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泪囊切除会怎么样 悔不当初!六旬老人无奈摘除泪囊,只因不把流泪当回事

  • 时间:
  • 浏览:0

悔不当初!六旬老人无奈摘除泪囊,只因不把流泪当回事

泪水不仅可以缓解眼睛干涩

还可以把眼表的脏东西排出去

保持眼球清洁

但眼睛如果无缘无故流眼泪

那就要注意了

63岁的林阿婆(化名)

因为没把它放在心上

拖延治疗导致最后只能摘除泪囊

小毛病?六旬阿婆无故流泪却不重视

林阿婆出现泪囊炎的症状已经好多年了。一开始的林阿婆只是长期会流眼泪伴眼屎多,但她并不在意,觉得擦掉就好了,不碍事。直到前几个月,林阿婆不仅流泪流脓的症状更严重了,眼角已经出现红肿并且鼓起了一个小包,疼痛难忍的她来到厦门眼科中心进行治疗。

邓坤明副主任为患者看诊

眼整形专科邓坤明副主任先对她进行消炎治疗,待病情稳定炎症得到控制后建议手术治疗,而此时的林阿婆觉得炎症已经消除,眼角不痛了,所以拒绝了手术。老人家一方面不想要麻烦子女,一方面也不舍得花钱,总觉得做手术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不想动刀。

大问题!反复发作后无奈摘除泪囊

但没过多久,林阿婆的泪囊炎又复发了。林阿婆再次找到邓坤明副主任进行治疗,但经过初步治疗后医生告诉林阿婆,因为拖延太久,现在只能摘除泪囊了,否则病症还是会反复发作。

得知要摘除泪囊,林阿婆十分后悔。“早知道就早点过来治疗了!”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有早知道,然而即使“早知道”,也仍有很多人不撞南墙不回头。

邓坤明副主任表示: 每年像林阿婆这样患有慢性泪囊炎却拖延不治而导致急性泪囊炎发作的患者有很多,多数是中老年农村妇女

。当被确诊为慢性泪囊炎,且被告知不治疗的后果之后,有很多患者还是会选择忽视。甚至有些患者即使急性泪囊炎发作了,仍然不引起重视。

事实上,当慢性泪囊炎发展为急性泪囊炎时,如不尽快进行手术治疗,病情会反复发作,病症会一直困扰患者。而且,一旦发展为急性泪囊炎之后,在细菌毒性比较强或自身免疫力比较弱的情况下,泪道会红肿热痛,此时原本就比较细窄的泪小管就容易发生粘黏。所以很多急性泪囊炎患者的泪总管和泪小管位置也会发生堵塞,此时即使手术也有可能无法使泪道完全探通,甚至需要摘除泪囊,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在此,邓坤明副主任提醒广大网友,当发现有不自主流眼泪且伴有眼屎时,要及时到医院进行诊治,如确诊慢性泪囊炎要及时治疗。内窥镜下泪囊鼻腔吻合术是治疗慢性泪囊炎的有效方式,伤口小,出血少,恢复快,且术后效果好。

因此,慢性泪囊炎的患者要积极对待治疗,不要听到“手术”就抱有恐惧感。

外侧泪囊吻合术中内侧泪囊切除术与传统 H 形泪囊开口

文丨医者三两话

编辑丨医者三两话

前言:

外部泪囊子宫造口术 Ex-DCR 是治疗小管总管开口以外的梗阻的金标准手术。这种手术技术涉及创建鼻泪管阻塞(NLDO)撕裂引流的替代途径。泪囊和鼻腔之间的通信是通过形成骨口来实现的。

1904年,Ex-DCR技术首次被描述,包括通过外部皮肤切口切除泪囊粘膜,骨骼和鼻粘膜。引文1从那时起,除了引入鼻腔和泪膜粘膜瓣以产生上皮衬里的瘘管以及引入硅胶插管外,外部技术几乎没有变化。

Ex-DCR已被证明是一种可靠的操作,据报道成功率在70%至95%之间。然而,传统的Ex-DCR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外科手术,需要丰富的经验。

