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普爱思为什么杀眼睛 神药莎普爱思往事:扬言治白内障被指虚假宣传,一年市值蒸发32亿

  • 时间:
  • 浏览:0

神药莎普爱思往事:扬言治白内障被指虚假宣传,一年市值蒸发32亿

文 | AI财经社 吴晓宇

编 |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靠着13字广告吆喝,1978年出生的莎普爱思曾在2016年营收7.5亿元。

莎普爱思与权健有一样的命运。2017年年底,丁香医生戳穿了莎普爱思能够预防和治疗白内障的弥天大谎。步入不惑之年的莎普爱思,坠下神坛,变得多灾多难:1年时间,莎普爱思股价下挫60%,截至1月24日收盘,股价为6.85元。与2017年12月18日复牌前16.76元的价格相比,市值蒸发达到31.96亿元。

1月23日晚,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公司大股东上海景兴(持股9.06%)出于自身战略发展规划的需要及对外投资的资金需要,自2019年2月22日至2019年8月20日,拟通过上交所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对所持莎普爱思部分股票进行减持,减持数量不超过645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不想被套赶快逃跑”

2017年12月2日,丁香医生发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直指莎普爱思滴眼液“假科普,真营销”:其预防和治疗白内障涉嫌虚假宣传,洗脑式广告坑害老年人使其延误治疗。同时,文章援引多位眼科医生观点称,“目前没有一个药物能够有效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

12月4日,莎普爱思回应称,莎普爱思滴眼液对“延缓老年性白内障的发展及改善或维持视力有一定的作用”。

不过,舆论对莎普爱思的回应并不满意。丁香医生曾开炮称:“莎普爱思滴眼液中的有效成分叫苄达赖氨酸,在少数动物实验中对于延缓白内障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具体到人体,目前全世界没有一种药物,被证明能有效预防或治疗白内障。”之后,2017年12月6日,食药监局发布通知,要求莎普爱思三年内需提交临床有效性评价结果。

越来越多的质疑,也让莎普爱思的股价抬不起头来。2017年12月4日至6日,莎普爱思3天市值蒸发近4亿元人民币。

为挽救股价,股东们纷纷许下半年或一年内“不减持”承诺:莎普爱思实控人、董事长陈德康承诺,在2018年12月19日前不减持所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份;持股5%以上股东王泉平和大股东上海景兴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承诺,在2018年6月19日前不减持所持公司股份。

企查查显示,上海景兴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是“浙江景兴纸业股份有限公司”(景兴纸业)旗下全资子公司。而景兴纸业与莎普爱思同为“嘉兴老乡”,作为中国最大的造纸公司之一,它于2006年上市。

承诺也无法挽救莎普爱思的股价,半年间,莎普爱思股价从2017年12月24日的22.91元/股,跌至6月初的10元附近,跌幅超过50%。彼时,“逃跑说”此起彼伏。不少股民在东方财富网股票社区中说道:“不想被套赶快逃跑。”

三大股东累计套现近4亿元

据承诺期还剩5天,“等不及”的上海景兴率先披露减持计划。2018年6月13日,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上海景兴计划减持公告发布15天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500万股,即不超过总股本的1.55%。

1月5日,莎普爱思发公告称,自2018年7月7日至2019年1月3日期间,上海景兴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175.8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5452%,累计套现1467.43万元。逃跑还在继续,2019年1月23日晚,上海景兴再度发布减持计划。

截至目前,上海景兴持股2921.8305万股,持股比例为9.06%。当前持股来源中,IPO前取得2920.5955万股;集中竞价交易取得1.2350万股。

在上海景兴披露减持计划后,王泉平也坐不住了。承诺期一过,2018年6月27日晚,莎普爱思再发公告称,股东王泉平出于个人资金需要,拟在180日(2018年7月20日至2019年1月15日)内减持不超过645万股,占总股本的2%。

