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坪医院治疗眼睛怎么样 孩子眼睛到底怎么了?寒假过去,医院眼科门诊爆满

  • 时间:
  • 浏览:0

孩子眼睛到底怎么了?寒假过去,医院眼科门诊爆满

△开学前夕,陆军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眼科就诊量激增。

2月11日,位于陆军军医大学大坪医院门诊部四楼的眼科门诊正式开诊。这里,也是重庆市青少年近视防治中心。

2月11日至2月18日,大坪医院眼科门诊迎来了成立以来就诊人数最多的一周,平均每天的门诊量都在1600人以上。2月13日,大坪医院眼科门诊日接诊量突破历史最高值,达到1701人次,2月18日,这个历史新高再一次被刷新,达到1800人。

据统计,每天有一半左右的门诊患者为青少年近视相关门诊患者,这也是大坪医院眼科门诊在开学前这一周激增的主要原因。

患者从分诊台排到了院外

△分诊台满是患者

2月18日早上9点,大坪医院门诊大楼正门外,一条长长的队伍已经排起,队伍的尽头,是位于门诊楼一楼大厅的眼科分诊台。这个分诊台,只负责眼科分诊。在大坪医院,很少有这样在分诊台前就排起长队的科室,即使眼科自身,也少有这样的场面。分诊台前,导医正在耐心地和带着儿子来挂号的年轻妈妈解释,“4楼眼科门诊已经饱和,请耐心等待一下。”

在年轻妈妈的身后,三分之二以上的排队者都是由家长带着孩子,“我在网上没预约上专家,本来想着当天来挂号,结果8点30左右到这儿,就已经排上了。”家住南岸的邱女士说,儿子一年前患近视在大坪医院看诊,“但还是第一次遇到大清早就排那么长的队。”

就在此时,门诊大楼四楼的眼科门诊也迎来了一天中患者最多的时候,眼科门诊占据着整个四楼,但摩肩接踵的患者已经让整个眼科门诊公共区域寸步难行。

护士长邓小丽焦虑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潮,只能和同事用更大的声量维持着门诊的秩序,“请大家注意不要拥挤,给视光区留下空间!”“请注意听导医叫号!”眼科门诊连续多日人满为患,即使使用了“小蜜蜂”扩大音量,邓小丽的声音也早已经沙哑。

护士们只能不到两分钟就向电梯门前站立的患者大声提醒,“请让一让,留出通道。”但是,提醒的作用并不大,因为摩肩接踵的人们,已经留不出多少空间。

“只有坐电梯到1楼,再从另一侧坐回四楼。”一大早就带着12岁的女儿到大坪医院眼科就诊的何女士,在眼科B区交完费以后,却没法从人潮中穿回同一楼层A区的验光区,她只能带着女儿从B区的电梯坐到一楼,又从另一头走楼梯再次上到A区进行验光。

因为就诊人数实在太多,原本7点半正式开诊的眼科门诊,从春节复诊后,7点就开始分诊,医护人员要到中午12点才能休息。日常下午1点才开始下午门诊,这几天也是在中午12点半左右就又恢复工作,下午加班到6点以后,也成了每天的必修。

“日常小儿专科只有两个医生,现在也增加到5个,近视防控专科门诊日常是一个医生,这周也增加到两个。”重庆市青少年近视防治中心主任、大坪医院眼科主任叶剑教授介绍,寒假开学前一直都是眼科门诊高峰,医生们原本对这次的高峰有一定的预判,“但预判还是少了,没想到会激增那么多患者。”

目前,大坪医院眼科每天参与青少年近视门诊的医生已经超过15个,“在日常,也就10个不到。”为了能最大程度满足患者的需求,眼科将可以抽调的人尽可能多的投入了门诊,最多时门诊医生达到30人,每一个医护都在高负荷地工作。

