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眼科看眼睛怎么样 爱尔眼科:眼睛不舒服“码”上办的智慧医院实践

  • 时间:
  • 浏览:0

爱尔眼科:眼睛不舒服“码”上办的智慧医院实践

2023年初冬,当不少大型三甲医疗机构人满为患,有的科室甚至排了一千多个号时,一个问题再次牵动了公众的视线:现代科技如何破解“一次看病跑断腿,看病三分钟,排队三小时”?看病缴费什么时候才能“码”上办?

自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以来,各地采取了不少“互联网+医疗”尝试,比如北京、广东、福建等地的部分医疗机构正在推行“先看病、再付费”模式。市场反应迅捷的民营医院,同样有大动作,眼科行业龙头爱尔眼科旗下538家医疗机构已上线智慧医院小程序,累计为154.23万人次提供线上服务,“让数据‘多跑腿’免得患者‘跑断腿’”,爱尔眼科医院集团总裁办主任、爱尔数字眼科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戴伟伟说。

一部手机走医院

11月24日,武汉市民曾先生通过爱尔眼科小程序,预约了中华医学会专家会员、爱尔眼科医院集团鄂豫大区总院长邢怡桥教授的专家门诊。27日,他来到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就诊时,发现有“小惊喜”。

“没想到通过一部手机,指尖动一动,不仅能挂上专家号,还能交钱付费、直接查阅报告。”曾先生说,他患有眼底病,不得不常跑医院,经常被医院的诊疗流程折腾得精疲力尽,“挂号特别是专家号,要排长队,还不一定能挂上。好不容易见到专家,说了几分钟开了检查单,检查项目交钱又得排长队。拿着检查结果找到专家,专家开了药,交钱拿药还要排长队”。

11月27日,从走入邢怡桥诊室到拿到药,曾先生只用了两个小时左右,“以往经常需要大半天。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互联网医疗的便利,实在是方便快捷,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长期以来,就医过程中各类缴费、挂号的繁琐流程让许多患者苦不堪言,“不仅患者等待时间久,医护人员也必须争分夺秒为患者诊疗、检查、出药、收费,长此以往身心压力不容小觑。如何优化诊疗流程,让看病更便捷、更快捷?答案就是‘互联网+医疗’”。

据了解,像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这样的开了互联网“外挂”的医疗机构,爱尔已在全国布局了538家,这些机构在利用智慧医院优化诊疗流程的同时,“借助远端互联网医院实时在线的医生,从患者线上问诊、购药等需要出发优化患者体验,为患者提供健康咨询、在线问诊、在线处方、线上购药、预约转诊、远程会诊、在线商城等服务。”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外伤专业学组副组长、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北京区副总院长王志军教授说。

以开药为例,患者无需排队付费,可以直接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提前出示已绑定的“医保电子凭证”,即可在诊疗过程中实现脱卡扫码支付。如果不方便来院开药,还可以上传图文、视频问诊与医生交流病情,生成在线处方,通过处方快递相关药物。还能通过线上预约,进一步提高看病就诊的效率。

开到家门口的专家门诊

“咔嚓!”,73岁的重庆市涪陵区荔枝街道居民王奶奶坐在桌旁,将眼睛贴近AI智能眼底相机的凹槽,不到一分钟,完成了一次眼底照相。

刚离开眼底相机,操作医师就告知了她诊断结果:经十几公里之外的重庆爱尔眼科医院(总院)专家远程阅片,发现她的眼底已出现视网膜病变。

王奶奶患糖尿病10余年,但从来没做过眼底检查,最近感觉看东西有点模糊、还有网状黑影。11月14日“联合国糖尿病日”当天,她看到爱尔眼科在社区开展“糖尿病眼病关爱月”活动,前来咨询,便捷、智能、快捷的AI眼底拍照和专家远程阅片令她大开眼界,“真没想到,在家门口就能看专家门诊。”

“定期做眼底筛查,是早发现、早治疗的关键一步。”王志军表示,眼部病变是糖尿病最为常见的慢性并发症之一,如果能在早期眼底检查中及时发现并尽早治疗,将极大减缓和降低患者失明的风险。但由于专业的眼科医生尤其是眼底病医生非常缺乏、中基层医生及内科医生的眼底阅片能力有限等原因,不少眼底病患者未能得到及时诊断和识别。远程阅片线上平台打破了这一局面。今年第十七个“联合国糖尿病日”,爱尔眼科在全国开展了“糖尿病眼病关爱月”活动,各医院借助数百台AI智能眼底相机,走入城乡、街道、社区、药店,将专家门诊送到患者身边。

