visulas 532s替换了设备并承担了相关费用。”

“鉴于乙方左眼视力受损,矫正视力0.8,丙方对于乙方视力伤害表示同情和关切,出于善意,愿意一次性给付乙方人民币110000元,用于其视力的相关治疗。”

浦利军表示,作为一名眼科医生,当时自己正处于上升期,在医院又是骨干,考虑到未来的职业发展,也不想让事情的影响闹得太大,于是最终同意了蔡司公司的解决方案。

据浦利军说,蔡司公司为医院置换了新的激光机后,其他医生都不敢再使用该仪器,怕再有意外发生。

病情恶化 丧失职业能力

浦利军没有预料到,他的眼睛状况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恶化得那么严重。

“有几次,我们手术室的护士问我,说浦医生你为什么总是要把病人的床转过来一点。我说转过来就平了啊。其实那个时候病床是不平的,但我感觉是平的。”浦利军向记者描述到。

浦利军视野里物体变形的症状越来越明显。有一次,浦利军在夹东西时,怎么都夹不到,这让他意识到,自己眼睛受的伤比认为的更严重。“有一段时间我拿起手机看,发现手机是弯的。”

资料显示,刚受伤时,苏州市劳动能力鉴定专家组给浦利军的鉴定结论为“伤残等级符合九级”。2019年7月2日,浦利军再次申请鉴定,其双眼伤残级别变为七级。

作为一名眼科医生,自己的眼睛出现这样的状况,不可能再给病人做手术。浦利军表示:“现在工作中因为眼睛视物变形、立体视觉下降问题,使我对精细的显微手术操作受到明显影响,已不能再完成此类手术。我的职业生涯受到严重影响。”

“问题”器械在美国曾被召回

另一个偶然发现的线索,让浦利军认为他的遭遇并不是偶然情况,其中有人为因素存在。在美国FDA官方网站上,有一则2004年卡尔·蔡司眼部系统公司Carl Zeiss Ophthalmic Inc的产品召回信息。其中显示,该公司在美国召回过型号为Visulas 532s with Visulink 532/U的激光机。召回原因为:“特定制造批次Visulink 532/U器械中的激光镜涂层可能部分撕裂并从底座上松落。该镜可能误导激光束射向眼睛内部或上部的非预期目标。”

在张家港第一人民医院眼科的Visulas 532s激光机的说明书中,浦利军发现,该设备中也包含被召回的Visulink 532/U组件。在说明书“Visulas 532s的系统设计”页面标示了Visulas 532s的组件图像,其中明确表示了Visulas 532s中包含组件Visulink 532/U。

一则2004年的专业媒体报道中显示,蔡司公司发布召回信息后,蔡司远东公司(香港)外科仪器部的林兆光经理曾表示,蔡司眼科系统的召回行动对中国大陆没有任何影响。

为何具有相同问题组件的医用仪器,蔡司公司在美国市场进行了召回,在中国大陆却表示“没有任何影响”?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该事件向卡尔蔡司(上海)管理有限公司发送了采访函,并致电询问浦利军案例的细节、涉事产品在中国市场的数量以及相关的技术问题。然而截止发稿为止,蔡司公司一直没有给予回复。

浦利军医生向记者表示,目前正在与律师准备诉讼材料,预计将于近期正式向法院递交诉讼申请。中国网财经记者将持续追踪该事件进程。

(责任编辑:王擎宇)

蔡司医疗激光仪疑似灼伤医生眼睛 在美召回产品为何在华仍使用?

来源:中国网财经

中国网财经10月21日讯(记者 里豫 赵戎 杨滨宇)8年前,全球光学仪器领域中的龙头企业德国蔡司公司出品的一款眼科医疗仪器在实际应用过程中疑似将操作医生眼睛灼伤。事后蔡司公司表示该产品没有问题,但愿意为医院更换一台新的仪器,并从善意的角度为受伤医生支付一笔费用。日前,受伤医生浦利军委托律师给蔡司公司发送律师函,要求公司支付赔偿;并决定将蔡司公司告上法庭。

面对一家所在领域的全球巨头,浦利军医生为何在受伤8年之后才将事件诉诸法律?这些年里,都发生了什么?

