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二院眼睛专家门诊 坚强的乔治:乔治看病记(2)

  • 时间:
  • 浏览:0

坚强的乔治:乔治看病记(2)

2,慌乱的就诊

310国道很多地段再修路,原本颠簸的道路,加上道路施工,瘦弱的面包车像一只大海漂泊的小船,左右摇摆不定,路上我的大脑不停的回忆乔治的病情,预想着去医院就诊步骤和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妻子和乔治姥姥互相安慰和闲聊,乔治依然处于沉睡中。

“蜂窝织炎……,是一个什么毛病”,这时脑海里,隐约回想起大夫说过的这个词语。

也许就是一种炎症吧?没那么严重!可是为什么医生不敢用药呢?一边自我安慰一边忧心忡忡……

由于道路原因,原本75公里的路边,结果用了两个小时才进徐州市区。大概2点半的样子我们到了徐州二院,由于对道路不熟,围着医院绕了两圈,没有找到停车的地方。后来在离医院比较远的路边找到一收费停车的地方,此时已经接近下午3点。

“老婆,你先抱着儿子,妈妈带着水杯和病历,其他东西先放车里”

我一边嘱咐乔治妈妈,一边停好车。

这时一个穿着停车管理员的制服的年轻小伙子走到面前,手机用笔着什么,轻浮的问道:“这里收费,停多久?”

“去看病,不确定停多久”

“那交40元押金”

“你们几点下班?”

“问我们几点下班干嘛?”

“我看过提示,你们收费时间段是08:30-19:30”

“一般在这停车看病的,都会停几个小时,难挂号”。

“就算停你下班,最多二三十元,你收40啥意思,回来你下班我找谁退”

“交钱就停,不交钱开走,让别的车停”

“你哪个单位收费,可收费许可证,可有发票?”

“你到底缴费不?不交开走”

“咋啦,我今天停着不缴费,你能怎么着?虎头吧唧的”

“你说的啥,你不缴费停着试试”

“你看外地车是不,说话那么牛逼呢”

“好啦,蒋贺,给儿子看病要紧,不要和他吵”

妻子焦急的劝说我。

“快快快,交30押金也行”

“你这人怎么回事,说了给你,说话客气点不行吗”

此时乔治妈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他大吵起来。

小伙子好像意识自己说话刻薄,对于妻子的怒斥,他并没有任何回应,不耐烦的接过钱,手写一张纸条雨刮器上。

公共场所停车收费,虽然是有当地法规依据,可是执行起来难免有些猫腻,难道主管部门不清楚这些吗?肯定清楚,只是不去过问,这中间的利益关系只要他们彼此清楚。

可是,孩子生病了,我居然还有心情和收费的理论,现在想想有些愚蠢。

我接过孩子,急匆匆的快步先行,妻子和妈妈紧跟其后。进入医院大厅,挂号窗口密密麻麻,每个窗口排了好长的队。

“蒋贺,你去急诊看看,我在这排队挂号”

“好的”

我抱着儿子来到急诊,看到一男一女两个护士,男护士带着近视眼睛,瘦瘦的,长的很白净,正在接手病人的询问。女护士在旁边站着,好像在侧听男护士给病人讲解,女护士看到我抱着孩子跑过来,立即往我这个方向注视着,还没等她张口说话,我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护士,挂个儿科和眼科急诊”

“眼科和儿科都要晚上才上班,还是去门诊吧”

“门诊人好多啊,宝宝眼睛肿的厉害”

“哎吆,这么厉害啊,你直接去3层眼科和儿科,直接找科室挂号”,这时男护士侧头看着乔治说道。

跑到电梯楼看到人好多,心想3楼不高,为了节省时间,选择走楼梯,也许我晃动的厉害,乔治在自己怀里有些按耐不住,一个劲的翻动和哭闹,也许眼睛疼痛的厉害。

“妈妈,你喊晴晴去三楼眼科,我先上去,病历别丢了”

一边对着妈妈说,一边走到楼梯口准备爬楼。

一口气爬到三楼,环视四周也没看到眼科,这个门诊楼是环形的,往下可以看到挂号大厅,越是焦急越是找不到眼科,这时扭头在3-4层的中间夹层看到眼科门诊,我大步走了进去。

“护士,能挂号吗”

“你没在一楼挂号吗?”