王泉平减持的脚步更为密集:2018年7月13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王泉平以8.51元/股,减持645万股;11月2日,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王泉平以6.40元/股的价格,减持645万股;2018年11月5日至2019年1月14日,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王泉平以6.95~8.02元/股的价格,减持373.04万股。

2019年1月16日,莎普爱思通报称,王泉平从2018年11月2日至今,累计减持797.01万股股份,减持比例2.47%。交易后,王泉平持股1612.96万股,持股比例为4.999992%,由莎普爱思持股5%以上股东变为持股5%以下股东。

此外,通知还写道:“未来12个月内,王泉平将继续减持所持莎普爱思股份,且至多不超过1612.96万股公司股份约占总股本的5%。”

一系列减持让王泉平套现不少。1月17日,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从2018年7月13日到2019年1月15日,股东王泉平累计减持持股约5.16%,套现1.27亿元。而在莎普爱思IPO前,王泉平持股3276万股,占比10.16%。

而2018年12月24日,在一年的承诺期刚过5天后,持股38.63%的控股股东陈德康宣布,拟将其所持有的公司3115.41万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9.66%),以每股转让价格8.33元协议转让给养和投资,转让价款总额为2.6亿元人民币。

转让后,陈德康持股降至28.97%。而对于之前未持有莎普爱思股份的上海养和投资而言,其通过获得9.66%股权,成为持股5%以上的股东。

通过计算得知,三大股东目前累计套现近4亿元。

神药进化史

在被丁香医生指控涉嫌虚假宣传前,莎普爱思发展地顺风顺水。

其前身是成立于1978年的平湖制药厂。1997年5月27日,平湖制药厂改制为职工持股的股份合作制企业,交易价格为75.94万元,208名职工认缴出资,成为新主人。

由于被质疑贱卖,2000年,平湖制药厂进行第二轮改制。员工股本被回购,改为由陈德康、任宝华等7位制药厂高层人员和技术骨干出资。其中,陈德康出资103万元,持股比51.24%,为法定代表人。之后,平湖制药厂改名为莎普爱思。

2004年,任宝华等5名股东将股权全部转让给浙江马宝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泉平。4年后,莎普爱思完成股份制改革,并于2014年7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在莎普爱思的发展历程中,广告宣传对其成长有重要意义。

招股书中写道,莎普爱思在1998年获得新药转正式生产批件后,因早期白内障患者求诊率很低,在医院推广产品但“未达到预期效果”。2004,莎普爱思经批准后转为OTC(非处方)药物,公司认识到“通过各种方式向白内障患者进行教育和宣传是提高销量的关键”。莎普爱思滴眼液逐渐成为公司拳头产品。

毕竟,根据《广告法》和《药品广告审核办法》等相关法律,处方药严禁在大众媒体发布广告,非处方药则不受限制。

之后,莎普爱思在广告费用的投入上连年攀升,成为广告大户。经过几年试水后,莎普爱思公告的数据显示,2011年,莎普爱思用于广告投放的费用为7800万元。而2014年至2016年,公司的广告费用分别为2.1亿元、2.4亿元、2.6亿元,分别占公司营收的27%、26%、26.84%。而同业上市公司的广告费用占比基本不会超过20%。

值得一提的是,相较于巨额广告费,2016年销售药物研发费用只有0.29亿元,白内障相关的药物研发费用只有550万,连广告费的零头都不够。

“广告效应”在莎普爱思身上颇有成效。从2008年至2017年短短9年间,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年销量从67万支飙升至2800万支。2014年至2016年,莎普爱思滴眼液营业收入分别为5.08亿元、6.63亿元、7.53亿元,占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约为66%、72%、77%。

而小小的滴眼液毛利率甚至一度超过茅台酒。根据2017年年报,莎普爱思滴眼液毛利率为93.55%。而茅台2017年毛利率为89.7%。

跌落神坛

“神药风波”后,莎普爱思业绩变脸明显。

2017年年报显示,莎普爱思主营业务和净利润同比双双下滑:公司主营业务收入9.38亿元,同比去年减少4.07%,公司净利润为1.46亿元,同比减少46.92%。其中,2017年第四季度,莎普爱思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公司净利润为-683.2万元,这也是七年来净利润首次为负值。

