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晶体是哪家公司生产的 新一代人工晶状体“卡脖子”难题在陕攻克

  • 时间:
  • 浏览:0

新一代人工晶状体“卡脖子”难题在陕攻克

总质量20毫克左右、光学面直径6.5毫米,一枚小小的可折叠人工晶状体,将白内障患者眼前的世界“擦”得清晰明亮。

“我们研发的‘交联聚烯烃’人工晶状体,是‘丙烯酸酯’人工晶状体之后的新一代人工晶状体,已开展临床试验。陕西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院联机检索查新报告显示:我们的临床手术是全球首例‘交联聚烯烃’人工晶状体植入术。”11月18日,西安眼得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杨州用医用圆头镊子小心翼翼地夹起一片人工晶状体向记者展示。

“是陕西的项目和环境,吸引我们创新创业。”西安眼得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拥有的科研团队由杨州领衔,入选陕西“三秦学者”创新团队支持计划,7名成员均是从海外引进的高层次人才。从科研攻关到临床试验,他们走过7年漫长的自主创新之路。

“想干成一番事业”

2014年,西安眼得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郭光旭带着交联聚烯烃材料的发明专利,投资落户西安高新区。随其而来的,就是杨州和团队其他成员。

“如果把眼睛比作一台相机,晶体就相当于光学镜片。患上白内障,就是这枚镜片老化从而导致视物模糊。临床上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手术植入人工晶状体。我了解到交联聚烯烃材料可以用于制作性能更优的人工晶状体后,便决定把它引进国内,生产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造福更多白内障患者。”抱着这个想法,郭光旭开始了创业。

杨州说:“交联聚烯烃这种生物医用材料,无钙化、无闪辉,光学性能好,拉伸性强,制作成人工晶状体植入人眼后色差小、像质高,对这个新材料大家充满信心,都想干成一番事业!”

共同的追求,让他们一拍即合,满怀信心地投身到“交联聚烯烃”人工晶状体项目之中。

成功从试错开始

做人工晶状体,头一道关就是制作原材料。

虽然手握专利技术,但产业化面临新的挑战。加之交联聚烯烃是一种全新材料,没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团队成员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合成、分离、提纯……为了尽快制作出性能稳定的原材料,大家加班加点,在一次次失败之后,又一次次重新开始。

“杨博士,快来看!这次的材料应该符合要求。”一天,团队成员的话让正吃午饭的杨州连忙放下碗筷往实验室跑去。

“按照这些参数再做一批!”材料经检测达标后,杨州立即安排人员进行“复制”。但这一次,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同样的参数,为什么结果不一样?团队成员慌了神,被深深的挫败感所笼罩。

但大家没有放弃。经过分析研究,他们找到失败的原因并在技术上加以完善,终于掌握了制作原材料的成熟工艺方法,并实现规模化量产。

原材料制作问题解决后,人工晶状体的加工工艺又是一道关。

“我们的产品要放在人的眼睛里,必须与眼内结构相吻合,它属于最高级别的植入医疗器械,容不得一丝马虎。”秉持着这样的信念,团队成员对工艺技术严格把控,将产品放在显微镜下寻找问题。

划痕、杂质、气泡……只要有一丝瑕疵,他们就不断修改完善加工工艺。最终,又花费了4年多时间,他们终于掌握了制作新一代人工晶状体的全套技术工艺。

“科研就是试错的过程。设计方案、分析数据、反复实验、检测产品,每一个环节、过程,都很折磨人。我们需要静下心来,从不断试错中寻找正确的路。”杨州说。

今年上半年,“交联聚烯烃”人工晶状体顺利通过国家医疗器械权威检验机构审定,检验合格,符合临床试验前提条件。

在陕西放飞梦想

11月2日,团队成员怀着紧张的心情,聚集在办公室。这天,他们的产品将首次用于临床手术。大家拿着手机,盯着工作群里的动态,一片寂静。

手机的另一端,是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临床手术正在这里开展。

“手术开始”“人工晶状体顺利植入患者眼球”“手术成功!”

工作群里消息传来,团队成员一阵欢呼……

据介绍,接受手术的患者视力显著提升,术后一周复查中,各项指标逐步恢复到健康水平。未来,全国临床试验还将在西安市人民医院(西安市第四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眼科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开展。

“我们的项目已入选‘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点专项,被纳入国家药监局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查程序。最初决定做这个项目时,会听到很多质疑的声音,会有人说‘国际巨头垄断的核心技术怎么会被你们轻易攻关’,也有人对项目前景表示怀疑。”回忆起创业艰辛,郭光旭十分感慨,“但是,我们也获得了许多帮助。”

刚来西安,团队成员就享受到了“家门口”的服务,有工作人员上门为他们办理工作相关证件。省市区组织部门多次上门,同他们面对面交流,询问项目进展有什么困难,一一作出回复、协调解决。