“下面说没号了”,急忙中我说了谎话。

“没号了,怎么可能?”护士暗自嘟囔着,说道:“你在这等着吧,前面还有十几位呢,今天不能确定排到你”。听到护士这样说,原本即将平复爬楼厉害的心跳,缓和的呼吸,一下爆发了。

“你说这话啥意思,今天不能看了呗,我孩子眼睛都肿成这样了”,我激动的对着护士大喊。

护士好像被我的声音吓到,委屈且不耐烦的说:“今天很忙,就一个医生,尽量安排大家都看到医生,好吧”

“别着急,里面好几位没有挂号的等着呢,你进去坐着等吧”,护士接着安抚我

“你说的哈,那我在这等”

此时,妻子和妈妈也过来了。

“你跑这么快干嘛,找了好久,急死人”

看着妻子满头大汗,本来想怒对回去,可是欲言又止。

“老婆,我们带着孩子去儿科看看吧,让妈妈在这等”

“嗯,好,妈妈你在这等着吧”

又往上爬了一层,来到了儿科。

“护士,儿科可以直接挂号吗?”

“右手进去挂号”

儿科的坐诊医生多,一会就排到我们。

儿科接诊的医生有50岁左右,戴着眼镜,瓜子长脸,面善而慈祥,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位帅气医生。对面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孩,好像是助手,我像是学生。

“医生,你帮忙看看,我儿子这眼睛”

医生用灯光看了看,说眼球没问题,估计是发炎了。

然后听了听前胸后背,看了嗓子。

“孩子之前有验血吗?”

“有,我拿给你”

医生接过我们在县医院的化验单看了看说:“血像挺高,有炎症”,接着停顿一下“这个好像眶蜂窝织炎”。

再次听到这个病症,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细菌感染了,孩子之前感冒,发烧吗?眼睛什么时候肿的?”

我把病情再次给这位医生讲述了一遍:“宝宝15个月大,过年的时候就一直感冒,流鼻涕,流眼泪,大概有一个多星期了,前几天流眼屎,尤其是睡醒后眼屎多的能把眼睛糊住,在乡下看过大夫说是感冒鼻子不通,鼻涕倒流到眼睛,一直在吃小儿感冒药,昨晚突然有发烧和眼肿的情况,今天上午在县医院就诊的,不敢给小孩用药,也说什么蜂窝织炎,建议去徐州大医院,刚才去儿科没挂上号,还在等着”。

医生对着对面助手女孩笑一笑,侧头低声说道:“县医院不敢看,就往这推,你们县医院好像比我们二院还大吧”,

“这样吧,你待会看眼科,如果接收会安排病房,挂不上你直接拿着单子去儿科办住院,去儿科找护士要床位,然后再给你开个会诊单”。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拿着儿科医生的单子,急忙又跑到了眼科

我们在眼科候诊室焦急的等待着,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这是护士对着医生办公室喊道:“某某医生,今天还能看多少位?”

“还有多少位?”