2017年12月,被众人diss的莎普爱思,在浙江省食药监局对其广告内容复审期间,曾全面停播“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不过,莎普爱思似乎并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营销利器。

2018年3月5日,有媒体发现,莎普爱思广告在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重出江湖。此前次备受质疑的“模糊滴、重影滴”等内容被删减,而“关注眼健康 适用于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的广告语得以保留。而直至2018年5月,仍有用户发微博反映,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继续出现在央视节目中。

然而,这一次,广告投放并没有挽救莎普爱思滴眼液。2018年中报显示,莎普爱思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28亿元,同比下滑21.32%;归母净利润为5088万元,同比减少43.86%;扣非后净利润为4593万元,同比减少42.37%。

其中,莎普爱思滴眼液贡献收入为1.7亿元,占莎普爱思总营收比例为51.8%。莎普爱思表示:“公司营业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系滴眼液产品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3.12%,中成药产品销售收入同比下滑48.39%;净利润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系滴眼液产品销售量同比大幅下降。”

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6亿元,扣非净利润0.4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9.34%和42.37%。

由于当家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业绩难看,莎普爱思曾寄希望于收购的强身药业上。后者增加新产品“补肾神药”:中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子公司莎普爱思强身药业增加了十全大补丸、锁阳固精丸等新的销售产品品种。

揭莎普爱思评审内幕,眼科专家:相当一部分专家不认同

(健康时报记者

徐瑶)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这句在屏幕上活跃已久的广告语,让白内障药莎普爱思家喻户晓。但最近,它引起专业人士的广泛质疑。

当年评审时,专家间争论非常激烈

“莎普爱思Ⅱ期申报时,当时争论非常激烈,相当一部分专家并不认同。”

在莎普爱思事件持续发酵5天后,当年曾参加药品临床试验评审的专家、原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国际眼科科学院院士赵家良教授

12月6日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说。

莎普爱思,通用名为苄达赖氨酸(bendazaclysine),首先由Angelini制药集团于1983年在意大利上市。此后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在国内展开研制,并于1998年获得批准上市。2005年,经国家药监局审查转为非处方药。

然而近几年,不断有眼科医生提出质疑,理由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方法是手术,这几乎是眼科医生的共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内外眼科界对药物控制白内障十分感兴趣。”赵家良教授介绍说,白内障是致盲重要原因,医学界都在寻找是否有药物能在早期把病情控制住,或者延缓病情进展。当时有理论发现,莎普爱思这类醛糖还原酶抑制剂,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止白内障病情进展。

“据我所知,这个药当时在欧洲上市,没在美国上市,原因是疗效还不确切。我国有药厂联合科研单位开展临床研究,这种探索精神是好的。”赵家良教授说。

不过,这项临床试验评价指标中主观因素指标较多,被认为是有缺陷的。

判断白内障药有没有效,一是选择视力指标,观察用药后患者视力是否提高。二是晶体浑浊度指标,看浑浊度是否减轻。赵家良教授说,视力检查会受到检查时间、检查方法、受检者等多种因素影响,因此带有主观性,在评价白内障药物疗效时不能作为唯一或主要指标。晶状体浑浊度改变这一指标在评价白内障药物时更关键,但当时条件有限,评价晶体浑浊度变化难度很大。

在莎普爱思药业最近公开信息中,1995年原上海医科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等6家单位完成了Ⅱ期临床研究,结果显示:0.5%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对延缓老年性白内障发生及改善或维持视力有一定作用。1998年由北京同仁医院牵头,北京医科大学第三医院等17家医院进行了Ⅲ期临床试验,其总有效率为73.73%,与Ⅱ期临床结论相似。

