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眼睛刺疼怎么办 八旬老人眼睛干痒刺痛 医师在睫毛上发现12条螨虫

  • 时间:
  • 浏览:0

八旬老人眼睛干痒刺痛 医师在睫毛上发现12条螨虫

年逾八旬的唐爷爷一直受眼睛干痒、刺痛等困扰,长期依赖在药店购买消炎眼药水缓解症状。然而,红肿、流泪反复发作,严重影响其生活质量。经人介绍,唐爷爷来到株洲三三一爱尔眼科医院就诊,终于找到引起眼睛干痒的“凶手”。

经详细检查,该院视光及小儿眼病学科医师柳威成发现,唐爷爷的睫毛根部有很多油性分泌物,经过光学显微镜观测,竟找到12条螨虫,正是它们引起老人的眼睛干痒。针对唐爷爷的症状及需求,柳威成制定了详细的诊疗方案——深度清洁+SPA治疗+家庭护理除螨。

一个疗程后,唐爷爷的症状得到明显改善,其眼部的螨虫数量减少到5条。唐爷爷对治疗效果非常满意,并对株洲地区爱尔眼科医院的医疗技术和就诊服务给予高度评价。经过3个月的疗程,螨虫消失了,唐爷爷开玩笑说:“敌人终于被歼灭了!”

现在,唐爷爷已是株洲地区爱尔眼科干眼俱乐部的会员,每个月定期进行干眼SPA治疗,每年进行有效的除螨治疗。在过去4年里,唐爷爷的眼睛一直保持在舒适状态。

眼睛里为什么会有螨虫?柳威成介绍,蠕形螨以皮脂分泌物为主要食物,而睫毛的毛囊和皮脂腺是“油水”最为旺盛的地方,所以就成了螨虫肆意吃喝拉撒、繁衍后代的理想之地。当睫毛根部寄居的蠕形螨达到一定数量时,它们的分泌物、排泄物及死亡代谢物,不能及时排出人体外,就会造成睑板腺堵塞,从而引起蠕形螨感染性睑缘炎。柳威成提醒,如果出现眼痒、眼红、异物感、眼干、分泌物增多、睫毛根部丘状结痂或套袖样结痂、反复睫毛脱落、倒睫、睫毛鳞屑增多等症状时,千万不能大意,要及时到专业眼科医院就诊。

“干眼一旦患上,绝非靠滴眼药水就能缓解或改善症状。究其原因,源于泪膜分三层,每一层出现问题都可能造成干眼。干眼类型繁多,所以精准的分型诊疗很重要。”柳威成表示,患者只有通过专业的眼表综合分析等系列检查,眼科医生才能评估干眼严重程度,判断干眼类型,从而“量眼定制”个性化的干眼诊疗方案。

(陈娟娟)

大爷眼睛干痒、刺痛,一查竟长满了“虫”!出现这些症状要注意

#株洲头条##株洲三三一爱尔眼科#

年逾八旬的唐爷爷一直受眼睛干痒、刺痛

等困扰,长期依赖药店购买的消炎眼药水缓解症状。然而,红肿、流泪反复发作

,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质量。

经人介绍,唐爷爷来到株洲三三一爱尔眼科医院荷塘门诊部

,找到株洲三三一爱尔眼科医院视光及小儿眼病学科柳威成医生

柳威成医生

对唐爷爷的眼睛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发现唐爷爷的睫毛根部有很多油性分泌物,经过光学显微镜观测,竟然找到了12条螨虫,正是它们引起了老人的眼睛干痒。

针对唐爷爷的症状及需求,柳威成医生

制定了详细的诊疗方案:深度清洁+SPA治疗+家庭护理除螨。

经过首次治疗,唐爷爷的症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一个疗程后症状得到了明显改善。同时,他眼部的螨虫数量也从原来的12条减少到了5条。

唐爷爷对治疗效果非常满意,并对株洲地区爱尔眼科医院的医疗技术和就诊服务给予了高度评价。

经过三个月的疗程,螨虫消失了,唐爷爷开玩笑说:“敌人终于被歼灭了!”