孩子一个寒假就变

成了近视

△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检查视力

在眼科门诊大厅里,随处可见陪着孩子一起等待的家长。记者在眼科门诊B区护士站前的休息区观察,发现其中一半以上的孩子等待时都在关注手中的电子产品。大坪医院青少年近视防控中心副主任唐颖介绍,从她接到的门诊来看,学业的加重和电子产品的使用,是当代青少年近视的两大主因,“很多孩子就是因为寒假期间没有节制的玩电子产品,就一下变成了近视。”

就在两天前,10岁的可可(化名)跟着妈妈来到眼科就诊,经过一系列检查后,确认可可近视200度。上一次学校集体检查视力时,可可的视力还是正常的,“他在班里坐倒数第三排,看黑板都没有压力。”

儿子怎么会一个寒假过去就成了“小近视”?吴女士回忆着整个寒假儿子的生活,越回忆越后悔,“都是我们疏忽了,让他没有节制的打游戏。”吴女士回忆,可可小时候,为了预防儿子近视,一家人就定下了规定,平日里只有周六和周日的下午,可以分别玩一个小时的平板电脑。然而就在去年11月,可可的弟弟出生了,随后的三个月,二孩成了一家人照顾的重心,“可可精力旺盛,两个孩子我们实在管不过来,就经常让他自己拿着手机玩。”就这样,10岁的可可喜欢上了玩游戏。

特别是寒假期间,晚饭后的可可几乎天天与手机为伴,“打游戏可以从7点一直打到10点多钟。”最开始,全家人还不甚在意。直到几天前,带着孩子出门的吴女士指着街对面广告牌上的英文单词让儿子拼读,儿子却看不清巨幅广告牌上的单词时,吴女士才惊觉孩子的视力可能退步了,“眼看就要开学了,只能抓紧时间上医院,看还有没有矫正的可能。”

70%的家长仍抵触孩子戴眼镜

△医生帮孩子检查视力

“家长意识到了,及时带到医院来治疗的,已经算不错了,还有很多家长,仍然走不出近视的误区。”作为在青少年近视防治临床工作多年的专家,唐颖有些焦虑。

近年来,青少年近视的发病年龄逐年降低,但是近70%的家长带孩子到医院看诊后,听到医生建议给孩子戴眼镜,仍然会拒绝,“不得行,这么小就戴眼镜,读书要越戴越深!”“娃儿骨头软,戴了眼睛要变形!”各种理由层出不穷。

就在这两天,唐颖才接诊了一个14岁的小女孩,这是她第三次出现在唐颖的诊室,“她第一次来的时候是3年前,近视200多度,当时,我告诉她爸爸,孩子需要戴眼镜。”但是,女孩的爸爸以“眼镜戴了就摘不掉”为理由,拒绝给孩子配镜。

3年来,女孩的爸爸找遍了各种偏方给女儿治眼睛,眼部贴片、中药、针灸都尝试过,但是孩子的视力仍旧越来越差,“这次来,孩子的近视已经涨到500多度了,但是她爸爸仍然拒绝配镜。”唐颖回忆,像女孩爸爸这样固执多年的患者家长虽然很少见,但对“戴眼镜”的抵触,仍旧是很多家长共有的。

“市面上很多近视广告打着不戴眼镜、恢复视力的招牌,但实际上近视是不可逆的,只能通过有效手段稳定或延缓发展

。”唐颖介绍,很多家长盲目信任那些街头广告,让孩子的近视进一步加深。

专家>>

坚持户外运动是预防近视最有效的方式

△就诊室

叶剑教授分析,近年来,各大医院眼科青少年近视门诊量日渐增多,除了近视发生的年龄层逐渐降低外,还有一大重要原因是家长和学校越来越重视孩子的眼健康,“学校更关心孩子的视力,家长也更加注意孩子日常生活中看东西的细节。”