不仅是糖尿病眼病,青光眼等病种均借助“互联网+”医疗,升级了管理精细化服务模式,打通了线上+线下一体化诊疗流程。

两月前,在CCOS2023中华医学会第二十七次全国眼科学术大会期间,爱尔眼科湘赣大区总院长、长沙爱尔眼科医院终身荣誉院长林丁教授通过手机线上联系,帮助一名抗青光眼术后眼压失控的8岁的新疆男孩,做了“微导管辅助的外路360°粘小管切开术(MAT) ”,并通过手术直播,在全国推广普及这一适应范围更广、更微创、更安全有效的新兴术式。

林丁表示,由于青光眼手术难度大、专家资源分布不均衡、基层医疗机构诊疗能力有限等原因,广大偏远地区、基层的患者常常无法得到有效的诊断与及时救治,导致病情延误,甚至失明。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爱尔眼科搭建了覆盖华中地区乃至全国的难治性青光眼诊疗平台,通过线下看诊,以及在线评估、远程会诊等线上诊疗,结合微创、超声、微脉冲等国际前沿的治疗术式,为新生血管性青光眼、角膜移植后继发性青光眼、先天性青光眼等难治性青光眼患者提供个性化诊疗方案及最佳手术治疗选择。“我们希望通过多年来在青光眼临床诊疗与学术科研方面的积淀与发展,结合同步国际的手术设备及先进科学的诊疗技术,帮助更多的青光眼患者解除失明危机。”

千里之外,“隔空把脉”

4岁的上海儿童小宇(化名)在远程连线的电子屏幕上,看到了戴着眼镜的杨爷爷,按着杨爷爷的提示,他做着眼球转动等动作。他不知道,这位杨爷爷当时距离他1045公里之外。

杨东生教授通过电子屏幕在线为千里之外的小宇做远程连线会诊

6月30日,“眼球震颤与视觉康复国际诊疗中心”在长沙爱尔眼科医院成立。两月后,中心利用爱尔眼科超前的互联网硬件条件,将远程会诊提上了日程,爱尔眼科视觉康复研究所所长、长沙爱尔眼科医院眼球震颤与视觉康复领域知名专家杨东生教授携团队,连线上海爱尔眼科医院,为多名眼球震颤、斜弱视和低视力的患儿及家长开展专家远程会诊。

小宇是这次跨越1045公里的远程连线会诊的患者之一。他因先天小脑发育不良,右眼内斜,视力也不好。听取了上海爱尔医师的病例报告后,阅读了上海爱尔眼科医院为小宇做的有关检查报告,在上海医生的协助下,杨东生又通过电子屏幕仔细检查了小宇眼位及眼球运动情况,提出了眼震可以手术的治疗意见。

“手术针对孩子的眼震,手术减弱眼震,不仅可以改善其外观,还可以在佩戴眼镜的基础上进行低视力康复训练,提升视力。”杨东生表示,因小宇的情况特殊,部分检查项目无法自主配合,在术前可安排镇静后详细的特别是眼底部分的系统检查。“眼睛斜视矫正了、眼球震颤减弱了视力才能提高,对孩子来说,今后学习、生活都会更加自信。”

作为国内眼球震颤领域的领军人,杨东生广受患儿喜爱,是大家口中亲切的“杨爷爷”。得到其开出的明确诊断,小宇母亲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我们也是第一次接受这种形式的会诊,让国内知名专家给孩子看病,我们非常放心。”

爱尔眼科医院集团董事长陈邦认为,随着“互联网+”医疗的深入推进,类似远程连线会诊会越来越多,“我国是世界上失明和视觉损伤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对便捷可及的互联网医院有巨大的患者需求和发展前景。爱尔有丰富医生资源,医生基于互联网医院提供医疗服务的同时,还可以通过碎片化时间在线坐诊,最大化医疗供给及效率,让优质医疗突破地域及时间限制,让更多人享受到数字化在医疗领域的红利。爱尔眼科以‘使所有人,无论贫穷富裕,都享有眼健康的权利’为企业使命,相信借助互联网医疗这一使命也能更快更好地实现。”

文/王姝

爱尔眼科连续三年荣获“消费者信赖的眼科医疗品牌”