“还有七八位”

“没问题,十几个没问题”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护士叫到了我们。

进去医生办公室,看到一个微胖卷发的中年男子正在坐诊,前面还有两位,我让妻子妻子抱着孩子坐在板凳上,我拿着病历急切的望着医生,好像他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明显感受到自己渴求的眼神。

等待之余,我拿出手机,打开百度,输入“蜂窝织炎”,手机界面上出现几条介绍,百科的介绍比较全面:

眶蜂窝织炎(orbital cellulitis)是眶内软组织的急性炎症,属于眼眶特异性炎症的范畴,发病急剧,严重者波及海绵窦而危及生命。分为眶隔前蜂窝织炎及眶隔后蜂窝织炎,后者又称眶深部蜂窝织炎。

1.邻近病灶感染,如鼻旁窦炎(以筛窦为最)、上颌骨骨髓炎、急性泪囊炎、面部丹毒、疖肿或口腔病灶等。

2.眶、面部外伤或手术后感染。

3.由急性传染病或败血症、菌血症而引起。

就诊科室:眼科

多发群体:儿童

常见发病部位:眶隔后眶内软组织

常见病因:眶隔后眶内软组织的急性细菌感染

病因:眶蜂窝织炎是眶隔后眶内软组织的急性细菌感染,是儿童眼球突出的最常见病因。不仅会严重影响视力,而且可引起颅内并发症或败血症而危及生命。

临床表现:从解剖部位可分眶隔前和眶隔后的眶蜂窝织炎,但临床上可以是疾病的不同阶段。伴有明显的全身中毒症状,包括发热,神志萎靡,急性重病面容,白细胞计数增高。眼球明显前突,眼睑红肿,球结膜高度充血水肿,甚至突出于睑裂之外,可因高度眼球突出引起暴露性角膜炎。眼球运动明显受限,转动时疼痛。触诊时眼睑紧张且压痛明显。如发现视力减退和瞳孔异常,则提示病变累及眶尖部,系眶压过高或炎症及毒素直接侵犯视神经所致。炎症蔓延至眼内,可引起葡萄膜炎,眼底可见视网膜静脉迂曲,视盘水肿。

病变进一步发展可引起眶尖综合征,导致视力丧失,颅神经麻痹。感染向颅内扩展,可造成海绵窦血栓、脑膜炎、脑脓肿或败血症,危及生命。

看着百科的介绍,一连看了好几遍,内心无比恐惧。

“你这个时候,还有心玩手机,真是醉了!”

看着老婆生气的样子,不想做任何解释,自己陷入深深的沉思。这个时候时间就是生命,要抓紧住上院,及时用药,尽快治疗。

“蒋橙硕,是谁”

“是这个宝宝”

“孩子怎么了”

“眼睛红肿,您给看看”

同样的是听前胸后背,查看眼睛和嗓子,也老看了验血报告,然后继续说道:“眶蜂窝织炎,住院治疗吧”。

“好的医生,这是刚才儿科医生给的”

“你们去过儿科了?那边怎么说的?”

“说如果在眼科住院,可以会诊治疗”

医生没说什么,停顿了一下,写了一张单子递给我,去新大楼12层办住院吧。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晚上可以用药吧”

“可以,回头晚上再做些检查”

“好的,好的。谢谢”我一边鞠躬感谢一边抱着儿子退出房间。

我让老婆抱着儿子随后,我先去眼科住院部找房间。

之前没有经历过住院手续,并不知道具体程序,径直跑到12楼眼科护士站。

“护士,办住院”

“缴费了吗?”

“还没有,哪里交?”

“一楼,病人呢?”

“病人在后面,马上来”

我再次返回一楼,同时用微信给老婆发了一条信息,我想她估计我看不到信息吧。

缴费回来,护士看到我问道:“病人呢?”

“还没到吗?”我反问道,应该到了呀。恐怕妻子跑到隔壁的耳鼻喉科傻等,我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准备去耳鼻喉科。

“你干嘛去?打个电话吧,你人别走了,有东西要签字”,护士喊住了我。

这时看到妻子抱着儿子从走廊的尽头走来。

“你干嘛去了,啊!”,也许我的音量太大,惊到走廊的其他人,大家都转头看过来,几个护士也望着我摇头冷笑,是的,他们讨厌这样大呼小叫的男人。

妻子走了过来,对于我的大喊大叫,并没说什么。

这时一位护士说:“病人就是这个宝宝啊”。

我说是的

“现在病床满了,你们住53加病床吧,等有出院了再安排”。

“好的,谢谢谢谢”