伴随着家长们对孩子视力越来越重视,不少家长开始寻找各种方式来改善孩子的视力,“近视手术”“眼贴”“OK镜”都成了家长们推崇的方法。

叶剑教授提醒,眼球的发育过程和人的生长过程一样,在青少年时期,眼球一直在不断增长,此时进行手术治疗后,视力的改变仍可能会很明显,但等到成年以后,人的眼球会慢慢定型,到一个程度以后不再增长,这种情况下再进行手术治疗,才能保证视力不再大幅变化,” 针灸、食疗、耳针等多种手段,没有临床依据证明它们对近视的治疗有实质性的帮助。”另外,叶剑教授提醒家长,不要让孩子频繁摘戴眼镜,这样会让孩子的眼球处于频繁调节状态,可能加快近视的发展。

对于近视的预防,坚持户外运动是最有效的方式。根据针对小学生的调查大数据统计,视力正常的孩子,如果每天保持两小时以上的户外活动,患近视的几率约为0.8%;如果每天保持一小时的户外活动,患近视几率约为3%;如果每天的户外运动时间不足半小时,这个几率将达到约24%。“阳光会促使眼睛分泌多巴胺,这对预防近视有很大好处。”另外,户外能更充分地远眺,放松眼睛,延缓近视等眼病的发生和发展。

上游新闻记者 石亨

奇人“刀锋洗眼”47年从未失手 重庆医生:没听说过,不建议尝试

如果眼睛患上了眼疾,你能想到用什么方式治疗?滴眼药水?还是上医院检查?也许你想不到,在成都,有很多市民会慕名前去感受几近失传的民间古老技艺“刀锋洗眼”。近日,这位操刀者熊高武在网络上走红,记者通过电话连线上他,他表示,从业长达47年,自己从未失手。

什么是“刀锋洗眼”?从业47年做了上千例

什么是“刀锋洗眼”?今天,上游新闻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位于成都市锦江区街头摆摊的熊高武,他清了清嗓音表示,这是一门几近失传的民间技艺。所谓的刀锋洗眼,就是顾客躺着不动后,他用手指翻开顾客的一只眼进行上下眼皮固定,然后用锋利的刀片、刀锋贴着眼皮内侧来回摩擦,再用铁制的圆棒,在眼里来回扫动。数十次后,清洗就算结束了。

图片来自网络

据熊高武介绍,今年64岁的他,自17起就在街头理发。由于在家排行老三,因此顾客们都喜欢称他“熊三师”。他有三个独门绝技:刀锋洗眼、跳三刀、舒筋,其中惊险又刺激的刀锋洗眼是他的绝活。

“在我17岁时,那时正值70年代,那时我国沙眼病人较多,其病症主要是眼皮起泡。父辈们便会用刀刮顾客的眼皮内侧,相当于把水泡刮破,减少沙眼病人异物感,顾客便会舒服一些。刀刮后,眼缘毛囊的油脂和堵塞物也被去掉了,眼睛的舒适度会更高。”熊高武说,其后自己便在乐至老家跟随当地老师傅学习,练就了一套拿手技艺,也因此吸引了北上广、宁夏、天津、重庆等全国各地眼疾患者纷至沓来。在电话的一端,熊高武正说到一半,他告诉记者“我要开始忙了,又有顾客来了”、“等哈哦,记者,有个预约的病人来找理发”......

17点时,总算能缓一口气的熊高武表示,从业40多年里,他做过的“刀锋洗眼”有上千例,无一失手,也许正是如此,才有更多的人慕名而来。

熊高武说,他用刀片洗眼的秘诀在于稳和轻,不稳容易划伤眼球,太重更会刮坏眼皮。“如今会这门技艺的人越来越少了,也有一些人来拜师学艺,但我比较慎重,打算在做1-2年后退休后,再考虑传承接班这一问题。”电话一端,熊高武声音显得特别洪亮,“我儿子就特别支持我的决定,但他不会是我这一技艺的传承人。”