事实上,莎普爱思Ⅱ期临床试验研究组1998年发表在《中国眼耳鼻喉科杂志》上的文章,已经探讨了该项临床研究局限性。研究者指出,“白内障药物疗效评价在国内目前条件下相当困难,主要缺乏客观指标。我们采用主诉视力及国际标准视力表视力均为主观指标,晶状体浑浊度变化虽是客观指标,但白内障是一个缓慢进展性疾病,晶状体浑浊度变化很难短期内通过裂隙等显微镜分辨。结果显示,无论是药用组、对照组,绝大部分患者晶体浑浊度无明显变化。”

CFDA

: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

基于当时有限的技术条件,在临床试验有一定理论依据,又确实看到好转的情况下,莎普爱思最终在争议中通过审评。但赵家良教授表示,技术在不断发展,现在已能准确测量晶体浑浊度变化,应该用这一客观指标对药品有效性进行重新评价。

针对质疑,国家食药监总局于12月7日傍晚迅速回应,要求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药监局的处理,我本人非常赞同。首先不可能轻易地将一个经过正常程序批准上市的药物取消,这是不合理的。但针对大家的怀疑,企业有必要拿出可靠的数据,来证明这一药物确实有效,否则就应当退市。”赵家良教授说。

CFDA所定的三年时间,他认为是合理的。首先临床试验需要近一年的筹备时间,包括制订试验方案、选择试验单位、招募患者等。同时,白内障病情发展慢,需要进行较长时间的观察。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认为,“莎普爱思事件让我们再次意识到一个问题,即药品一致性评价的重要性。我国以前批的很多药品质量、疗效和安全性不过关,一个原因是过去的药品审核标准太低,药品研发和审批太粗放。这不单单是某个企业或产品的问题,而是历史性问题。

国内最早质疑莎普爱思者、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认为,特殊的历史时期让莎普爱思临床试验存在漏洞。

写临床试验报告的专家是很严谨客观的,但当时的条件没办法做客观评判,因此重视开展药物上市后四期临床试验评价很有必要。更进一步,国家应该健全上市药物重新评估制度,要有可操作性。

白内障药物都应重新评价

其实不只莎普爱思,还有在我国已上市的进口药卡他林、卡林优,及国产药白内停等,也都存在疗效不确切的问题,这类白内障药都应该重新评价。如果没效果,就应当退市,否则是在浪费医疗资源。

”赵家良教授直言:“现在白内障手术治疗发展非常迅速,我个人认为这类药没有多大前途。国家有关部门和药企应当有一个全面准确的判断。”

莎普爱思说明书中提到,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

然而,全世界范围内眼科医生已达成共识,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是手术。

美国眼科学会(AAO)有关成人白内障的临床指南(2016)中明确写到:“目前,没有发现有药物可以消除现有的白内障或延缓进展。眼科医生应建议患者,使用白内障药物进行治疗是没有足够的证据的。”

国家卫计委旗下中国防盲致盲网刊载文章表示:“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对白内障的治疗尚无特效药物。莎普爱思等眼药水,治疗早期或暂时不适宜手术的病人,但其确切疗效尚待总结研究。”

正常情况下,人眼睛的晶状体非常透明,相当于照相机的镜头,人体通过它来看时间。而一旦发生浑浊,就像煮熟的蛋清,怎么可能逆转呢?

”有医生这样比喻。

解放军总医院眼科主任李朝辉在2015年6月19日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治疗白内障的最新技术是超声乳化手术,用超声振动把白内障粉碎、乳化掉,再植入人工晶体。越在初期,白内障越容易被粉碎,时间拖得太久,周围组织损伤会更严重。