该手术的持续时间各不相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手术技术以及解剖和血管因素。

多年来,几位作者对这种手术技术进行了许多修改,以获得更好的手术结果并减少手术时间。

Ex-DCR 的成功取决于泪囊和鼻子之间大小合适、定位良好、未闭合黏膜衬里的吻合术。引文6传统上,这是通过在泪囊和鼻粘膜上创建一个 H 形切口来实现的

,前粘膜瓣和后粘膜瓣的端到端吻合,即经典的双瓣 Ex-DCR。

替代前皮瓣 Ex-DCR 技术包括缝合前皮瓣和完全切除后皮瓣。该技术与前 DCR 手术前皮瓣和后皮瓣吻合术的成功率相同。

多年来,我们开发了一种改进的泪囊处理技术:使用15号手术刀刀片将泪囊横断,并切除内侧囊

。然后,前外侧囊残余物用作小的前瓣,其连接到 U 行鼻粘膜瓣泪管插管后。

本研究的目的是描述这种以前未发表的改良泪囊开放技术,以及将其总体成功率、再手术 率、重做时间以及术后出血和术后感染的发生与 Ex-DCR 中的常规泪囊管理进行比较。

一、方法

1.1研究设计

在这项回顾性比较队列研究中,纳入了 18 年 2001 月至 2015 年 2 月期间在鹿特丹眼科医院接受 Ex-DCR 治疗原发性 NLDO 的 3 岁或以上患者。患者患有的抱怨,并且琼斯测试呈阴性。如果患者对双侧梗阻进行了手术治疗,则仅将第一只手术眼提交分析。

如果患者有近端例如小管或远端泪道干预包括剪、球囊导管扩张、硅胶插管和既往外部/鼻内 DCR)、近端泪道梗阻通过探查或手术期间发现、急性泪囊炎病史、肉芽肿性疾病、同侧泪道创伤或肿瘤,则排除患者。

1.2手术技术

所有患者均由一名外科医生(DP)手术或在一名外科医生(DP)的直接监督下进行手术。2006年年中,外科医生调整了他的手术技术,将泪囊从传统的H形切口与后泪膜瓣切除术第1组

,2001年2006月至2年2006)调整为改良的内侧泪囊切除术。

所有手术均在日间护理的全身麻醉下进行。麻醉诱导后,插入木甲唑啉浸渍鼻填料。患者被定位在反向特伦德伦堡位置。

侧鼻梁上有一条垂直的、直的 10-12 毫米线,位于角静脉的水平或仅从角静脉内侧。皮下注射1-2cc利多卡因-肾上腺素1:200,000后,用带有15毫米刀片的手术刀切开标记线。

内眦韧带通过眼轮匝肌纤维的钝性解剖到达。沿前泪嵴切开骨膜,并使用Rollet Rugine向前反射。

任何来自眶下动脉小分支的出血,穿过上颌骨额突的细沟,称为缝合,都用烧灼术解决。

如果需要,将内侧韧带部分切开以创造手术空间。泪囊通过Freer骨膜升降机横向移位,后来被抽吸装置取代,从而为引入Citelli骨冲头创造了空间。

去除鼻塞后,在泪窝中心或后部的泪骨与上颌骨额突交界处的细骨上被迫打了一个洞。使用Citelli骨拳和Kerrison骨拳扩大骨鼻造口术,直到泪窝的骨和部分前泪嵴被切除。然后,使用带有15毫米刀片的手术刀创建一个基于前部的U形鼻粘膜瓣。

在两组中,最后用2条快速吸收的聚乳糖素9106.0缝合线闭合深轮匝肌层,并用间歇性聚丙烯6.0封闭皮肤。伤口上覆盖着双层的Steri-Strips。术后立即给予0.5%皮质类固醇眼膏。皮质类固醇-抗生素滴眼液在3周内每天施用2次。

将双管或单管支架留在原位长达3个月,然后在门诊取出。术中是使用双管支架还是单管支架,取决于在此期间个人偏好和医疗选择的变化。指示患者在初始随访期后持续出现发作或其他主诉时与医院联系。

1.3数据收集和结果

审查患者档案,收集有关性别、年龄、偏侧性、硅胶插管支架的使用、术后并发症和长期结局的数据。

主要结局是3个月时的总体成功率,定义为术后症状消退,或者,如果怀疑,冲洗试验Jones 2检验泪系统的术后通畅性。

次要结局包括由于症状缓解不足、术后出血和感染而需要重做。术后出血被定义为需要鼻塞或再次手术的出血。如果需要全身性抗生素,应考虑术后感染。

1.4统计分析

正态分布连续变量被描述为平均值(±标准差)。分类变量记录为计数(百分比)。学生的t检验用于连续数据的比较,而皮尔逊卡方或费舍尔精确检验则用于分类数据。

随访时间从手术之日开始,到重做或死亡或最后一次随访即最后一次就诊日期结束。绘制卡普兰-迈耶曲线,获得无重做生存概率估计值。引文8对数秩检验用于单变量无重做生存比较。