病房里有三个床位,都住了病人,都是眼睛有毛病,病房里有病人在躺着,有家属陪着,有来看望的,一个房间里被堵的看不清窗户。一张小铁床摆在靠近卫生间的地方,那就是乔治的临时病床了。简单安排下,看了下时间将近6点,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过了一会询问护士什么时候可以挂水,估计是医生没下药单,护士说不知道。我内心里清楚早用药早起效果啊。

我走进医生办公室,走进一位女医生,给她简单介绍下乔治的病情,问问什么时候可以用药。

“某某老师,你看看这个验血报告”,女医生对另外一个角落的男医生说道。

我接过报告单走进男医生递给了他,在男医生低头看报告的时候,扭头看到他的电脑打开的文档,上面有:“南京徐宝宝”、“蜂窝织炎”、“9岁儿童”等等字眼,心想医生在查病历资料。

“你等下,一会下药让护士给打水”,还没等我回应,医生接着说道:“这个门诊医生也说了吧,是蜂窝织炎,比较严重的一种炎症,回头要去拍个脑ct再看看病情”,

“好的医生,谢谢你”

“蒋橙硕,做皮试”,护士通过走廊喊到。

我将儿子抱紧护士站,我和老婆一起按着乔治,乔治不停的大哭,眼泪洒的满脸都是。原本不舍得下手,我们按的不是那么用力,乔治力气本来挺大,再遇到反抗挣扎,一两个人根本按不住。

“你们按住他啊”,护士焦急的说

“好好好”

“按紧他”

“摸着他的胳膊,不要碰到针眼”

抱着乔治回到病房,老婆抱着乔治哄着他。隔壁病床的两个阿姨询问乔治的病情,显得非常关心。乔治看着她们,眼神躲闪,面对周围陌生的环境,乔治显得比较恐慌。

“怎么还没给用药啊”:隔壁阿姨问道。

看了一下时间,7点半了,外面已经一片漆黑,城市上空灯火通明。

跑去几趟护士站催着用药,看到护士也着急,让我回去再等等,估计医生还没下药或者药还没到。

“老婆,估计还要一会吊水,不然我先去车里把东西先拿过来,车里挪到医院来”

“嗯,去吧”

我一路小跑,来到停车的地方,看到雨刮器压着的单子没有了,四处看也没有看到收费员。

徐州的道路和平常的不一样,直行经常是靠左,左转经常是靠右,等到快到路口的时候,已经反应不过来,害的我错过两个路口,加上夜间堵车,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医院。到了病房的时候看到乔治已经挂上了水。

进了房间,看到妻子严肃的样子,我不知说什么好?还没等我问情况,妻子压制住愤怒,低声哀怨的说道:“你干啥去了,停个车那么长时间,你知道刚才怎么扎的针吗?”

“我,我,我绕了一下路,你看我也没停,浑身是汗”

“好了,你累,你辛苦了,好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解释给你说”

“唉”

“你唉什么,你去下面看看,一楼电梯都被人堵住了,好不容易才上来”

妻子沉默不语……

再看下时间,已经八点多,看了一天的病,现在才挂上水,这一天我,老婆,岳母滴水未进。

“你们还没吃饭吧,我这里有面包和方便面”,隔壁床的阿姨估计是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要递给我们东西吃。

“不用阿姨,回头我们出去买,谢谢你”,妻子回应道。

“孩子生病,大人最担心,心里都着急”,阿姨再次安慰我们。妈妈有些疲惫,坐在板凳上一动不动,妻子和两位阿姨一边聊天,一边让我去买些东西和吃的。

下了楼,看到医院来来往往的人们,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医院,朝灯火通明处走去……

待续……

关注后可及时看更新(乔治到底得的什么病?)