1月12日,由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消费质量报联合四川省品牌建设促进会、消费质量智库共同主办的“第十三届质量榜样·2023年度总评榜”评选结果正式公布,爱尔眼科以其卓越的医资力量、高质的医疗水平以及完善的医疗网络,再次荣获“2023年度消费者信赖的眼科医疗品牌”,这也是爱尔眼科连续第三年获得该项荣誉。

22年品牌积淀 铸就消费者信赖的眼科医疗品牌

作为大型专业的连锁眼科医院,爱尔眼科自成立以来,一直秉持“使所有人无论贫穷富裕都享有眼健康的权利”的办医宗旨,为患者提供各种眼科疾病的诊断、治疗及医学验光配镜等眼科医疗服务,凭借专业的医生资源和高质的医疗水平,以及先进的诊疗设备和完善的医疗网络服务,持续提升消费者口碑,成为消费者信赖的眼科医疗品牌。

据悉,2024年是爱尔眼科落子四川、服务四川的22周年。22年来,爱尔眼科在全球范围内开设的眼科医疗机构已有816家,其中中国有706家、海外有110家,覆盖亚美洲三大洲,服务全球约30亿人口。

22年前, 四川省第一家爱尔眼科在成都市青羊区八宝街建院开诊,当时每年的门诊量只有1000个左右,22年后,爱尔眼科已从一家2000平米的眼科医院,发展为四川“1省28院9诊所”的医疗布局。四川眼科医院、成都爱尔眼科、成都东区爱尔眼科、成都康桥爱尔眼科在蓉城四足鼎立服务患者,不仅如此,爱尔眼科陆续布局医疗资源下沉,先后在绵阳、宜宾、广元、达州等多处地市州县开设医院,让地市、县域百姓也能在“家门口”享受到爱尔眼科“高质”的眼科诊疗,服务人群也达到每年80多万人次的门诊量。

22年来,在爱尔眼科成功治愈的国内及国际眼病患者不胜枚举。据成都市民杜女士回忆,22年来,包括她在内的一家“四代人”都是选择在爱尔眼科进行治疗,自己是近视矫正,奶奶和父亲是白内障手术,孩子验光配镜,效果都非常满意。而去年9月,瑞典籍患者乔纳斯因眼部不适也来到爱尔眼科,国际医疗部的医护人员经过积极沟通,院方为患者成功进行了视网膜脱离复位手术。手术成功后,患者激动地称赞中国眼科医疗:“Good!Perfect!Professional!(良好的、完美的、专业的)”这是爱尔眼科扎根四川以来,服务西南地区外籍眼病患者的日常案例,也是爱尔走向国际的生动实践。

22年初心逐梦 让世界共享中国眼科智慧

据爱尔眼科四川省区CEO万伟先生介绍,爱尔的梦想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是爱尔眼科服务中国,第二是共享全球眼科智慧,第三是让世界共享中国眼科智慧!

2004年,在武汉召开的全国眼科年会上,当时还只有几家分院的爱尔眼科提出了宏伟目标——构建一个服务于全国人民全生命周期的眼健康防护体系。这个设想,在20年前无异于天方夜谭。如今,爱尔眼科服务全球30亿患者,早已超过当初的目标。

随着医院规模不断扩大,爱尔也聚拢了全球尖端人才,打造了老、中、青三代人才梯队,构建了一个相对完善的人才体系。例如,引进了享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眼眶病眼肿瘤“鼻祖级”专家孙丰源教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刘宁朴教授、欧洲Clinica Baviera的眼科专家Pablo教授等,此外,还拥有一大批海归博士,覆盖眼眶、眼底、屈光、视光、白内障、青光眼等多个眼科领域。

近年来,爱尔眼科不断推动眼科医疗领域的科技创新和研发。例如,建立了3D打印眼科医学实验室,该实验室充分聚焦数字化制造和先进生产工艺,为更多眼病患者提供高效、精准、便捷的医疗产品服务。目前爱尔眼科已经研发了以自主可控的眼科产品为目标的“3D+眼科”科技先导项目,对眼健康医学治疗板块推出“3D定制眼镜”产品,以“三维智能面部扫描仪+ AI智能参数化设计+ 3D打印制造技术”为基础,实现眼镜从设计到生产的自由度,满足不同视力特征群体的差异性需求。

自2012年以来,爱尔眼科已经承办8届白内障防治技术国际培训班,累计为22个发展中国家培训了160名眼科医生,惠及数万名发展中国家的白内障患者。推动中国与“一带一路”共建国家在眼科临床、学术、科研和管理层面的交流和合作。根据沙利文发布的2002年至2023年的21年间全球眼科连锁医疗机构屈光矫正手术量的调研统计认证,爱尔眼科以超430万例的手术完成量跃居全球第一。

