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眼睛晶状体切除后会如何 妻子做近视治疗手术却被摘除晶状体 两个月四上手术台 丈夫质疑医生手术资质

  • 时间:
  • 浏览:0

妻子做近视治疗手术却被摘除晶状体 两个月四上手术台 丈夫质疑医生手术资质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30岁的陈女士如今每到夜晚,做什么事都会小心翼翼,“不敢晚上开车,做家务时都很小心,连给孩子剪手指甲都不敢……”每当摸到自己的双眼,她都会想起一年前那次手术经历。而正是那次手术中的意外,正在悄悄的改变她的生活。

“悄悄”去做眼科手术

30岁的陈女士在主城区一家公司上班,同事们都说,她把眼镜摘掉过后,确实靓丽了不少。可这件事,在陈女士心里一直是一个心结。

事情还要从去年9月13日中秋节说起。陈女士的丈夫魏先生当天中午要去参加朋友的婚礼,而陈女士则要和闺蜜外出。其实魏先生心里知道,妻子是要去做治疗近视的ICL手术。

“她(陈女士)就是想把眼镜摘掉,女娃儿都爱美嘛,但是没想到会搞成这个样子……”魏先生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妻子的近视程度并不高,戴上眼镜也不影响正常生活,但爱美的妻子就是想做治疗近视的手术,今后就不用戴眼镜了。魏先生对此一直坚持的是反对的态度:“花3万多元去做一个手术,我觉得真没这个必要!”但妻子还是悄悄的瞒着他,与眼科医院联系,定了手术时间,也交了手术的费用。

手术是中秋节当天中午11点进行的。ICL植入术,又叫有晶体眼后房型人工晶体植入术,是国际上矫治近视最新最安全的产品之一。简单的说,就是医生在角膜边缘做一个微创切口,再将ICL晶体推注到眼内,就像把隐形眼镜放到了角膜里面,而术后视觉优于配戴框架眼镜、隐形眼镜及其它在角膜上实施的屈光矫正技术。

当天中午1点,魏先生接到妻子闺蜜打来的电话,说是“出事了”。

魏先生急匆匆的从婚宴上离开,打车来到位于渝中区观音岩的重庆普瑞眼科医院。来到手术区后,医生告诉魏先生,当天中午的手术时,他妻子陈女士右眼的手术是成功的,但在为其左眼植入人工晶体时出了意外,陈女士左眼晶状体受到了损伤。而目前,只有将陈女士左眼晶状体摘除,随后再进行相关的恢复治疗。

质疑医生是否有手术资质

魏先生回忆说,当时他听了院方的介绍后,也慌了神,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是外行,但是常识也知道:把眼睛的晶体摘除了,不就失明了,什么都看不到了吗?

定下神来,魏先生通过朋友,找到了市内其他眼科医院的专业人士咨询,对方告诉他,如果是眼睛晶状体受损,如果不及时摘除的话,面临的结果就是青光眼,甚至是失明。

于是,魏先生签了知情同意书,答应了摘除妻子左眼晶状体的手术。记者也从魏先生当时拍摄的手术报告的照片中看到,报告上有“植入人工晶体过程中出现损伤”“改为晶体摘除术”的字样。

当天下午3点左右,手术完成。陈女士被推出手术室时,左眼蒙着纱布,精神状况很糟,魏先生也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事后,魏先生向妻子,以及知情的朋友了解了当时手术时的情况,于是对当事医生的手术资质表示了怀疑。

魏先生说,首先他向多家眼科医院的医生朋友了解ICL手术。他们告诉魏先生,ICL植入术虽然过程简单安全,但比较“精细”,对手术医生的专业要求较高。“通常都是眼科医院院长级别的老医生来做这样的手术。”而当时给妻子做手术的叶医生,是普瑞眼科医院屈光中心副主任医师,比较年轻。

其次,陈女士在事后告诉丈夫,自己在接受手术时不是全身麻醉,因此能够听到医生们的对话。在第一次手术(ICL手术)过程中,那位叶医生还在手术室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后的手术,感觉就心急火燎了。