当上游新闻记者问及如何做消毒处理、做了是否真有效果时?熊高武表示,“洗眼收费是每次120元,做了肯定有效果撒,没效果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来做呢?”他说,每次操刀前,他都会用酒精给刀片消毒,再把眼药水滴在刀片上,并将眼药水滴在顾客眼睛内,然后再开始“刀锋洗眼”。

重庆主城街头无人在做 大部分被访者对此持保留态度

随后,上游新闻记者走访了我市大坪、观音桥、杨家坪、南坪、沙坪坝等步行街,都没看见这种街头理发师为顾客提供“刀锋洗眼”的服务。

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30名市民,有的市民表示非常吃惊,“眼疾问题肯定要上医院进行治疗,不可能交给街头理发师处理”。有的市民表示从未听过“刀锋洗眼”这种技法,担心眼睛会被割伤。还有的市民表示,他老家綦江区打通镇也有一位这样的技师师傅,但从前年开始,就没有看见师傅露面了,他也从来没尝试过,主要是担心卫生问题。不过也有市民表示,有机会愿意去尝试下,毕竟听起来很刺激。

有感染的风险 医生不建议市民去尝试

对于这种民间技法,新桥医院眼科主治医师黄艳明表示,在上世纪70年代,我国因为卫生和经济问题,当时的确有很多沙眼问题病患。但出现沙眼的病因是因为沙眼衣原体出现感染,导致病人眼睛出现异物感及不适。而她自己并没有听说“刀锋洗眼”这一技法。

如今,随着经济发展,市民眼疾鲜有沙眼一说,多数情况眼睛发红是属于慢性结膜炎,针对这一类疾病的治疗方式是直接点抗生素眼药水,3-5天便可缓解,根本无需动刀,也不用采取其他方式来干预。“我们现在已经有更好的医疗条件来治疗这些问题了。”黄艳明提醒市民,不建议市民使用“刀锋洗眼”,由于刀锋十分锐利,一旦操作不当,很容易引起眼球或眼皮划伤。同时,“刀锋洗眼”还面临着极大的被感染风险。“刀锋洗眼”一般消毒操作都比较粗糙,工具又是重复使用的,一旦感染就会很麻烦。“若眼睛真的不适,患上结膜炎、干眼病等眼疾,还是应去正规医院接受治疗”。

上游新闻记者 刘真 图片来自网络

关注全国爱眼日 重庆大坪医院专家科普近视矫正ICL手术

【来源:华龙网健康频道_重庆健康】

“关注普遍的眼健康”是2023年全国爱眼日的主题。近些年,全世界近视人口日益增加,据澳大利亚等地科学家所共同进行的一项研究预测,在2050年之前,全世界将有一半人口(约50亿人)罹患近视。这么高的近视发病率,使得眼睛的保护越来越重要和刻不容缓。

恰逢爱眼日到来之际,重庆大坪医院眼科专科医院院长叶剑教授、眼科副主任医师李科医生和眼科主治医师刘明明,为我们拨开ICL近视矫正的神秘面纱。

现在许多人不爱戴眼镜,开始寻求近视手术,甚至要求“精准矫正”。主流的近视矫正方式有两种,“加法手术”和“减法手术”。

叶剑教授表示:“框架眼镜其实是一幅凹透镜,把焦点正好放在视网膜上,让我们得以看清。‘减法手术’,是在角膜上切削,磨出一个凹透镜;‘加法手术’是事先做好了一个镜片,把它放在眼内。ICL即属于‘加法手术’,通过选择合适度数的晶体,植入人眼,达到精准矫正的目的。”

手术的矫正效果,在医学上称为‘视觉质量’。ICL无需切削角膜,恢复起来更快,一般我们手术第二天就可以恢复到戴眼镜的视力,有40%左右的人会超过戴眼镜的视力。”