双尾 p 值 <0.05 被认为具有统计显著性。使用SPSS版本25.0(IBM Corp,Armonk,NY,USA)进行统计分析,并使用Graphpad Prism,圣地亚哥,加利福尼亚州,美国构建图形。

二、结果

2.1叙述结果

总共对223名患者的192只“眼睛”进行了手术。在排除其他或混合程度的梗阻近端或近端和远端梗阻、缺失手术数据和二次手术眼后,研究人群包括138名患者的138只眼睛

基线特征显示在表1.传统的前DCR第1组和改良的前DCR第2组组在年龄,性别和侧向性方面没有显着差异。与第2组相比,第1组更频繁地使用硅胶插管支架置入术,而第1组双管支架置入术更频繁。

2.2次要结局

在5例患者(3.6%)中,进行了重做Ex-DCR。在第1组中,重做Ex-DCR的比例为5.3%(3/57),而第2组为5.2%(81/2)(p = 0.331)。

两组之间的无重做生存率相似对数排名p = 0.443

。估计第 89 组的两年无重做生存概率估计分别为 8.1% 和 96 组的 3.2%。估计的五年无重做生存概率估计分别为第81组和7.1%。

总体而言,只有2例患者发生术后并发症。在第2组中,没有患者出现术后出血或感染需要全身性抗生素。在第1组中,1名患者分别发生出血和1例感染。在并发症方面未观察到统计学上的显着差异。

三、讨论

3.1对泪囊的解释

这项对照队列研究比较了泪囊开放、内侧泪囊切除术和前瓣吻合术与传统的 Ex-DCR 手术包括 H 形切口和前瓣吻合术的改良技术的结果。Ex-DCR是一种可靠的 - 在本系列中成功率为95.7% - 但克服获得性NLDO的手术具有挑战性。

这表明,通过简单切除内侧泪囊进行的Ex-DCR至少与传统的Ex-DCR技术治疗获得性NLDO同样有效。

目前的研究表明,Ex-DCR是一种治疗NLDO的成功技术,因为95.7%的患者在术后3个月成功治疗。这个百分比是高端的,因为其他人在文献中报告的成功率为90-95%。

研究组之间的总体成功率没有统计学上的显着差异,这表明修改后的技术至少不劣于我们诊所使用的标准DCR技术。

3.2对泪囊的整改

泪囊管理是DCR手术中最重要且可能最麻烦的步骤之一。特别复杂的是纤维化囊或解剖结构改变的囊,其中切口可能对与不良结局相关的小管总管造成医源性损伤。

通过这种改进的技术,可以更安全地打开泪囊。通过使用泪道探头,泪囊的内侧壁被帐篷化,显示解剖结构,从而在手术的这一步中指导外科医生。

这启动了泪囊更安全的入口,并且由于手术过程中更好的能见度,对小管共融的损害较小。

在泪囊的常规H型开口中,泪外科医生通常使用钩刀,该刀从内侧到外侧沿总管出口方向进入泪囊。这种方法可能导致小管总管的医源性损伤,并最终导致小管狭窄。此处报告的改良技术不需要额外的刀,并且避免了这种类型的伤害,因为囊横断的平面平行于侧囊壁中小管出口的平面。

修改后的技术可以使用与用于皮肤切口相同的 15 号手术刀片进行。与常规手术技术中使用的附加角刀或钩刀超声乳化相比,从而降低了成本。

考虑泪囊H开口和随后切除后外侧泪囊粘膜的传统技术更耗时;因此,改进的Ex-DCR技术可以减少操作时间。

考虑到所提出的改进的Ex-DCR技术包括更少和风险更小的手术步骤,人们可能会假设这种技术比传统技术更快,更安全并且更容易学习。

切除内侧泪囊后,还有额外的组织分析机会。因此,在需要时随时可以获得用于病理分析的组织活检。鼻泪旁路系统的治疗失败和重新闭合通常是由于肉芽组织和阻塞鼻内粘连

另一种可能性是小管狭窄,可能归因于探查、支架置入或泪囊开口引起的医源性创伤。太小的骨性开口也会增加失败的机会。为了降低疾病复发的风险,术中支架置入术可用作手术技术的辅助手段。