魏先生也告诉记者,他在得知妻子出事后赶到医院,当时主持接管手术工作并给他介绍妻子病情的,是医院白内障科的陈医生。而不是手术中出意外的叶医生。

两个月内四次上手术台

在陈女士的左眼晶状体被摘除后,医院方很快就拿出了“补救”方案,就是在陈女士眼镜里植入代替原先生物晶状体的人工晶体。

去年9月底,陈女士接受了第三次手术,在左眼植入了人工晶体。术后一周复查时发现,陈女士左眼视力只有0.2左右,远远未达到术前院方承诺的视力。经过进一步检查发现,陈女士在第三次手术中植入的人工晶体,位置没有安好,有一些偏差,因此视力未能恢复。

于是在一个月后,陈女士接受了第二次恢复手术,这也是她两个月内,接受的第四次手术。经过复查,陈女士的视力恢复到了0.6左右,但仍未达到要求。

魏先生说,当时院方让妻子去接受第三次恢复手术。但那时,陈女士已有心里阴影了,拒绝接受剩下的恢复手术。“一是妻子害怕了,短短两个月,就上了四次手术台。二是手术质量不高,妻子不信任这家医院的医生了。”

而在这期间,魏先生在和院方商讨恢复方案时,也谈过赔偿问题。“眼睛晶状体的损伤是永久性的,很明显再好的人工晶体也不如原来的生物晶体,赔再多钱也无法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即使按照手术费的100倍来赔偿,我都宁愿要回原来的生物晶体”,因此双方当时未对赔偿事项达成一致。

意外已悄悄改变了生活

由于植入的是人工晶状体,慢慢的,生活中的一些不便在陈女士身边出现:时常出现眼干,不能长时间读书或是在电脑前工作。夜晚不敢开车,因为对方来车的灯光会十分耀眼……

魏先生说,因为妻子左右眼的视力有差距,因此妻子在生活中对于距离的感觉十分差。“走路时十分小心,害怕踏空。连给孩子剪手指甲都不行,怕没有把握好,伤到孩子。”

因为手术失败后的视力下降,这一年,妻子也变得易怒烦躁,一丁点小事就容易发火,整个家庭,因为这场失败的手术,掉落进了另外一个氛围。

而更让魏先生感到气愤的是,近几个月来院方就再没联系过他们,似乎想把这个事情拖过去。

25日上午,记者来到重庆普瑞眼科医院。执行院长助理刘宏告诉记者,院方该承担的责任,他们并不回避。目前,他们准备和陈女士协商下一步的恢复方案,“到外地去做手术也可以。”而事后的赔偿问题,他们也会和陈女士一家协商。

至于陈女士夫妻质疑叶医生的手术资质问题,刘宏介绍说,他们是将ICL手术划入医院屈光中心的,叶医生作为屈光中心副主任医师,也是有手术资质的。“ICL植入术的技术目前在国内已经比较成熟了,我们医院一个月要为近百位患者做ICL植入术。”

记者了解到,在事发后,渝中区卫健委曾介入对普瑞眼科医院和陈女士夫妻进行调解,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谭遥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

摘除晶状体之后还能看得到东西吗,该怎样判断视力过矫呢?

晶状体主要位于人体眼睛玻璃体的前面,晶状体周围由晶状体悬韧带与睫状体冠部联系固定,晶状体是双凸面,有弹性。晶状体是人体眼部屈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具有调节能力的屈光间质。但是晶状体的调节能力随人们年龄的增加而逐渐的下降,逐渐硬化、混浊,形成白内障。

摘除晶状体还能有视力吗?

晶状体是眼内很重要的一个屈光的结构,担负整个眼球的十九个屈光度的功能。如果进行手术矫正,需要注意一些问题。

当晶状体缺失的时候,即把晶状体摘除后,又没有植入任何的人工晶状体的前提下,患者的眼睛可能是八百度到一千度左右的高度远视,这种情况下并不至于盲,但是患者是远近距离的物体都没有办法看清楚,处于高度远视的状态。

所以关于晶状体的手术,当不得不把晶状体摘除之后,需要植入一个适合的人工晶状体,达到恢复视力的作用。所以晶状体手术,建议选择一个适合患者生活需要的人工晶状体来达到术后提高视力的作用。

怎样判断视力已经过矫了?