【此文是叙事文,讲述了乔治治病的经历,一方面是为乔治留作纪念,为他以后的成长提供阅历价值,二是让阅读此文的朋友了解病情,学习些医学知识,以此鉴,照顾好家人和孩子】

四十多岁我就做了双眼白内障手术,可怕的预警!

我四十多岁先后做了双眼白内障手术,当时竟没意识到是身体给我的预警,悔之晚矣!

你听到身体给你的警告了吗?所有的大病都不是无缘无故突然形成,都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2019年10月,我当时45岁,左眼做了白内障手术。一年后右眼做了白内障手术。我的眼睛在这之前两三年的时间,逐渐模糊。当时去徐州第一人民医院确诊白内障,后我又去徐州二院,一个主任医生说不是白内障。过了一年,视力大受影响,又去第一人民医院,说确定是白内障,要手术了。

如果在徐州第一人民医院手术,主任卖家一个月内都预约不上。我就悻悻然回了家。后来打听到我们当地一家医院每周末请徐州专家来手术。我就采纳了这种方案。

徐州来的专家四十多岁,女医生。手术过程中边聊天边做。她看我比较年轻就问我多大了,我答45。她便很惊奇的样子:“你是我做过白内障手术中最年轻的一个”。然后问你这么年轻怎么得这种病。我说我也不知道。

对自己四十多岁就患白内障这件事,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倒霉,从没有去深究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直到去年我查出甲减、甲状腺结节、肺结节。并在三个月之内把甲状腺结节手术和肺结节手术都做了。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莫非两三年前的白内障和这几种病有关联?

我也不是凭空这样想的。当时查出甲减后,我就去查了甲减对身体的影响,其中就有影响视力这一条。那现在我基本可以确定我之所以患白内障,和甲减是有关的。

另外还有一种慢性病折磨我十来年。就是身上骚痒,一挠就起疙瘩。为此吃遍中药西药,遍寻良医,都没有治好。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去了两次,找最有名的大夫,开了好多药都没有好转。

但自从吃了优甲乐之后,身上竟奇迹般地不痒了,现在一年多了都没有再犯。莫非这几种病之间有关联?

当你身体出现了某一种症状,并不一定是这个器官出现了问题,也可能是其它原因导致的。比如我身上的骚痒症,并不是皮肤病,而是内分泌器官出了问题。再比如我眼睛的白内障,也不是眼睛出了问题,而是内分泌失调导致的。所以这时候一定对身体做个全面检查,切忌乱服药。我这十几年吃药太多了,而好多还是激素药,对身体的副作用不可谓不大。

如果十几年前我得了皮肤病就去给身体做个全面检查(一定不能遗漏检查项目),我后来是不是不会患上甲状腺结节和肺结节,也就不用做这两次手术。

手术后一个月的伤口

这两次手术对身体影响真的太大了。甲状腺结节全切,要终身服用优甲乐。而服用优甲乐又有一系列副作用,容易血脂高、血压高、骨质疏松,对心脏还有影响。肺结节切除了一叶肺,日常生活倒影响不大,但还能爬山吗?我梦寐以求的去一次西藏也不敢去了。

我以我的切身经历,呼吁大家,身体出现任何症状都不能忽视。不要怕去医院,不要怕麻烦,小病不重视,可能会转成重症,甚至影响生命!