在人才政策支持下,现在,团队成员不仅能享受住房、就医等一系列优惠政策,在项目、资金等方面也获得了一定支持。

更为重要的是,在陕西省各级支持下,公司设立了院士专家工作站、工程技术中心、博士后创新基地,让团队成员能够培养出更多科技人才。

当前,秦创原创新驱动平台建设一路快马加鞭,已成为创新创业人才新高地。郭光旭同团队也在积极谋划,期待通过秦创原实现与更多在陕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的合作交流。

“空间无限广阔!”郭光旭表示,他们将立足陕西的干事创业平台,带领团队继续瞄准医药关键“卡脖子”技术,积极探索新型专利材料在其他植入型医疗器械领域的广泛应用,为更多患者提供创新产品和优质服务。(记者 甘甜)

来源:陕西日报

来源: 陕西日报

株洲爱尔员工通过“ICL晶体植入术”轻松摘镜,“睛”彩蜕变!

来源:【湖南日报】

小雅是株洲爱尔眼科医院眼底病学科会员,从事接待眼疾患者的工作。她自身近视1000度,深受近视困扰,在见证众多患者成功摘镜,了解ICL晶体植入术的优势后,小雅果断选择手术,实现视力蜕变,圆梦爱尔。

(株洲爱尔眼科医院院长李琳为小雅成功实施ICL晶体植入术。术后,小雅与李琳合影留念,共同见证美好时刻)

小雅表示:“我戴眼镜已有10余年,在科室目睹众多患者和同事成功摘镜,备受鼓舞。想趁过年前,接受ICL晶体植入术,迎接清晰的新年,拥抱美好‘视’界。”

作为眼科医院的工作人员,小雅对近视手术相关知识有一定了解。ICL晶体植入手术只需几分钟,便可帮助近视50度乃至1800度的高度近视患者轻松摘镜。ICL晶体植入术是一种微创手术,通过在眼内植入带有屈光度数的镜片,实现视力矫正,无需切削角膜,相当于在眼睛里戴了一枚“隐形眼镜”。

经过20余项严格的术前检查,小雅各项指标都符合ICL手术条件。在妈妈的陪伴下,她积极配合同事们完成手术准备。手术由ICL/全飞秒/准分子激光手术全球认证专家、株洲爱尔眼科医院(西院)院长李琳主刀。李琳拥有30余年屈光手术经验,致力于帮助更多近视患者重获清晰视力。

手术过程顺利,李琳分别为小雅的双眼实施晶体植入术。术后第一天,小雅的双眼视力达到1.0,她惊喜不已,术后也没有任何不适,很快就回归工作岗位。

摘掉眼镜后,小雅更加自信,仿佛经历了一场颜值翻身仗,成功实现华丽变身,惊艳众人。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仅有一家瑞士公司生产ICL晶体,每个晶体都具有独特的编码,根据患者眼睛的情况量身定制,厚度仅50微米,比头发直径还薄。ICL手术对医师要求严格,需通过国际VISIAN ICL资质认证的医师团队方可完成。

李琳指出,严格掌握手术适应症、严谨的术前检查是确保近视手术安全和效果的关键。ICL手术适应范围广、手术反应轻、视力恢复快、效果稳定、可逆,是患者摘镜的理想选择。患者应根据术前检查结果,选择适合自己的手术方式。

(易姣姣)

本文来自【湖南日报】,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上万的人工晶状体,成本仅百元,这家眼科龙头背后老板拥38亿身家

高值耗材领域一直有“金眼银牙铜骨头”的说法,眼科排在第一位,其盈利能力可见一斑。国产医疗人工晶状体龙头爱博医疗的毛利率高达87%,媲美医美界的爱美客。

上市一周年的爱博医疗也迎来了市值解禁期。7月27日,爱博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一致行动人毛立平所持有的公司 311.36万股限售流通股解除司法冻结,并且包括实控人解江冰及一致行动人毛立平、白莹等合计持有的3552万股股份均不存在被冻结情形,占公司总股本的33.78%。

截至7月29日收盘,爱博医疗股价为280.2元/股,相较发行价33.55元/股上涨718%,总市值为294.6亿元。

与爱尔眼科这家国内最大民营眼科医院不同的是,爱博医疗是一家眼科医疗器械研发制造企业。爱博医疗成立于2010年,主业包括手术和视光两大领域,其中手术领域的主要产品为人工晶状体,视光领域的主要产品为角膜塑形镜(OK镜),这两大类也是爱博医疗营收的重要来源。其中,人工晶状体的营收占比超过八成。

根据2020年财报,爱博医疗实现营收2.73亿元,同比增长39.88%;净利润9656万元,同比增长44.8%。

2020年7月29日,爱博医疗成功登陆科创板,成为“中国眼科医疗器械第一股”,发行价格33.55元/股,上市首日开盘价188.88元/股,收盘价240.5元/股,涨幅超600%。