现在,唐爷爷已经成为了株洲地区爱尔眼科干眼俱乐部的老会员,每个月定期进行干眼SPA治疗,每年进行有效的除螨治疗。在过去的四年里,唐爷爷的眼睛一直保持在舒适的状态。他非常热心地向亲朋好友介绍株洲地区爱尔眼科医院的医疗技术和贴心服务,希望他们也能摆脱干眼症的困扰。

眼睛里为什么会有螨虫?

株洲三三一爱尔眼科医院视光及小儿眼病学科柳威成医生

介绍:蠕形螨以皮脂分泌物为主要食物,而睫毛的毛囊和皮脂腺是“油水”最为旺盛的地方,所以就成了螨虫肆意吃喝拉撒、繁衍后代的理想之地。当睫毛根部寄居的蠕形螨达到一定数量时,它们的分泌物、排泄物及死亡代谢物,不能及时排出人体外,就会造成睑板腺堵塞,从而引起蠕形螨感染性睑缘炎。

株洲三三一爱尔眼科医院视光及小儿眼病学科柳威成医生提醒

,如果出现了眼痒、眼红、异物感、眼干、分泌物增多、睫毛根部丘状结痂或套袖样结痂、反复睫毛脱落、倒睫、睫毛鳞屑增多等症状时,千万不能大意,要及时到专业眼科医院就诊。

“干眼一旦患上,绝非靠滴眼药水就能缓解或改善症状。究其原因,源于泪膜分三层,每一层出现问题都可能造成干眼。干眼类型繁多,所以精准的分型诊疗很重要。”株洲三三一爱尔眼科医院视光及小儿眼病学科柳威成医生

表示,患者只有通过专业的眼表综合分析等系列检查,眼科医生才能评估干眼严重程度,判断干眼类型,从而“量眼定制”个性化的干眼诊疗方案。

湖南医聊特约作者: 株洲三三一爱尔眼科医院荷塘门诊 陈娟娟

关注@湖南医聊,获取更多健康科普资讯!

(编辑ZS。部分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

人老了,更需爱护眼睛

眼睛是人们心灵的窗口,外界信息90%是通过眼睛而为人所感知的,眼睛对于人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现今社会,资讯发达,人们用眼过度的现象屡屡发生。爱护眼睛这一从孩提时代就开始强调的话题有必要重申。

在眼保健的问题上,许多人都存在着错误的认识。特别是老年人,视力模糊了,以为只是自然衰老的现象。如果无法阅读报刊了,就随便在地摊上买副老花镜,实在是眼睛疼痛或看东西很不清楚才去就医。

6种眼疾须小心防护

老人视力不好,有一部分原因是用眼不卫生,比如长时间聚精会神和目不转睛,都会让眼睛失去健康。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机体功能衰退,眼睛就会出现一些疾病而引起视力下降。老人常见的眼疾有以下6种——

老年性白内障

多发生在50岁以上的老人。常为双侧发病,可先后或同时发生,从发病到成熟可历时数月至数年。老年性白内障的发生与强烈的阳光和紫外线、外界高温、环境缺氧、营养因素等有密切关系。

青光眼

青光眼是致盲的主要病种之一,是指眼内压力间断或持续升高的一种眼病,可因其病因不同而有各种不同的症状。持续的高眼压可给眼球各部分组织和视功能带来损害,造成视力下降和视野缩小。如不及时治疗,视野可全部丧失甚至失明。

黄斑变性

老年性黄斑变性多发生在45岁以上,年龄越大,发病率就越高。黄斑变性是一种慢性眼病,它能引起中心视力的急剧下降,而中心视力是日常活动所必需的,如阅读、识别面部特征和驾驶等,目前还没有好的治疗办法。

干眼症

干眼症为老年人的常见眼病,也可以是全身性疾病在眼部的一种表现,常见症状包括眼睛干涩,容易疲倦,想睡,会痒,有异物感、痛灼热感,眼皮紧绷沉重,分泌物黏稠,怕风,畏光,对外界刺激很敏感,暂时性视力模糊;有时眼睛太干,基本泪液不足反而刺激反射性泪液分泌而造成常常流眼泪之症状;较严重者眼睛会红肿、充血、角质化、角膜上皮脱落等,长期伤害则会造成角结膜病变,并会影响视力。