据悉,爱尔眼科已接连获得第十九届世界近视眼大会、第十八届世界眼科医院协会年会的主办权,爱尔眼科将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中国的眼科技术水平与国际同步,让全世界共享中国眼科智慧。(孟娜)

爱尔眼科之光|爱尔眼科:眼睛不舒服“码”上办的智慧医院实践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通讯员 王姝 茜颖

2023年初冬,当不少大型三甲医疗机构人满为患,有的科室甚至排了一千多个号时,一个问题再次牵动了公众的视线:现代科技如何破解“一次看病跑断腿,看病三分钟,排队三小时”?看病缴费什么时候才能“码”上办?

自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以来,各地采取了不少“互联网+医疗”尝试,比如北京、广东、福建等地的部分医疗机构正在推行“先看病、再付费”模式。市场反应迅捷的民营医院,同样有大动作,眼科行业龙头爱尔眼科旗下538家医疗机构已上线智慧医院小程序,累计为154.23万人次提供线上服务,“让数据‘多跑腿’免得患者‘跑断腿’”,爱尔眼科医院集团总裁办主任、爱尔数字眼科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戴伟伟说。

一部手机走医院

11月24日,武汉市民曾先生通过爱尔眼科小程序,预约了中华医学会专家会员、爱尔眼科医院集团鄂豫大区总院长邢怡桥的专家门诊。27日,他来到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就诊时,发现有“小惊喜”。

“没想到通过一部手机,指尖动一动,不仅能挂上专家号,还能交钱付费、直接查阅报告。”曾先生说,他患有眼底病,不得不常跑医院,经常被医院的诊疗流程折腾得精疲力尽,“挂号特别是专家号,要排长队,还不一定能挂上。好不容易见到专家,说了几分钟开了检查单,检查项目交钱又得排长队。拿着检查结果找到专家,专家开了药,交钱拿药还要排长队”。

11月27日,从走入邢怡桥诊室到拿到药,曾先生只用了两个小时左右,“以往经常需要大半天。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互联网医疗的便利,实在是方便快捷,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长期以来,就医过程中各类缴费、挂号的繁琐流程让许多患者苦不堪言,“不仅患者等待时间久,医护人员也必须争分夺秒为患者诊疗、检查、出药、收费,长此以往身心压力不容小觑。如何优化诊疗流程,让看病更便捷、更快捷?答案就是‘互联网+医疗’”。

据了解,像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这样的开了互联网“外挂”的医疗机构,爱尔已在全国布局了538家,这些机构在利用智慧医院优化诊疗流程的同时,“借助远端互联网医院实时在线的医生,从患者线上问诊、购药等需要出发优化患者体验,为患者提供健康咨询、在线问诊、在线处方、线上购药、预约转诊、远程会诊、在线商城等服务。”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外伤专业学组副组长、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北京区副总院长王志军教授说。

以开药为例,患者无需排队付费,可以直接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提前出示已绑定的“医保电子凭证”,即可在诊疗过程中实现脱卡扫码支付。如果不方便来院开药,还可以上传图文、视频问诊与医生交流病情,生成在线处方,通过处方快递相关药物。还能通过线上预约,进一步提高看病就诊的效率。

开到家门口的专家门诊

“咔嚓!”,73岁的重庆市涪陵区荔枝街道居民王奶奶坐在桌旁,将眼睛贴近AI智能眼底相机的凹槽,不到一分钟,完成了一次眼底照相。

刚离开眼底相机,操作医师就告知了她诊断结果:经十几公里之外的重庆爱尔眼科医院(总院)专家远程阅片,发现她的眼底已出现视网膜病变。

王奶奶患糖尿病10余年,但从来没做过眼底检查,最近感觉看东西有点模糊、还有网状黑影。11月14日“联合国糖尿病日”当天,她看到爱尔眼科在社区开展“糖尿病眼病关爱月”活动,前来咨询,便捷、智能、快捷的AI眼底拍照和专家远程阅片令她大开眼界,“真没想到,在家门口就能看专家门诊。”