崔红平医生表示,临床上看到太多白内障患者,抱着“先用药延缓下,能用药就不做手术”的想法,一滴莎普爱思就是两三年,结果等到实在看不清了才找到医生。

白内障延误治疗,不仅影响手术效果,还可能出现激发青光眼等并发症。

研发投入仅为广告费用的11%

在此次舆论的激烈质疑声中,上市公司莎普爱思药业(603168)股票一路走低,面临空前的信任危机。

据了解,莎普爱思在上市之初为处方药,2004年转为非处方药。网络热传的文章中提出质疑,莎普爱思通过巨额广告费,“用各种广告轮番洗脑患者”。

在2014年4月莎普爱思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招股书里提到,公司获得国家二类新药证书与生产批件后,开始在医院市场推广该产品。由于早期白内障患者对自身病况认知度不高,求诊率很低,去医院就诊的绝大部分是较晚期的患者,医生一般建议以手术方式治疗,因此公司虽然尽力在医院推广,但市场效果未达到预期。转换为非处方药后公司开始尝试在药店渠道销售莎普爱思滴眼液。

受益于持续的广告投入,公司莎普爱思滴眼液产品的销售收入大幅增长,2011年~2013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7.55%。

公司2014年的招股书显示,2011年~2013年5ml莎普爱思滴眼液销售单价维持在26元/支以上,价格略高于其他厂商的同类产品,且因生产成本较低,相应的毛利率较高。对比拟上市公司普华制药生产的同类产品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由于缺少市场推广投入,该产品销售单价维持在6元/支以内。同样成分的产品,售价相差4倍。

随着市场占有率的提高,莎普爱思在近年一直在加大广告投入力度。

根据莎普爱思药业近日公开数据,2014年至2017年1~9月对应的广告费用分别为2.1亿元、2.4亿元、2.6亿元、2.2亿元,分别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的27%、26%、26.84%、31.87%。与江中药业、葵花药业同行业横向比较,其广告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都更高。

莎普爱思的解释是,公司产品较为单一,与其他多品种经营的上市公司相比,通过广告投入提高品牌知名度,弥补公司产品品种单一的不足。

相比之下,企业近三年的研发投入为1.03亿元,仅占广告费用的11%。莎普爱思认为,与同行业相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的投入合理。

史立臣认为,药品身份转换后,使用权由医生转移到患者手中。如果药品本身疗效不确切,患者自己使用很可能会耽误治疗。崔红平医生认为,莎普爱思的广告利用了老年人恐惧开刀的心理,过度宣传药物作用。

12月6日,在CFDA发布的公告中对莎普爱思提出要求,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该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

本文参考资料资料:

①国家食药监总局12月6日关于莎普爱思滴眼液有关事宜通知

②丁香医生:《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

③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12月4日关于媒体报道澄清公告

④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Cataract in the Adult Eye Preferred Practice Pattern 2016

⑤1998年苄达赖氨酸滴眼剂治疗白内障研究

⑥浙江莎普爱思2014年4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

编辑:步雯

大牌专家问诊、贴心健康提醒,尽在健康时报客户端。移步App Store和各大安卓市场下载,蓝色图标才是官方出品噢!

滴眼液广告被指虚假宣传,莎普爱思:品种单一,须提高知名度

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中未将“早期老年性”明显标注

近日,在电视广告中耳熟能详的“莎普爱思滴眼液”在网上被一篇标题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质疑,该文称莎普爱思所属公司2016年共花费2.6亿元投入广告,占总营业收入20%以上,并在高频次播放的电视广告中疑似虚假宣传。

“莎普爱思”(通用名: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产品说明书显示,其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属于非处方药,即患者可在药店自行按需购买。

12月4日,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发出澄清公告,对其每年投入高额广告费用予以证实,称原因系“公司产品较为单一,目前滴眼液产品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超过75%”,通过广告投入提高品牌知名度,弥补公司产品品种单一的不足。

12月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询发现,浙江莎普爱思药业产品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上的备案广告多达352条。

江苏建康律师事务所主任王金宝认为,该产品在电视广告中使用的“预防治疗白内障,认准莎普爱思”“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等广告词明显夸大了适应症范围,且存在欺骗、误导消费者的内容,违反了《广告法》和《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相关规定。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一位眼科博士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治疗白内障普遍方法是手术,如果已经罹患白内障,用药物逆转“几乎不可能”。白内障有一个发展进程,药物对于延缓恶化程度可能有一定作用,但也需要拿出临床试验数据,“科学的东西都是可以让数据说话的”,但这个广告让她感觉“太夸张了”。