糖尿病视网膜病变

是糖尿病的并发症。长期的高血糖环境会损伤视网膜血管的内皮,引起一系列的眼底病变,如微血管瘤、硬性渗出、棉絮斑、新生血管、玻璃体增殖甚至视网膜脱离。一般糖尿病病史10年以上的患者开始出现眼底病变,但如果血糖控制差,或者是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的患者则可能更早出现眼底病变。

视网膜静脉阻塞眼底出血

本病特点是眼底静脉扩张迂曲,沿静脉分布区域的视网膜有出血、水肿和渗出。大部分病例发生在中年以上,病因比较复杂,与高血压、动脉硬化、血液高黏度和血流动力学异常等有密切关系,外伤或过度疲劳等也可为发病的诱因。

明眸善睐请正确用眼

那么,对于老年人来说,应如何爱护眼睛,才能远离眼部疾病呢?

定时休息

每用眼1小时要休息10~15分钟,此时可远看窗外景观,或转动眼球、做眼保健操等,只要不集中在近距离用眼,都有休息效果。

注意滋润眼睛,多眨眼

看电脑时最好应保持一个15~20度的下视角,这样有助于减少眼球暴露的面积,以减少眼球表面水分蒸发。避免工作座位在空调出风口处,还可以在座位附近放置茶水,增加周围湿度。

经常锻炼

建议进行球类活动,如乒乓球、羽毛球、足球、高尔夫球等,当眼球追随目标时,睫状肌不断地放松与收缩,以及眼外肌的协同作用,可以提高眼的血液灌注量,促进眼部新陈代谢,从而减轻眼疲劳。

注意营养均衡

多吃坚果类食物,多咀嚼,以加强眼部肌肉活动,增进眼部血液循环,减轻眼疲劳。避免偏食,多吃富含钙、蛋白质等食物,控制甜食。因为代谢糖分时须依靠维生素B1,糖分若摄取过多,会造成维生素B1的不足,容易罹患视神经炎。此外糖分还会减少体内钙质,而钙与眼球关系密切。

眼局部进行热敷、

药熏、理疗、针灸等

或滴用润滑眼球、缓解眼疲劳、消炎眼药水,如人工泪液等。

定期体检,

发现眼病尽早治疗

如有近视、远视、散光等屈光不正,要在医生指导下戴镜矫正。出现眼胀痛、流泪等症状明显时,应及时排除青光眼、角结膜炎等眼病。

佩戴合适的老花眼镜

老花眼是眼的调节功能下降所致,如果出现老花眼,最好请验光师验光后佩戴合适的老花镜。

眼睛所需要的营养素

1

蛋白质

含蛋白质多的食物包括禽肉、畜肉、蛋类、乳类、鱼虾类、豆类,此外芝麻、瓜子、核桃、松子等干果类蛋白质的含量均较高。

2

维生素A

富含维生素A的食物有胡萝卜、菠菜、葱、芹菜、青豆、莴苣、萝卜、辣椒、大豆,以及含有维生素A的肝油、蛋黄以及鳗鱼等。

3

维生素B1

富含维生素B1的食物包括谷物类的胚芽、米糠、酵母、火腿、豆类、猪肉、黄绿色蔬菜等。

4

维生素B2

富含有维生素B2的食品有牛奶、乳酪、肉类、蛋黄、黄绿色蔬菜、海藻类、鲤鱼等。

5

维生素C

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如各种新鲜蔬菜和水果,尤其是青椒、黄瓜、菜花、小白菜、鲜枣、生梨、桔子等。

6

含钙高的食物包括乳类与乳制品、鱼虾等水产品、肉类与禽蛋、蔬菜水果类、干果类。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食物保鲜贮存可减少钙耗损;牛奶加热不要搅拌;炒菜要多加水、时间宜短,切菜不能太碎。

作者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眼科主任医师张殷建