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注射抗vegf药物痛吗 抗VEGF药物眼内注射之辩:该由谁来治疗?

  • 时间:
  • 浏览:0

抗VEGF药物眼内注射之辩:该由谁来治疗?

一些眼科医师对谁应该实施玻璃体内注射有分歧——只由视网膜专家进行?还是普通眼科医师也可以实施?

反方

美国视网膜专科医师协会主席、医学博士Timothy G. Murray认为,在玻璃体内注射之前,有能力做出正确诊断是至关重要的,这对于一些普通眼科医师来说存在一定问题。协会对由非视网膜专科医师进行玻璃体内注射持反对意见,因为他们可能无法保证诊断的准确性。眼内注射看似容易,但更难的是运用OCT进行诊断、对每次注射进行对比监测,并确认患者的眼部情况良好。因此视网膜疾病玻璃体内注射最好由视网膜专科医师来进行。

正方

然而,注射抗VEGF药物的普通眼科医师却认为,在接受了视网膜治疗方面的高级住院医师培训后,他们对提供抗VEGF治疗已做好充分的准备。在偏远地区,视网膜专家距离患者较远,需要普通眼科医师去治疗。治疗需求的上升也是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对这场辩论,您怎么看?这取决于您的执业方向和地点,接受的培训和兴趣。以下是该辩题如何影响患者所需要的视网膜治疗的阐述,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未来的趋势吧。

视网膜治疗方面的培训

近年来,眼科住院医师项目更加注重视网膜治疗方面的培训。医学研究生教育认证委员会规定,每位住院医师在毕业前至少要进行10次玻璃体内注射和10次全视网膜光凝手术

。进行了数千次玻璃体内注射的普通眼科医师Michael Patterson认为,他担任住院医师时接受了全面的视网膜治疗培训,在视网膜专家的指导下进行了成百上千次玻璃体内注射,他所做的玻璃体注射比其他任何手术都要多。迈阿密Bascom Palmer眼科研究所的教授、视网膜专家Philip J. Rosenfeld博士也认为,住院医师在玻璃体内注射、适应证,何时停药以及如何处理并发症方面得到了广泛的培训。如果眼科医生接受过充分的训练,在发生并发症时又有视网膜专家能提供适当的支持,那么玻璃体内注射不一定要由视网膜专家来进行。他预计,当干性AMD的玻璃体内治疗成为主流,并且注射数量在未来几年内急剧增加时,将需要更多训练有素的普通眼科医师来提供这种治疗。

眼内注射存在的挑战

ASRS的Murray博士承认,越来越多的眼科住院医师开始学习玻璃体内注射,但培训眼科住院医师这部分内容,并不能使他们有能力正确处理玻璃体内注射时和在临床实践中遇到的各种复杂视网膜疾病。ASRS当选主席Carl C. Awh博士同意应该由视网膜专家来治疗这些患者。他认为,从技术层面讲,眼内注射在任何眼科医生的技能范围内。但是很多病例并不典型,即使是在临床试验时,一些医生也未必会意识到患者不明显的体征。虽然抗VEGF治疗开启了新的时代,无论由谁来治疗,很少再有患者致盲,但20/60的视力和20/25的视力还是有很大区别。尽管有广泛的培训和对视网膜领域的高度关注,但任何普通眼科医生都很难客观地表明他/她会比视网膜专家更好地管理慢性、潜在致盲性视网膜疾病患者。即便很多地区没有视网膜专家,然而更重要的是需要治疗的患者必须能够获得治疗。所以如果患者获得治疗的唯一途径是普通眼科医生,他将全力支持。

治疗得不到治疗的患者

医学博士Katherine E. Johnson认为,在一些边远偏僻的地区,没有人在做玻璃体内注射,患者被送往级别更高一些的医院行注射,而这需要更长时间的车程。这些交通经济负担及给患者和其家人带来的日程安排负担是显而易见的,这种情况下很多患者因这些负担而未按照标准接受治疗。Johnson博士同意,注射抗VEGF药物的医生应该有能力处理任何手术并发症。即便是最令人担忧并发症眼内炎,如果需要的话,当地医院也有能力进行处理。必要时,还可以把病历发给五至六位视网膜专家,征求他们的意见。田纳西州的普通眼科医生Patterson博士指出,抗VEGF治疗增进了他和当地视网膜专家之间的关系,彼此之间形成互相帮助的良好局面。

对未来挑战的担忧

尽管有这些积极的治疗经验,但Murray博士坚持认为,当患者从非视网膜专家那里接受抗VEGF注射时,会面临不必要的风险。他指出,没有一例湿性AMD、视网膜静脉闭塞或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是相同的。决定治疗什么,什么时候治疗,以及是否停止治疗,对患者的视力都有重大影响。确定一只眼睛何时从干性AMD过渡到湿性AMD可能是不容易的。有些眼睛可能有不稳定的隐匿性新生血管性AMD,在未干预的情况下保持长期稳定。以往的经验和对眼部的密切监测决定了何时开始治疗。其他需要注意的重要挑战包括:

确定PED是否与脉络膜新生血管相关,是否需要治疗。处理视网膜色素上皮脱离。必须确定新生血管性AMD是1或2型CNV,视网膜血管瘤性增生和/或多发性脉络膜血管病变。这些湿性AMD的每一个亚型对抗VEGF药物的反应可能不同。有些用光动力治疗比用抗VEGF药物治疗的效果更好。确定病灶内的纤维化是否稳定,并处理复发性CNV。

Murray博士指出,医生得为突发情况做好准备,视网膜血管闭塞或DME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不会损害视力,但当它发生时,可能对抗VEGF药物的反应不佳。需要有强大的视网膜治疗背景,才能确定何时需要联合玻璃体内激素和持续的抗VEGF治疗。另一个例子:在视网膜血管闭塞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中会发现毛细血管灌注不足,影响长期治疗,医生需要知道何时用激光。对一些患者来说,激光和抗VEGF治疗可能是最好的。了解何时、如何将PRP纳入增殖性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长期治疗至关重要。

未来的挑战是否太多?

参加综合眼科实践是否能应对所有这些挑战?Johnson博士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她介绍,自己一直从事视网膜的治疗,并确定可以维持足够高水准的临床视网膜诊疗技术,因为精力有限,儿童眼科或角膜移植等其他领域并没有过多研究,无法都维持高的治疗水准。她回忆,有一次一位疑似中央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的患者来就诊,她怀疑是隐匿性wAMD,当患者对阿柏西普的试验性眼内注射有反应时,她证实了自己的诊断(图1)。这也是为什么坚持视网膜专家来进行玻璃体内注射,并诊疗患者的原因,视网膜专家可以做到更多超越临床治疗标准的事情,使患者获益更多。

图1. Katherine E. Johnson博士为转诊过来的、疑似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的患者进行阿柏西普眼内注射的临床试验。她怀疑是隐匿性新生血管性AMD,并在药物起效后确定了诊断。第一次OCT扫描显示PDE和视网膜下液,在Johnson博士进行抗VEGF药物眼内注射后确定了wAMD诊断,成功进行每四周的阿柏西普治疗,随访时发现PED和网膜下液逐渐吸收。

下一步如何发展?

佛罗里达州斯图尔特的视网膜和青光眼专家Ronald Frenkel医学博士认为,抗VEGF治疗的变化将继续发展,尤其是在解决治疗差距和疾病负担方面。综合眼科医生将需要正确的视网膜治疗技术培训。农村地区患者对视网膜医生的需求可能略有不同,或者大相径庭,所以在这些地区患者可能比其他地区更需要综合眼科医生来治疗。这件事情上面最好不要画地为牢。

来源:

https://www.reviewofophthalmology.com/article/debating-antivegf-injections

湘潭爱尔仁和医院精准治疗眼前黑影

红网时刻新闻1月5日讯

(通讯员 吴雅妮)前不久,家住湘潭市雨湖区的陈阿姨来到湘潭爱尔仁和医院眼底病科就诊,自述眼睛看东西模糊,眼前中间有黑影,这些眼部症状严重影响了她的日常生活。经湘潭爱尔仁和医院眼底病科主任刘凯检查诊断为:老年性黄斑变性。刘凯告知,在以前这是非常棘手和复杂的眼部问题,但是现在有治疗手段可以得到解决,让陈阿姨放心。陈阿姨问道:怎么办呢?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扫除”这些“阴霾”呢?

刘凯跟陈阿姨及家属详细的介绍了玻璃体腔注药术,是在眼睛里注射抗VEGF药品。表明这项新技术已经开展了近3年的时间,已经有不少患者从中获益,陈阿姨听到这个好消息信心满满,愿意接受医治。

注药前

黄斑水肿隆起

注药后

通过注射抗VEGF药物治疗后,黄斑区恢复正常形态

陈阿姨出院后乐开了花,逢人便说:这个技术太神奇了,不用手术,恢复得也很快,在湘潭爱尔仁和医院住院医治,用的药还纳入医保报销。

眼底注药科普:

什么是玻璃体腔注药?

人眼睛的玻璃体腔是指位于眼球后4/5的空腔在晶状体后方、视网膜前方里面充满无色透明的胶质体即玻璃体。

而玻璃体腔注药术,则是眼科疾病的重要医治方法之一。与其他给药途径相比,其不受血眼屏障的限制,药品作用针对性更强。可在短时间达到较高的药品浓度,从而增强疗效,降低全身毒副作用,能够更好地控制病情发展。而且创伤较小,手术快,能被大多数患者接受。

什么是VEGF?

“VEGF”的中文叫血管内皮生长因子,是一种促进新生血管生长的人自身产生的生化物质,它在人机体中参与了多种生理生化过程。

适用于哪些眼部疾病?