这位眼科博士介绍,现代医学对于白内障研究得已经比较透彻,除非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广告中提到的治疗机制“无法让人信服”。

澎湃新闻就上述疑问拨打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董秘座机电话,对方回复称以发布的公告为准。

近7年间,莎普爱思送审药品广告多达352条 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 截图

7年间发布352条广告

食药监总局的备案记录显示,2011年至2017年期间,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共发布了352条“莎普爱思滴眼液”药品广告。

其中能查到具体内容的电视广告要追溯到2012年,其多条广告均包含台词:“治白内障,要选对药,选好药,选莎普爱思。”

到了2013年,浙江莎普爱思药业邀请了著名排球教练郎平代言,而广告词变成了“莎普爱思预防治疗白内障”,同时“视力减退、模糊、重影、黑影、眩光,都是白内障的症状”也被添加进了广告词中。

在随后版本中,广告词不仅包含了上述两版本的经典台词外,还加入了“药物直达病灶会有点痛”“每天三次,坚持滴哦”等新广告词。

其中影响最大的一则视频广告,广告词通过旋律简单的歌词代替了原先的人物对话,广告词“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被不少人记住。

江苏建康律师事务所主任王金宝认为,该药品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但广告词将效用夸大到了预防治疗白内障的层面,违反了《广告法》第四条“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规定。

而国内较早对莎普爱思滴眼液提出质疑的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也多次在其社交平台认证账号和媒体上表示,该滴眼液并无治疗白内障的功效,目前业内公认治疗白内障的手段仍然是手术。

针对质疑文章,浙江莎普爱思药业于12月4日在上市公司公告中称,视频广告内容符合《广告法》的相关规定,经过浙江省食药监局审核批准,取得了相关药品广告批准文号;浙江省以外发布的广告,也在发布地的省级食药监局进行备案。

澎湃新闻注意到,上述视频广告中,尽管在旁白歌词中并未提及“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但在字幕中却用较小的字体进行了标注。

对此,王金宝称此举涉嫌欺骗、误导消费者,“不明显标注或通过旁白呈现的都是不对的,白内障的发病原因有多种,包括老年性、并发症性、外伤性、代谢性等,而只有早期老年性白内障才可以使用该药,该药品明显含有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内容。”

12月4日,澎湃新闻就上述疑问拨打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董秘座机电话,对方回复称不方便多透露,以发布的公告为准。

早期广告词中将适应症扩大到白内障 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 截图

争议产品广告曾被认为违规,被要求整改

早在2014年浙江莎普爱思药业通过证监会上市审核之际,就有媒体报道其产品质量屡遭官方通报,信息披露涉嫌故意遗漏。

经济参考报当时的报道称,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多次因产品质量问题、违规发布广告成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有关部门黑榜的常客,而对此莎普爱思招股书却只字未提。

该报道列举了2008到 2012年该公司旗下产品多次被通报事件,其中明星产品“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就曾被浙江、广东等省的药监部门认定为“不合格药品”“劣药”并通报曝光。

不仅如此,如今饱受争议的滴眼液广告也曾被相关部门通报。

上述报道称,2011年6月3日,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广东省2011年第4期违法药品广告,莎普爱思生产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因2011年3月在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违法发布广告350次被曝光。

据红网报道,2012年11月,长沙市药品流通行业协会指“莎普爱思”等7个商品涉嫌违反《药品广告审查办法》的相关规定,含有不科学地表示药品功效的断言和保证等行为,严重欺骗、误导了消费者。该协会呼吁各大药品零售企业对严重违法广告商品作停售处理。

由协会发起抵制夸大宣传的广告商品的行动当时得到了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大力支持,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责令发布商品广告的相关企业进行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