在矫正视力前,通常需要做一系列的检查,包括串镜检查,又叫做排镜,是一排不同屈光度的镜片。镜上面其实是一组镜片,一般一串是五个屈光度的,0.5屈光度递增。就可以大致预估患者的需要矫正的度数。

过矫主要是很多时候是对于配镜,或者是对于角膜屈光手术的患者,这些判断要通过屈光检查来判断。如原来是近视的患者,做完屈光矫正手术后,之后他出现远视的状态,这种人有可能是过矫,但是过矫是不是对于眼睛是有害的,还要根据具体情况判断。

根据不同的患者,可能涉及不同的手术方案,所以有时候低度的过矫可能是医生设计的一个方案。另外一个过矫的就是配镜的时候,可以让患者看一个红底和绿底的这两个视标,来判断有没有过矫。#清风计划##医联媒体超能团#

妻子做近视治疗手术却被摘除晶状体 两个月四上手术台 丈夫质疑医生手术资质

30岁的陈女士如今每到夜晚,做什么事都会小心翼翼,“不敢晚上开车,做家务时都很小心,连给孩子剪手指甲都不敢……”每当摸到自己的双眼,她都会想起一年前那次手术经历。而正是那次手术中的意外,正在悄悄的改变她的生活。

“悄悄”去做眼科手术

30岁的陈女士在主城区一家公司上班,同事们都说,她把眼镜摘掉过后,确实靓丽了不少。可这件事,在陈女士心里一直是一个心结。

事情还要从去年9月13日中秋节说起。陈女士的丈夫魏先生当天中午要去参加朋友的婚礼,而陈女士则要和闺蜜外出。其实魏先生心里知道,妻子是要去做治疗近视的ICL手术。

“她(陈女士)就是想把眼镜摘掉,女娃儿都爱美嘛,但是没想到会搞成这个样子……”魏先生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妻子的近视程度并不高,戴上眼镜也不影响正常生活,但爱美的妻子就是想做治疗近视的手术,今后就不用戴眼镜了。魏先生对此一直坚持的是反对的态度:“花3万多元去做一个手术,我觉得真没这个必要!”但妻子还是悄悄的瞒着他,与眼科医院联系,定了手术时间,也交了手术的费用。

手术是中秋节当天中午11点进行的。ICL植入术,又叫有晶体眼后房型人工晶体植入术,是国际上矫治近视最新最安全的产品之一。简单的说,就是医生在角膜边缘做一个微创切口,再将ICL晶体推注到眼内,就像把隐形眼镜放到了角膜里面,而术后视觉优于配戴框架眼镜、隐形眼镜及其它在角膜上实施的屈光矫正技术。

当天中午1点,魏先生接到妻子闺蜜打来的电话,说是“出事了”。

魏先生急匆匆的从婚宴上离开,打车来到位于渝中区观音岩的重庆普瑞眼科医院。来到手术区后,医生告诉魏先生,当天中午的手术时,他妻子陈女士右眼的手术是成功的,但在为其左眼植入人工晶体时出了意外,陈女士左眼晶状体受到了损伤。而目前,只有将陈女士左眼晶状体摘除,随后再进行相关的恢复治疗。

质疑医生是否有手术资质

魏先生回忆说,当时他听了院方的介绍后,也慌了神,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是外行,但是常识也知道:把眼睛的晶体摘除了,不就失明了,什么都看不到了吗?