16年,她发已秃,半植物人丈夫已学会走路,女儿刚考上博士

今天(5月12日)是母亲节,在这个温馨的日子里,谷文瑞收到了一份来自女儿的礼物。上个月底,女儿顺利通过了博士面试,即将开始新的学业。16年来,谷文瑞觉得自己作为母亲,亏欠女儿太多。岁月静好,女儿时常这样告诉母亲,她觉得母亲不仅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家庭,更是用自己的坚守诠释一个母亲,一名妻子的责任。谷文瑞身上发生了太多的故事,她用一份从容,讲述了一个“涛声依旧”的故事。

这个故事最早是从一段美丽的爱情开始的。在《射雕英雄传》热播的年代里,像靖哥哥一样的他,遇到了生命中的黄蓉,从此开启了一段良缘。

这又是一个厮守的故事。当丈夫遭遇车祸,成为半植物人——身体失去知觉,只有眼睛能睁开,妻子放弃了工作,全身心地照顾他。丈夫卧床10多年来,肌肉没有萎缩、身体没有垮下来。在妻子持之以恒的帮助下,他重新站了起来。

这更是一个充满“奇迹”的故事。妻子坚信丈夫总有一天能醒来,6年多时间里,她在床头放置了一台录音机,每天循环播放丈夫最喜欢的《涛声依旧》,6年后,伴随着丈夫的一阵哼唱,他从待了6年的沉默世界里离开,回到了现实中来。

这是新沂的一对铁路职工夫妻的故事,用《涛声依旧》唤醒丈夫的经历,曾让毛宁热泪盈眶,执意要当面鼓励夫妻。如今,“靖哥哥”已经学会了走路,在“黄蓉”16年如一日的照拂下,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正如歌曲中所唱,“带走一盏渔火,让他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让它停泊在枫桥边”,走过了16年坎坷,夫妻俩的生活依然“涛声依旧”。

郭靖和黄蓉一样的爱情

像靖哥哥一样的丈夫叫鲍铁军,今年56岁,他心中黄蓉一样的妻子叫谷文瑞,今年53岁,夫妻俩都是铁路原新沂车务段的职工。

鲍铁军和谷文瑞曾是一对“神仙眷侣”

两人的结合,像极了《射雕英雄传》的故事情节,谷文瑞出身在知识分子家庭,刚进入单位时,性格活泼、古灵精怪。鲍铁军为人憨厚、不爱说话。在射雕剧热播的年代里,靖哥哥和黄蓉影响了很多青年男女,谷文瑞当时身边有很多追求者,而她偏偏喜欢上了内向,甚至有些木讷的鲍铁军。

“我就是看中了他身上的稳重和踏实”,谷文瑞说,两人走到一起后,当时就有人戏称两人就是“郭靖”和“黄蓉”。婚后的生活平淡而幸福,两人都在铁路系统,鲍铁军就像靖哥哥一样呵护着妻子,很快女儿降生。

鲍铁军和谷文瑞结婚照

这样的平静在2003年一个夜晚被打破。

那段时间正值非典时期,丈夫参加抗非典任务,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回家。4月的一个晚上,谷文瑞接到了丈夫的手机,通话人却是警察——“鲍铁军出事了”。

赶到医院后,鲍铁军已经推进了ICU,民警表示,他遭遇了车祸,是在路边被人发现的,头部严重受伤。当时因为路面监控覆盖不足,也没有现场目击者,至今都无法确定事故原因,更无法说清丈夫已经在路边躺了多长时间。

两次开颅手术,鲍铁军终于跑赢了死神。

手术后的鲍铁军陷入了半个多月的昏迷状态。无奈之下,他被转院到徐州二院,1个多月后,丈夫终于睁开眼睛了。然而,谷文瑞发现,丈夫只是睁开了眼,身上没有任何知觉——他成了半植物人。

用心去照拂 去守望“奇迹”

看着丈夫睁大的双眼,谷文瑞觉得他会很快醒来。在医院里,她每天一遍遍呼唤着丈夫,但是悲观写在了医生的脸上。经过一段时间后,医生劝他们出院,“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醒来,你照顾他的身体吧,不要让身体机能退化萎缩。”

每天都看到谷文瑞在病房里呼唤丈夫,护士有些心疼,她建议播放患者最喜欢的音乐试试。

谷文瑞说,丈夫本来不喜欢唱歌,但当年流行毛宁的《涛声依旧》,她常听到丈夫哼唱。于是,她跑到了商场,按照护士建议,购买了一台进口的播放机,“护士说过,这一放可能就要几年甚至几十年,尽量买个质量好点的吧。”