在文献中,单管插管和双管插管在先天性NLDO中的成功率相似。遗憾的是,单管或双管是成人原发性获得性 NLDO 的最佳选择尚无共识

。在我们的队列中,有1例术后出血和1例术后感染,均在常规Ex-DCR之后。并发症对主要结局没有负面影响。

这些发现与关于 Ex-DCR 后并发症的文献一致,但由于 Ex-DCR 后发生并发症的患者数量很少,并发症的发生率尚不确定。

这项比较队列研究仅关注 Ex-DCR,因此不适合与鼻内 DCR 技术进行比较。

目前,现有数据不足以将鼻内 DCR 与金标准 Ex-DCR 进行比较,但它们表明鼻内 DCR 技术的成功率范围更广。

尽管如此,与内部方法相比,Ex-DCR 后可能出现明显疤痕的缺点仍应考虑在内。然而,先前的研究表明,患者对Ex-DCR疤痕的满意度非常高(97%),大多数人认为疤痕看不见。

3.3研究优势

本研究有几个优点和局限性。主要优势在于由一名外科医生在一个中心内相对较大的队列中实施和评估改良的Ex-DCR技术。通过仅纳入远端获得性NLDO患者,队列更加均匀,因为近端梗阻已被报道为Ex-DCR后功能衰竭的危险因素。

主要限制是非随机研究设计。然而,在试点研究之前以随机设计评估一种新的外科手术是不可行的。因此,与历史队列进行了比较。没有假设早年的复发风险更高。由于患者数量有限,没有进行其他方法通过适应症调整混杂。由于程序的选择取决于时间段。

因此没有理由假设患者因素影响了决策过程;基线特征没有差异。是否在手术期间放置支架的决定基于外科医生的个人偏好和经验。使用哪种类型的支架双管或单管取决于当时的药物输送选择。因此,传统的Ex-DCR组的单管支架为零。这会产生潜在的选择偏倚风险。

由于目标是一个相对较大的单外科医生队列,患者被纳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结果,医院从纸质记录改为电子病历,因此无法追溯性地记录手术时间等一些细节。术中未捕获泪囊大小。前瞻性研究可以克服这些局限性。

在最初的5年中,很少需要再次手术,但观察到很多随访损失。这可能是一个可能的选择偏倚,尽管如此,患者在三级转诊中心接受治疗,并在初始随访期后出现持续性顿觉或其他主诉时指示与医院联系。

结论:

任何改良的DCR技术的先决条件是达到与参考标准相当的手术成功率。这项研究表明,在获得性NLDO的成年患者中,与传统的Ex-DCR技术相比,我们改进的Ex-DCR技术是安全的,至少同样有效。我们相信,我们使用简化泪囊开口的改良技术可能对旨在最大限度地减少Ex-DCR所需步骤和所需器械数量的泪外科医生有用。

注意:泪管阻塞会导致泪囊炎,不及早治疗就得摘除泪囊!想哭也哭不出来了

泪囊炎一般表现为慢性和急性两种,而以慢性最常见。急性泪囊炎常是慢性泪囊炎的急性发作,原因是由于毒力强的细菌如链球菌或混合肺炎链球菌等感染所致。泪囊炎是由于患者长时间患沙眼、慢性结膜炎或慢性鼻炎,累及鼻泪管黏膜,造成鼻泪管阻塞。

慢性泪囊炎

因鼻泪管狭窄或阻塞,泪液滞留于泪囊,伴发细菌感染引起。中老年女性多见。泪溢是突出的症状,用手指挤压泪囊区,有多量粘液或脓性分泌物自泪小点流出。慢性泪囊炎内的细菌是构成结膜、角膜或眼内手术感染的病灶源。

该病的预防治疗可局部使用抗生素,但大多数患者需做泪囊鼻腔吻合术或泪囊摘除术。

急性泪囊炎

大多在慢性泪囊炎的基础上发生,泪囊区皮肤表现为红、肿、热、痛的急性炎症症状,随炎症发展,向周围组织蔓延,并出现全身发热等症状。脓中成熟后,可穿出皮肤形成瘘管。

该病的预防治疗以全身与局部使用抗生素为主,局部热敷,脓肿成熟时应切开排脓,炎症消退后的治疗同慢性泪囊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