目前抗血管生成药品应用范围很广:

1、各种原因引起的黄斑水肿(包括糖尿病性黄斑水肿、白内障术后或葡萄膜炎后等各种疾病引起的黄斑水肿);

2、各种原因导致的脉络膜新生血管膜形成(包括老年黄斑变性、高度近视黄斑变性、中渗等);

3、视网膜新生血管(如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静脉阻塞、视网膜静脉周围炎、Coat's病、脉络膜骨瘤、 脉络膜血管瘤等引起的视网膜新生血管形成或微血管病变);

4、视网膜静脉阻塞;

5、新生血管性青光眼等疾病。

刘凯表示:注射抗VEGF药品虽然疗效明显,但也不是说注射了一次便可以了。需要根据病情制定医治方案,有些患者需要多次注药,定时复查,需长期坚持,这样才会有一个更好的疗效。

最快仅需半日!泉州爱尔眼科推出“全程式玻璃体腔注药”便捷服务改善患者就医体验

闽南网3月24日讯(通讯员 洪金月 龚燕燕) 眼底患者预约、绿色检查通道、门诊注药、无需住院、最快仅需半日……近日,记者了解到泉州爱尔眼科医院眼底科室经过长期调研及流程改进,“全程式玻璃体腔注药”便捷服务在该院正式投入使用,科室在医疗服务上巧做“加减法”,极大地提升了医疗服务水平,改善患者就医感受。

“全程式玻璃体腔注药”巧做加减法 改善患者就医体验

据悉,泉州爱尔眼科医院自2017年成立开展玻璃体腔注药诊疗项目以来,就一直致力于为广大市民提供更加快捷高效的医疗服务。近年来,医院眼底科室通过临床调研发现,眼底患者需要长期复查和治疗,由于等待时间长、就诊流程繁琐等诸多原因,眼底患者从确诊到玻璃体腔注药治疗的等待时长为3-5天,极大影响患者治疗的积极性,致使许多患者错失规范化诊疗的机会。

为此,泉州爱尔眼科眼底科主任吕帆带领眼底科室多次开会,梳理患者就诊流程,旨在解决患者就医困扰,推出“全程式玻璃体腔注药”便捷服务,既做“加法”也做“减法”,推出便民措施。

据泉州爱尔眼科眼底科室相关负责人介绍,在保证医疗质量、医疗安全的前提下,科室在“玻璃体腔注药住院模式”的基础上,新增了“玻璃体腔注药门诊模式”:即眼底病患者无需住院,在门诊就可开展注药诊疗,在就诊服务上做“加法”,提升服务质量;而在眼底患者就诊流程上,则通过全程式服务做“减”法,将诊疗关口前移、简化就医流程、不让患者多跑趟,使得就医更便捷畅通。

吕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注药诊疗前患者至少要滴够12次眼药水,玻璃体腔注药门诊模式主要针对眼底复诊患者,患者可根据时间方便,提前预约做好术前准备,手术当天到院科室会为其开通绿色检查通道,检查结束后即可在门诊进行眼内注药手术,手术完成后观察1小时后便可以出院回家;术后专科护士会定期电话回访,及时了解患者情况并提醒复查时间;我们将眼底注药诊疗关口前移,通过便捷、高效的诊疗流程,缩短患者就医时长,提升患者依从性和满意度。”

男子出差抽空看眼睛 注药周期缩短至半日

采访当日,恰逢眼底患者许先生(化名)在该院就诊。据54岁的许先生介绍,一周前他在外地工作突出现“视力严重下降、视物变形”的情况,因工作缘故未能及时就医,回泉州之后到泉州爱尔眼科医院就诊,诊断为“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眼底科吕帆综合评估其病情后建议进行玻璃体腔注射抗VEGF药物治疗,以达到提高视力、稳定病情的效果。

“往眼睛里打针会不会疼?疗效怎么样?要不要住院?门诊注药便捷在哪……”面对许先生及记者的疑惑。吕帆主任耐心说道,“玻璃体腔注药是眼科疾病重要治疗手段之一,医生通过极细的针头将药物注射到眼内快速直达病灶,从而增强了治疗效果,且手术操作简便快速,整个注射过程可以说是不会疼的;在门诊也可进行手术无需住院。”经过解答,许先生打消疑虑,便在就诊中预约了眼底门诊手术。

“目前,眼底病是我国最主要的不可逆致盲性眼病,在眼底病治疗中,通常需要根据病情发展变化进行多次治疗,如抗VEGF治疗一般是1个月注药一次,连续注药3~5次以后定期复查,按需打药,才会有一个更好的效果。全程式玻璃体腔注药通过更便捷、更高效、更经济的全流程诊疗管理模式,进一步提升患者满意度及眼科科室的运行效率,加快科室实现眼底治疗从问诊到治疗全流程的时间。”泉州爱尔眼科医院眼底科吕帆说。

据了解,玻璃体腔注药已成为眼科治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目前该技术已被广泛应用于各类眼底病的治疗,如湿性老年性黄斑变性、视网膜静脉阻塞伴黄斑水肿、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伴黄斑水肿、脉络膜新生血管、眼内淋巴瘤、视网膜母细胞瘤、细菌性及真菌性眼内炎、病毒性视网膜炎等眼部疾病。

来源:闽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