背后的创始人解江冰也从一个科研人员成功转型为“商业之子”。截至2021年一季报持股 12.93%,为第一大股东,按照最新市值,其身家为38亿元。

01、打破高端垄断

此前,武汉抗疫医生艾芬因在爱尔眼科做白内障手术几乎失明的事件,引发全社会热议。

2020年5月26日,艾芬被推上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手术台。据艾芬介绍,加上手术费,一共花了两万九千多元,植入的是三焦点人工晶体。

尽管眼科学的发展相比以往有长足进步,但就白内障这一眼疾的治疗,全球目前已达成共识,即没有任何口服药和滴眼液可有效治疗该顽疾。目前,通过手术植入人工晶状体,以取代已变浑浊的天然晶状体,是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手段。因此,人工晶状体成为了全世界用量最大的人工器官和植入类医疗器械产品。

不要小看这样一款重量0.02g,光学直径6mm的软式人工晶体,就是这样一个小玩意儿目前超过80%的高端市场份额是被国外品牌垄断的。

根据MarketScope数据统计,2019年全球人工晶状体市场规模超过38亿美元,中国人工晶状体市场规模为25.66亿元。然而,人工晶状体行业却是进口品牌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国产占比较低,2018年仅约为19%-20%。

数据显示,爱尔康(美国)、强生(美国)、博士伦美国、蔡司(德国)分别占据全球人工晶状体市场的 31%、22%、6%、4%,合计为份额达63%(2017年)。

这四大品牌在高端性人工晶状体市场中占据绝对的份额,而中国本土企业则主要集中在低端硬性人工晶体市场,比如,昊海生科、欧普康视以及爱博医疗。

2014,成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一年,爱博医疗研发出国内首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可折叠人工晶体普诺明A1-UV,打破了高端可折叠人工晶体一直被国外垄断的局面。3000元的价格,比同类进口产品低了一半。

这离不开爱博医疗创始人解江冰,他也被称为“国产晶状体一哥”。

02、上万元人工晶状体,成本仅百元

1972年,解江冰出生在山东省五莲县,1990年至1997年就读于中国纺织大学(现东华大学)高分子材料专业,获得本科与硕士学位后,又于1997年赴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他曾任职于知名医疗健康公司雅培,从事生物医用材料的研发工作。

有一天,他看到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一组数据,每百万白内障手术量,美国突破8000,印度突破6000,而中国刚刚突破1000,远不能覆盖当时中国500万的白内障患者。

发现蓝海的解江冰,决定回国创业,2010年在北京创办了爱博医疗,开始研发国产人工晶体。

在创办爱博医疗4年后,解江冰带领团队研发出国内第一款可折叠非球面人工晶状体,并打破了国外在高端领域的垄断。目前,爱博医疗已拥有20个产品型号等一系列产品上市,累计销售超过100万片。

这样一片人工晶体,成本会是多少?根据爱博医疗的招股书,公司人工晶状体的平均成本在 50元-115元之间,其中,2018年、2019年 1-6 月已降至50元-65元之间,人工晶状体销售平均单价位于380元-480元之间。

根据渤海证券研报,爱博医疗的人工晶状体进院的高端产品均价在12000元,中端产品的进院均价在3050元。可以说价格出厂即翻十倍,甚至更多。这也让爱博医疗的毛利率近两年一直维持在85%以上。

03、高光之后

与爱博医疗2020年仅有不到3亿的营收相比,同为眼科人工晶体赛道的昊海生科以及OK镜龙头的营收都远高于爱博医疗。

那么爱博医疗3亿营收如何支撑300亿的市值?

从爱博医疗的营收结构来看,2018至2020年人工晶状体产品的收入分别占公司收入的 94.36%、 91.74%和81.78%。尽管公司在走多元化路径,但还是高度依赖人工晶体市场。目前其在该领域的市场份额约10%。

再者,在爱博医疗擅长的手术及视光领域,昊海生科、欧普康视亦有所作为。如今在国内人工晶体市场,昊海生科是绝对的龙头,市占率高达30%,人工晶体型号齐全,并拥有完整产业链。

虽然昊海生科更为人们所熟知的是其玻尿酸产品,但成立于2007年的昊海生科拥有多条业务线,除了眼科,还包括整形美容与创面护理、骨科和防粘连及止血。2020年营收达13.24亿元,净利润为2.3亿元。

另外在视光类的角膜塑形镜(OK镜)市场,爱博医疗是中国境内第二家取得该产品注册证的生产企业,第一家是欧普康视,爱博医疗可谓当之无愧的国产OK镜领域老大。

欧普康视核心产品角膜塑形镜的毛利率超过90%,在这一赛道,欧普康视也是赚得盆满钵满。2020年其营收为9.7亿元,净利润为4.3亿元。

对于爱博医疗来说,除了要与竞争对手拼创新、拼质量,以此保持国内人工晶体市场的龙头地位,此外能否开辟新的增长点,对于爱博医疗来说至关重要,因为2020年部分省市已经打响了人工晶状体带量采购“第一枪”。

对于爱博医疗来说,新的角逐正在拉开序幕。

( 作者 | 市界 曾嘉艺 编辑 | 方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