眼科医生手术中眼睛受伤

2004年,江苏省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医院”)购置了一台由德国Carl Zeiss Meditec AG(卡尔蔡司医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Visulas 532s激光机。据了解,该仪器在使用期间,曾陆续出现报错代码、激光能量衰减等问题,并由蔡司上海公司工程师维修多次。

2011年7月21日下午,眼科医生浦利军在使用该激光机为患者治疗眼底疾病时,突然感觉有强烈的光束射入自己眼中。

在张家港第一人民医院提供的资料中记述道:2011年7月21日,浦利军医生在第一人民医院眼科门诊给病人行眼底激光时,眼底激光机发生意外故障,造成双眼视网膜色素上皮层断裂,视力下降,无法恢复正常,视野缩小,住院治疗。

张家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出具的工伤认定决定书中,将之认定为工伤。

浦利军前往北京同仁医院及上海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进行治疗,随后视力有所好转,但左眼中心视力下降,始终未能恢复。

该激光机的售后服务机构卡尔蔡司(上海)管理有限公司(原名蔡司光学仪器(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蔡司公司”)在接到医院的告知后,曾多次排遣工程师对激光机进行检测,检测结果均为激光机没有问题。

多次协商之后, 2013年5月4日,医院(甲方)、浦利军(乙方)与蔡司公司(丙方)签订了一份三方《协议》,协议中内容如下:

“为避免甲方顾虑,丙方已用全新的Visulas 532s替换了设备并承担了相关费用。”

“鉴于乙方左眼视力受损,矫正视力0.8,丙方对于乙方视力伤害表示同情和关切,出于善意,愿意一次性给付乙方人民币110000元,用于其视力的相关治疗。”

浦利军表示,作为一名眼科医生,当时自己正处于上升期,在医院又是骨干,考虑到未来的职业发展,也不想让事情的影响闹得太大,于是最终同意了蔡司公司的解决方案。

据浦利军说,蔡司公司为医院置换了新的激光机后,其他医生都不敢再使用该仪器,怕再有意外发生。

病情恶化 丧失职业能力

浦利军没有预料到,他的眼睛状况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恶化得那么严重。

“有几次,我们手术室的护士问我,说浦医生你为什么总是要把病人的床转过来一点。我说转过来就平了啊。其实那个时候病床是不平的,但我感觉是平的。”浦利军向记者描述到。

浦利军视野里物体变形的症状越来越明显。有一次,浦利军在夹东西时,怎么都夹不到,这让他意识到,自己眼睛受的伤比认为的更严重。“有一段时间我拿起手机看,发现手机是弯的。”

资料显示,刚受伤时,苏州市劳动能力鉴定专家组给浦利军的鉴定结论为“伤残等级符合九级”。2019年7月2日,浦利军再次申请鉴定,其双眼伤残级别变为七级。

作为一名眼科医生,自己的眼睛出现这样的状况,不可能再给病人做手术。浦利军表示:“现在工作中因为眼睛视物变形、立体视觉下降问题,使我对精细的显微手术操作受到明显影响,已不能再完成此类手术。我的职业生涯受到严重影响。”

“问题”器械在美国曾被召回

另一个偶然发现的线索,让浦利军认为他的遭遇并不是偶然情况,其中有人为因素存在。在美国FDA官方网站上,有一则2004年卡尔·蔡司眼部系统公司Carl Zeiss Ophthalmic Inc的产品召回信息。其中显示,该公司在美国召回过型号为Visulas 532s with Visulink 532/U的激光机。召回原因为:“特定制造批次Visulink 532/U器械中的激光镜涂层可能部分撕裂并从底座上松落。该镜可能误导激光束射向眼睛内部或上部的非预期目标。”

在张家港第一人民医院眼科的Visulas 532s激光机的说明书中,浦利军发现,该设备中也包含被召回的Visulink 532/U组件。在说明书“Visulas 532s的系统设计”页面标示了Visulas 532s的组件图像,其中明确表示了Visulas 532s中包含组件Visulink 532/U。

一则2004年的专业媒体报道中显示,蔡司公司发布召回信息后,蔡司远东公司(香港)外科仪器部的林兆光经理曾表示,蔡司眼科系统的召回行动对中国大陆没有任何影响。

为何具有相同问题组件的医用仪器,蔡司公司在美国市场进行了召回,在中国大陆却表示“没有任何影响”?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该事件向卡尔蔡司(上海)管理有限公司发送了采访函,并致电询问浦利军案例的细节、涉事产品在中国市场的数量以及相关的技术问题。然而截止发稿为止,蔡司公司一直没有给予回复。

浦利军医生向记者表示,目前正在与律师准备诉讼材料,预计将于近期正式向法院递交诉讼申请。中国网财经记者将持续追踪该事件进程。

电子维修有前途吗?