丈夫醒来,这是谷文瑞每天都盼望,并且坚信的事。可是,回到家中,她要面临的现实问题,是要每天24小时的照顾。她牢记医生的话——康复训练一天都不能落下。

鲍铁军和谷文瑞旅行照

幸运的是,回到新沂后,恰逢新沂铁路医院成立了苏北首家康复科。谷文瑞说,对于丈夫来说,这是病后的“黄金三年”。在医院里,丈夫得以接受系统科学的康复训练,而谷文瑞则在单位照顾下,办理了停岗手续,每天往返于家和医院,开始了全身心地照顾工作。

鲍铁军的左侧颅骨在动开颅手术的过程中被切除,脑袋的左侧空了一块,只剩皮肉支撑着,谷文瑞在丈夫躺下后,就要时刻注意他的头部,防止挤压到左侧。住院期间,医生每天给鲍铁军做两次康复训练,谷文瑞跟着医生学习,掌握了基本的训练方法。至于对丈夫身体的照拂,她安排得就像火车时刻表一样,每天两遍的擦洗、按摩,每天不同的营养餐,侍候丈夫大小便。从鲍铁军卧床后,他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褥疮问题,更没有任何肌肉萎缩的痕迹。

出车祸前,鲍铁军和谷文瑞的合影

就像《神雕侠侣》中的黄蓉,谷文瑞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古灵精怪的活泼女孩,她变得安静而稳重。每天早上,她打开丈夫床头的播放机,舒缓、优美的歌声流出来,她擦拭着丈夫脸庞,旁若无人地跟丈夫对话。谷文瑞说,医院很多人曾好奇,从没有见她哭泣甚至沮丧过,就像她事先知道丈夫何时要醒来一样。

“奇迹”发生了 让毛宁数度落泪

丈夫的醒来,是在6年后。

在医院康复训练三年后,鲍铁军被接回来休养。谷文瑞早已学会了基本康复训练机能,每天的生活一如在医院。

谷文瑞每天帮助丈夫进行康复训练

那个被很多人称呼为“奇迹”的时刻,发生在2009年4月的一个下午。谷文瑞在客厅拖地,在《涛声依旧》的歌声中,她似乎听到了有人吟唱,一开始,她还以为是窗外路人,一番查看之后,她发现歌声是从卧室传来。她来到了卧室门口,看到了丈夫翕动的嘴唇。“我一眼就知道他醒了”,谷文瑞说,她发现丈夫原本浑浊的双眼,睁得又大又亮。她很多次跟别人讲起当时的情景,“我没有流眼泪,也没有很激动,我只是觉得舒了一口气,心里说了一句‘你终于醒了’。”

这个神奇的瞬间,曾在网络上引发大量关注。

谷文瑞说,她曾在网络贴吧的毛宁吧中分享了这段经历,一下子引来了众多网友和毛宁粉丝的关注。毛宁在无锡一次演出过程中,还曾通过网友辗转联系到谷文瑞,在电话里鼓励了自己,毛宁说,一定要邀请夫妻俩参加自己的演出。到了2011年,中央电视台邀请毛宁作为《欢乐英雄》综艺节目的嘉宾,节目编导得知了夫妻俩的故事后,第一时间邀请两人参加节目。“他醒来后,身体恢复很快,但是当时还无法承受长途旅行的负担”,谷文瑞说,在编导的强烈要求下,改为了现场跟毛宁电话连线。

记者看到了当期节目录像,听完了夫妻故事后,毛宁走到台上,电话里,他和鲍铁军一起,合唱了《涛声依旧》。期间,毛宁数度哽咽并擦拭眼泪,歌曲唱完后,他不断鼓励两人,并称“能尽我一份力,能用歌声去抚平一些伤痛,我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心满意足了。”