定下神来,魏先生通过朋友,找到了市内其他眼科医院的专业人士咨询,对方告诉他,如果是眼睛晶状体受损,如果不及时摘除的话,面临的结果就是青光眼,甚至是失明。

于是,魏先生签了知情同意书,答应了摘除妻子左眼晶状体的手术。记者也从魏先生当时拍摄的手术报告的照片中看到,报告上有“植入人工晶体过程中出现损伤”“改为晶体摘除术”的字样。

当天下午3点左右,手术完成。陈女士被推出手术室时,左眼蒙着纱布,精神状况很糟,魏先生也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事后,魏先生向妻子,以及知情的朋友了解了当时手术时的情况,于是对当事医生的手术资质表示了怀疑。

魏先生说,首先他向多家眼科医院的医生朋友了解ICL手术。他们告诉魏先生,ICL植入术虽然过程简单安全,但比较“精细”,对手术医生的专业要求较高。“通常都是眼科医院院长级别的老医生来做这样的手术。”而当时给妻子做手术的叶医生,是普瑞眼科医院屈光中心副主任医师,比较年轻。

其次,陈女士在事后告诉丈夫,自己在接受手术时不是全身麻醉,因此能够听到医生们的对话。在第一次手术(ICL手术)过程中,那位叶医生还在手术室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后的手术,感觉就心急火燎了。

魏先生也告诉记者,他在得知妻子出事后赶到医院,当时主持接管手术工作并给他介绍妻子病情的,是医院白内障科的陈医生。而不是手术中出意外的叶医生。

两个月内四次上手术台

在陈女士的左眼晶状体被摘除后,医院方很快就拿出了“补救”方案,就是在陈女士眼镜里植入代替原先生物晶状体的人工晶体。

去年9月底,陈女士接受了第三次手术,在左眼植入了人工晶体。术后一周复查时发现,陈女士左眼视力只有0.2左右,远远未达到术前院方承诺的视力。经过进一步检查发现,陈女士在第三次手术中植入的人工晶体,位置没有安好,有一些偏差,因此视力未能恢复。

于是在一个月后,陈女士接受了第二次恢复手术,这也是她两个月内,接受的第四次手术。经过复查,陈女士的视力恢复到了0.6左右,但仍未达到要求。

魏先生说,当时院方让妻子去接受第三次恢复手术。但那时,陈女士已有心里阴影了,拒绝接受剩下的恢复手术。“一是妻子害怕了,短短两个月,就上了四次手术台。二是手术质量不高,妻子不信任这家医院的医生了。”

而在这期间,魏先生在和院方商讨恢复方案时,也谈过赔偿问题。“眼睛晶状体的损伤是永久性的,很明显再好的人工晶体也不如原来的生物晶体,赔再多钱也无法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即使按照手术费的100倍来赔偿,我都宁愿要回原来的生物晶体”,因此双方当时未对赔偿事项达成一致。

意外已悄悄改变了生活

由于植入的是人工晶状体,慢慢的,生活中的一些不便在陈女士身边出现:时常出现眼干,不能长时间读书或是在电脑前工作。夜晚不敢开车,因为对方来车的灯光会十分耀眼……

魏先生说,因为妻子左右眼的视力有差距,因此妻子在生活中对于距离的感觉十分差。“走路时十分小心,害怕踏空。连给孩子剪手指甲都不行,怕没有把握好,伤到孩子。”

因为手术失败后的视力下降,这一年,妻子也变得易怒烦躁,一丁点小事就容易发火,整个家庭,因为这场失败的手术,掉落进了另外一个氛围。

而更让魏先生感到气愤的是,近几个月来院方就再没联系过他们,似乎想把这个事情拖过去。

25日上午,记者来到重庆普瑞眼科医院。执行院长助理刘宏告诉记者,院方该承担的责任,他们并不回避。目前,他们准备和陈女士协商下一步的恢复方案,“到外地去做手术也可以。”而事后的赔偿问题,他们也会和陈女士一家协商。

至于陈女士夫妻质疑叶医生的手术资质问题,刘宏介绍说,他们是将ICL手术划入医院屈光中心的,叶医生作为屈光中心副主任医师,也是有手术资质的。“ICL植入术的技术目前在国内已经比较成熟了,我们医院一个月要为近百位患者做ICL植入术。”

记者了解到,在事发后,渝中区卫健委曾介入对普瑞眼科医院和陈女士夫妻进行调解,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谭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