“定期做眼底筛查,是早发现、早治疗的关键一步。”王志军表示,眼部病变是糖尿病最为常见的慢性并发症之一,如果能在早期眼底检查中及时发现并尽早治疗,将极大减缓和降低患者失明的风险。但由于专业的眼科医生尤其是眼底病医生非常缺乏、中基层医生及内科医生的眼底阅片能力有限等原因,不少眼底病患者未能得到及时诊断和识别。远程阅片线上平台打破了这一局面。今年第十七个“联合国糖尿病日”,爱尔眼科在全国开展了“糖尿病眼病关爱月”活动,各医院借助数百台AI智能眼底相机,走入城乡、街道、社区、药店,将专家门诊送到患者身边。

不仅是糖尿病眼病,青光眼等病种均借助“互联网+”医疗,升级了管理精细化服务模式,打通了线上+线下一体化诊疗流程。

两月前,在CCOS2023中华医学会第二十七次全国眼科学术大会期间,爱尔眼科湘赣大区总院长、长沙爱尔眼科医院终身荣誉院长林丁通过手机线上联系,帮助一名抗青光眼术后眼压失控的8岁的新疆男孩,做了“微导管辅助的外路360°粘小管切开术(MAT) ”,并通过手术直播,在全国推广普及这一适应范围更广、更微创、更安全有效的新兴术式。

林丁表示,由于青光眼手术难度大、专家资源分布不均衡、基层医疗机构诊疗能力有限等原因,广大偏远地区、基层的患者常常无法得到有效的诊断与及时救治,导致病情延误,甚至失明。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爱尔眼科搭建了覆盖华中地区乃至全国的难治性青光眼诊疗平台,通过线下看诊,以及在线评估、远程会诊等线上诊疗,结合微创、超声、微脉冲等国际前沿的治疗术式,为新生血管性青光眼、角膜移植后继发性青光眼、先天性青光眼等难治性青光眼患者提供个性化诊疗方案及最佳手术治疗选择。“我们希望通过多年来在青光眼临床诊疗与学术科研方面的积淀与发展,结合同步国际的手术设备及先进科学的诊疗技术,帮助更多的青光眼患者解除失明危机。”

千里之外,“隔空把脉”

4岁的上海儿童小宇(化名)在远程连线的电子屏幕上,看到了戴着眼镜的杨爷爷,按着杨爷爷的提示,他做着眼球转动等动作。他不知道,这位杨爷爷当时距离他1045公里之外。

杨东生通过电子屏幕在线为千里之外的小宇做远程连线会诊

6月30日,“眼球震颤与视觉康复国际诊疗中心”在长沙爱尔眼科医院成立。两月后,中心利用爱尔眼科超前的互联网硬件条件,将远程会诊提上了日程,爱尔眼科视觉康复研究所所长、长沙爱尔眼科医院眼球震颤与视觉康复领域知名专家杨东生携团队,连线上海爱尔眼科医院,为多名眼球震颤、斜弱视和低视力的患儿及家长开展专家远程会诊。

小宇是这次跨越1045公里的远程连线会诊的患者之一。他因先天小脑发育不良,右眼内斜,视力也不好。听取了上海爱尔医师的病例报告后,阅读了上海爱尔眼科医院为小宇做的有关检查报告,在上海医生的协助下,杨东生又通过电子屏幕仔细检查了小宇眼位及眼球运动情况,提出了眼震可以手术的治疗意见。

“手术针对孩子的眼震,手术减弱眼震,不仅可以改善其外观,还可以在佩戴眼镜的基础上进行低视力康复训练,提升视力。”杨东生表示,因小宇的情况特殊,部分检查项目无法自主配合,在术前可安排镇静后详细的特别是眼底部分的系统检查。“眼睛斜视矫正了、眼球震颤减弱了视力才能提高,对孩子来说,今后学习、生活都会更加自信。”

作为国内眼球震颤领域的领军人,杨东生广受患儿喜爱,是大家口中亲切的“杨爷爷”。得到其开出的明确诊断,小宇母亲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我们也是第一次接受这种形式的会诊,让国内知名专家给孩子看病,我们非常放心。”

爱尔眼科医院集团董事长陈邦认为,随着“互联网+”医疗的深入推进,类似远程连线会诊会越来越多,“我国是世界上失明和视觉损伤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对便捷可及的互联网医院有巨大的患者需求和发展前景。爱尔有丰富医生资源,医生基于互联网医院提供医疗服务的同时,还可以通过碎片化时间在线坐诊,最大化医疗供给及效率,让优质医疗突破地域及时间限制,让更多人享受到数字化在医疗领域的红利。爱尔眼科以‘使所有人,无论贫穷富裕,都享有眼健康的权利’为企业使命,相信借助互联网医疗这一使命也能更快更好地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