“跟毛宁合唱时,他基本说不了话,但是却能断断续续将歌唱完”,谷文瑞说,当时丈夫拉着她的手,一直很用力。

各种各样的鼓励让谷文瑞对丈夫身体更有信心,惊喜也纷至沓来,原本卧床的丈夫很快就能下床,渐渐地,他能用拐杖独立行走。“他拿汤匙吃饭也是发生在不经意间”,谷文瑞说,有一次我端来饭菜,想回去盛碗汤,返回后发现他已经自己拿起汤匙了。

婉拒各种资助 涛声依旧中的一份从容

《涛声依旧》里诉说的是一份历经沧桑后的淡定和从容,一如鲍铁军谷文瑞16年来的生活。

为了照顾丈夫,谷文瑞16年前就从单位停岗,每个月夫妻俩只能拿到一份基本工资。虽然丈夫医药费大部分都有保障,但是为了应付长期康复训练的开支,谷文瑞养成了新的生活方式。她和丈夫原本都来自于衣食无忧的家庭,年轻时的谷文瑞爱美、追求时尚,自从丈夫出事后,她几乎没给自己买过一次新衣服,平时的生活开支中,她尽量保证丈夫的营养,自己则“凑合”一下。

谷文瑞最骄傲的是女儿的懂事。“她遗传了爸爸的性格,遇事平静稳重”,谷文瑞说,丈夫出事时,女儿刚上六年级,她只得拜托老师多关照,10多年来,孩子就是靠着自己努力,从本科一路往前行。今年4月底,女儿打来了电话,她已经通过了博士面试,即将开始博士学业,“她没让我操过一天心”。

谷文瑞平静的叙述中,掩盖不了生活的清贫,她居住的房子房龄超过了30年,是夫妻结婚时单位分配的福利房。房屋外墙斑驳、脱落,楼道窄小灰暗,谷文瑞家中的摆设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家具不仅老式,还是当年的简易款式,家里最新的电脑桌也有10几年历史,冰箱、灯具现在看起来更像是“古董”。谷文瑞从小就爱干净,最大的烦恼是地砖怎么也擦不亮了,灰黄的墙壁再也擦不白了。

丈夫患病后,家里最大的开支在康复训练费用上,即便如此两人都没向别人借过钱。女儿上学曾让谷文瑞担忧过,还好父母辈伸手承担了大部分。但是夫妻俩并不是没有“援助”,特别是2011年参加央视节目后,她一度应付不来全国各地的网友和好心人。“那时候,每天都有人联系到我,要求资助”,谷文瑞说,还有几名素不相识的人,专门赶到了新沂,要求捐助,“我一一拒绝了他们”。谷文瑞说,丈夫的身体一天天好转,女儿的学业也即将完成,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亏欠自己,她并不觉得孤单。

谷文瑞在讲述经历时,娓娓叙述中还时不时露出笑容,谷文瑞脸上看不出饱经风霜的痕迹,她喜欢戴着黑框眼镜、衣着整洁,不过她无意中透露自己戴着假发,原来,长期的高负荷劳作中,她的头发早已成片脱落,形成一块块的斑秃,生性爱美的她只能用假发遮盖。不过,丈夫鲍铁军的头发却有着同龄人稍有的乌黑浓密,而整齐的发型也是妻子每天精心料理的结果。

每天的大部分时间,谷文瑞都陪在丈夫身边,帮他做康复训练,操持着家务。丈夫因脑部受损,记忆主要停留在受伤前,当听到谷文瑞说他们就是郭靖和黄蓉时,丈夫高兴地连连点头,并用力地的拉着妻子的手。“醒来后,他很少唱《涛声依旧》,如今已经唱不全了”,谷文瑞说,但是她仍然保留着那台给他们生活带来希望的播放机,对于今后的生活,她觉得就应该像歌中唱的那样——涛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