ICL不仅具备“可逆性”,且能更优质矫正散光

李科医生为我们生动解答了,如果我们把角膜想成一个椭圆,有水平垂直两条子午线,比如水平屈光度是500度,垂直屈光度是800度,这相差的300度就是散光。散光特别是高度散光会影响我们看远处、近处,尤其影响看细节。

刘明明医生提醒高度近视和高度散光患者尤其需要及时来医院做检查,精准矫正,提高视觉质量。“ICL手术可以矫正50 - 1800度内的近视,600度以内的散光,矫正是非常精准的和可预测的。”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散光并非一成不变。随着我们从年轻到年老,顺规散光会逐渐变成逆规散光。如果角膜切削,出现新的散光我们通常无能为力;而ICL的“可逆”性,让它可以取出、重新定制,或者只是通过轻度的调位,就可以达到精准正确矫正散光的目的,这对患者来说无疑更加便利。

刘明明医生说自己就是散光型ICL植入的患者,并由叶院长亲自操刀。她本身是屈光手术医生,非常重视好的视觉质量。“我看得更清,才能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ICL矫正近视和散光,精准,可预测。”叶剑教授言简意赅地总结。

ICL手术的术后效果

从长期稳定性、有无干眼症来看

想要进行近视矫正的人们,通常有个误区,认为一旦矫正,视力终身不变。而叶剑教授说:“手术是矫正你当下的度数,你未来五年十年把近视手术想象成一个精准、稳定的‘眼镜’就可以了,而且是没有镜框的。ICL就是如此。”

早在2007年,叶剑教授就接触了ICL,至今已有16年。他早期的病人,眼内的晶体依然稳定,即“组织相容性非常好”,不会与周围眼组织产生排斥,这无疑体现了ICL的长期稳定性。

关于“干眼症”。李科医生说,患者主观认为的干眼症,往往与实际的检查结果不一致,患者可能把“视疲劳”,“结膜炎”等眼睛不舒服的状态都当作是干眼症。屈光手术的专家共识中认为轻度的干眼症可以做ICL手术,ICL不会加重干眼症,重度的建议先进行治疗,逐步缓解。

叶剑教授说:“相对来讲,ICL手术只是在角膜缘做2-3毫米的一个切口,它实际上没有对这个角膜进行切削,所以说,它相对是对角膜损伤是最小的,产生干眼症的机会也会更少一些。”

叶剑教授谈起所在医院的医护人员:“包括我们的医生和护士,选择做ICL视力矫正手术,正是由于ICL干眼症友好这个优点,我很高兴,能为他们做ICL手术。”

极限户外运动

“和做不做ICL无关,和近视度数有关”

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医生建议不从事跳伞、蹦极、跳水等极限运动。

叶剑教授说:“我们的眼睛是非常复杂精密的一个器官, 其实不是做手术承受不了这些剧烈的碰撞或者运动,是我们眼睛本身承受不起打击。”

尤其是高度近视的人群,视网膜比较薄,甚至有一些变形。如果从事相关极限运动,一旦出现玻璃体震荡,会引起视网膜牵拉的可能。

叶剑教授表示,在正常的户外运动下,ICL还可以帮助我们防紫外线。

近视矫正手术,源自“屈光参差”患者

刘明明医生为我们科普了什么是“屈光参差”。屈光参差是指双眼度数差超过150度以上。

我们的视觉其实分为三个水平:第一个水平叫同时视,就是我们的双眼对事物可以同时注视并可以看清楚物体的能力;第二个水平叫融合,我们的双眼将两眼各自看到的物体融合成单个的清晰物象,而不是出现重影;第三个水平叫立体视,两只眼睛要一起去看位于不同平面上的物体,感受物体的深度及远近等,比如我们看3D电影。

叶剑教授补充说:“屈光参差大了以后,戴框架眼镜依然不舒服。近视矫正手术,其实最早是为他们设计的。”

屈光参差,会影响的孩子的双眼视和立体视发育。因此屈光参差的孩子,需要格外重视近视矫正。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