以往经常看过一句话:家有金山,不如一技傍身。还有一句: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一技之长,的确是可以让一个人赖以谋生,电子维修也是一门手艺了,用来吃饭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赚钱很难。中国人传统是有官本主义,读书大多数是为了做官,改革开放以后,似乎大多数人都为了赚钱,真正研究技术的反而不多了,每个人都很浮躁,小孩从小就很焦虑低想知道以后做什么能出人头地,行行出状元嘛,我也做了很长时间的维修,但是从内心来讲,是反对做维修行业的,因为变化太快了,请关注:容济点火器

1、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如果你会修理家电,那是神一般的存在人物了。一部黑白小电视机,买回来要花费400元,而当时普通工人的工资,大概就是30元。电视机坏了,就是按照10%的收费,40元,都高于一个人一个月的薪水了,这种维修收入比例,的确是让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眼红的了,这个年代的确是电子维修行业的黄金年代,当然是特指家电维修行业。

2、放眼今天,一部55寸的电视机价格,也就是2000多元,而32寸这些,便宜的才600多,去年广州市平均工资大概是8K,对比以往,电视机等家电产品性能不断提高,但是价格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越来越便宜,而上班的普通人的薪水却涨了很多倍。几百元的电视机,坏了,拿出去维修,有些收费不到100元,对比之下,还不如出去送份外卖了,很多送外卖送快递的月薪都过万了,又不用动太多脑子,家电维修同样要上门服务,还是脑力劳动,收益这么可怜,真正的脑体倒挂了。

3、电子行业维修收费低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需要不停学习。虽然各行各业都在进步,但是电子行业变化还是似乎快了点,以往家电都是模拟电路的,现在早就是数字化了,这个还不够,还电脑化了,有CPU带程序,还网络化了,有各种通讯电路,集成程度越来越高,像BGA封装这些,光拆焊都要专业工具而且需要消耗很长时间,维修不仅仅是动手,还很伤脑子,还很揪心,厂家为了避免你修理,逼客户买新的或者垄断了自家维修,会在做很多手脚,很多芯片你查不到资料,也找不到合适的,只能靠猜,经常有一些修理不好的无法收费,上了年纪了,你手脚也不好使,眼睛老花了,所以黄金时间很短,年轻时候你没有经验,老了身体也无法适应。

4、家电整体不行了,所以很多人改行修手机,手机更新换代快是一方面,需要不停学习,终于学到位了,手机行业也不行了,很多人改行做工控维修,数控维修,变频器维修这些的确红火了一段时间,现在也饱和了。又有人改行开始修汽车电子,汽车现在也换代了,变成了新能源汽车,电机和电控你重新掌握。只要是电子类产品,每年都要还代很多次,配件和电路完全不一样,每出来一款新品,你要从头学习,等你学会了厂家的新品已经布满了市场,你就像那个追自己影子的傻子,永远都追不上了。

5、整个社会的人对你有偏见,他们的意思是,电子产品是暴利行业,你换一个几分钱的电阻,收取他们100元费用,太黑了,有些接触不良的,你清洗一下就收了50元,很不合理的收费等等。这些舆论真不知道是怎么传播出来误导大家的,中国人有个根子的毛病,就是不承认“软”的劳动付出,不尊重知识和技术的价值,维修过程最消耗时间和脑力的是查找故障而不是解决故障。知道问题在哪里很难,知道维修后解决问题很简单。换个电阻的确只要几分钱,这是配件费用,但是知道电路上哪个电阻坏,就非常难了,但是很多客户只认硬件费用不认软的技术付出,导致维修过程中发现了问题,也不敢告诉客户实际的状况,只能忽悠客户说是某个板子坏了,需要更换整个板子。这种社会风气,直接导致了维修就是更换,还有谁愿意做进一步的钻研了。而且不尊重技术价值和软的劳动付出,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做这种工作。

6、维修是个性化劳动,无法大规模复制,它的局限性非常明显,你掌握了某款产品的维修技术,但是你要亲自干活才会有收入,如果你想扩大规模,找几个学徒回来,学徒掌握了,很快就自己在隔壁另外开一家店铺来和你竞争了,学徒会再带学徒,很快一个市场就进入恶性竞争了,老师傅只能另外找行业了。所以行业的说法是,教会师傅饿死徒弟,同行之间互相防范着对方,像防贼一样了,即使带了学徒,也不敢轻易传授技术要点。

7、电子行业的集成度实在是太高了,可以维修的东西越来越少,厂家设计时候,就已经不考虑单机的维修了,可以通过远程诊断的方法来判断某个产品是否正常,如果有问题,价值低的,完全可以通过物流形式来更换了,留给个体电子维修的市场空间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